星期天早上五点半,家里就热闹起来,冯一平送妈妈和姐姐到了店里以后,也赶到菜场,看到外公精神抖擞的跟着爸爸和菜贩子讲价,往车上搬菜,冯一平很开心,这样,爸爸也轻松一点,外公也自在一些,除了起得早,活也不累。

    不是爸妈和舅舅他们粗心,是他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以为让外公吃好喝好住好就是享福,却不知道,老人家最需要的,就是被需要,哪怕是你遇上什么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哪怕这件事他也提供不了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他依然会感到满足,开心。

    不过他却没有多余的时间感概,他还是个很命苦的高生呢,午和爸爸外公一起吃了午饭之后,就赶回了市里。

    现在回市里,除了学习,还有额外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佳公司和各供应商签的合同越来越多,以后,可以由具体的负责人代表公司和对方签约,但是现在,冯一平把签字权收了上来。

    主要的原因,是他要了解各个公司的条件,比如那些国际知名品牌的,国内知名品牌的,地方性品牌的供应商,在价格、付款、返点、促销活动等等方面的情况,以后也好做到心里有底。

    冯一平要求新进的员工,都必须从基层熟悉起,他这个老板也不例外,一个只会在办公室看各种报表,对各部门具体情况并不清楚的老板,不是一个称职的老板。

    周一上午的第二节课,正在上课的冯一平途被教务处的人叫了出来,冯一平有些摸不着头脑,走到楼道的时候,老师主动问他。“你以前是不是发表过小说?”

    “是的,发表过一些。”

    老师主动把后面的一些给漏掉了,“你发表在收获上的一篇小说被一个导演看了,说要改编成电影,你知道那个导演是谁吗?”

    “谁?”冯一平大概猜到了,却还是要帮老师捧一下哏。

    “老谋子啊!”他停下脚步。激动的转身看着冯一平,“那可是享誉外的大导演。”

    “真的?”冯一平也适时的表露出欣喜和不相信。

    “当然真的,快跟我走吧,他们现在就在会议室。”

    等到了会议室,才发现老师们的热情比他更高,不但教务处的主人在,政教处的主任也在,连常务副校长也在,正左一个右一个的问新画面公司的那两位代表。对于演艺界的这些事情,看来大家都很感兴趣。

    班主任陈老师好像没有进入会议室的资格,只能站在门口,笑着给了冯一平一个鼓励的眼神。

    见正主进来,平时崖岸高峻的几个领导暂时收了声,也让新画面的那两位有了喝口水的机会。

    政教处的主任抢先一步,拉住冯一平的手,对对面的一男一女两位介绍。“这就是我们学校的冯一平。”

    “你好!”对方过来跟冯一平握手,递给他一张名片。“我姓吴,在新画面公司影视部工作,这位是我同事,小张,在法务部门工作。”

    “你好,冯一平。”冯一平跟对方打了招呼。

    “来来。坐下说。”副校长招呼大家。

    之后没有寒暄,吴经理笑着对冯一平说,“一平同学,你外公是不是住在梅家湾的梅建?”

    “是的。”

    “你是不是用深海的笔名,于92年在收获十月刊上发表了一篇名叫一个都不能少的小说?”

    “是的。我还有编辑部的信,我外公应该还留着当时汇款单的复印件。”

    吴经理和小张对视了一眼,可算是找到正主了。

    他们这一番也不容易,先是和编辑部联系,找到了当时冯一平留下的联系地址,然后马不停蹄的到梅家湾,却扑了个空,从大舅那里打听到冯一平的消息,又去梁家河学打听了一下,是不是有这么件事,然后才辗转找到市一。

    “一平同学,你这篇小说的相关影视改编权还是属于你吗?”

    “是的,我没有对外转让。”

    “那就好,我们公司的艺术总监,也是知名导演张先生,有意把您的这篇小说改编成电影,不知您意下如何?”

    听了他这话,外面走廊上的老师一阵喧哗,还真是真的,学生发表小说,他们有些意外,但不至于吃惊,但是学生发表的小说,能被现在国内最顶尖的导演看,对他们来说,则遥远的有点不真实。

    几个领导这时也不太淡定,都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冯一平。

    “我个人对此深感荣幸,在不大幅改编的情况下,我没有意见。”这就是场面话,他可是比现在的老谋子还清楚这部电影最后的效果。

    对面的吴经理却有些意外,冯一平虽然是说深感荣幸,却并不是十分激动的样子,这让他觉得,接下来的谈判,可能不是那么轻松。

    果然,接下来的情况很快就印证了他的猜测。

    企业都是讲求效率的,特别是老谋子交待下来的事情,当然是越早办妥越好,所以他们也没有拖延,马上就进入了谈判阶段。

    但是,却在版权转让费这一项上卡了壳,新画面提出的是八千块,冯一平给出的是五万块,差距太大,而且双方都不让步。

    “一平同学,”吴经理苦口婆心的做他的工作,“张导也是被你所写的故事打动,想一全新的方式,拍一部反映我们落后地区教育现状的电影,希望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你当初既然选这个方面进行创作,不也是渴望这种情况得到改变吗?那现在有这样一个更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握住呢?想想你笔下的那些孩子吧!”

    说的是很在理,可是冯一平知道,这部电影并不是公益电影,具体票房他不清楚,但他知道,这部电影为老谋子和新画面在国内国外赢得了不少奖项,而在娱乐圈,名和利,是肯定的因果关系,况且,这笔钱也不是为他自己要的,这笔钱他已经有了安排。

    所以,冯一平就咬定了不松口,吴经理也不让步,和冯一平兜兜转转的,你跟他提钱,他跟你说社会责任,你跟他说社会责任,他又跟你讲艺术,总之,搞艺术的公司也是公司,是公司,当然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磨了快一个小时的嘴皮子,双方还是没有达成一致,校领导他们对处理这样的情况很有经验,那就先放一放,大家先吃饭吧!

    吃饭的时间,就是校领导斡旋的时间,领导们开了个会,定下了调子,然后由副校长来做冯一平的工作,校长亲自出马,去做影视公司的工作。

    “一平啊,”副校长办公室里,副校长和颜悦色的对他说,“对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能引起全社会对落后地区教育情况的关注,也是一件好事,你家的情况我们也知道,经济条件不错,那我们是不是,不要太纠结于这些金钱方面的得失?你以后的路还长,赚钱的机会很多,但是这样的机会肯定不多。”

    “校长,关于这笔钱,我不是为我个人争取的,下面乡镇学校的情况您也清楚,我是想用这笔钱,帮我初时的学校建一间有暖气的图书室,让大家能看到更多的参考书,也让他们在冬天冰寒刺骨的时候,能有个暖和点的地方学习。”

    “原来是这样,”副校长一时也被冯一平说的话所打动,农村学校的情况他当然也清楚,999%的学校没有图书室,100%的学校,冬天没有取暖措施。

    “那好,就冲你小小年纪,就有这份赤子情怀,我们一定帮你努力争取,当然,目前的要务,最好还是能达成这件事,之后,不足的部分,我们从校办经费里挤一挤,给你凑出来,如何?”

    “我听老师的。”

    再怎样的名校,这类消息也是瞒不住的,到午的时候,这个消息就扩散开来,一时盖过了之前年级一位体育特长生被保送到名校的消息。

    当然,好多同学听到了,第一感觉也是不信,居然能被张大导演相,怎么可能?不过,后来看到冯一平和两位校外的人,在校领导的陪同下,上了学校的那辆巴,去外面吃饭,那些质疑的人,终于也信了。

    郑佳怡回到家,刚好碰到她老妈出差回来,难得的在家里吃午饭,就略略有些酸的提了一句,方市长却是听进去了,一种还有这样的事?

    “是的,学校好像还说到时要办个什么签约仪式呢。”

    说这话的时候,郑佳怡的语气还是抑制不住的有点酸,没办法,这样的事,哪个同龄人不羡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