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业半个月后,到农历四月下旬,虽然期间有一些反复,但各店最后的销售都稳定下来,市心的那家依然最高,单店平均日销售额在千左右,其它的家日均八百多。

    特殊的是学校对面的那家,平常就也就八百上下,但在周末的那两天,销售会激增五成以上,有时会飙上一倍去,这自然是拜冯一平所赐。

    在那家店里,专门辟出了一个专柜,只放学生用的这些小玩意,比如,精致的电子计算器,外观别致的绘图工具,迪斯尼系列的具等,各种精美的笔记本,卡片之类的,总之都是些时尚新颖的小玩意,这其有些商品,是直接从香港那边进来的,为了凑齐这些,他可是托了不少关系。

    他平常就义务做宣传大使,天两头的往学校带这些东西,而且次次不重样,别人问起在哪里买的,他都不在意的说,就对面那家便利店。

    一管理很严格,大多数时间,只能穿校服,为了出彩,为了与众不同,大家在具这些方面下了不少力气。

    进入一的,不是成绩好的,就是家里经济条件不错的自费生,他们的消费能力,不是冯一平初时的同学可比,再加上一两千多学生,周末放假后和收假前,只很少的一部分去逛一逛,销售额增加个一半相当轻松。

    受冯一平的启发,周新宇决定把这个这个专柜在其它的几个店推广开来,并把这个作为招揽顾客的一样策略,现在的孩子可是家里的小皇帝,爸妈舍得为他们花钱,进来买了一样小玩意,再买几样零食那是必然的。如是几次之后,他爸妈也可能成为店里的常客。

    但是,这个特色要做成功也不容易,比品种全面,肯定比不过那些专门的具店,所以。他们的策略就是求新求变,每月组织一批新货源,吸引学生们,然后带动家长。

    冯一平觉得这样也不错,就像李超人旗下的便利店,就是以保健及美容为卖点,有佳也可以把新奇具作为一个卖点。

    智通公司开发的这套系统,在这期间,出过几次小问题。最严重的一次,是数据传输延误,导致当天关店后,后台汇总时出现了问题。

    洪浩然带着个手下,用了半个小时检查出来,原来是其的有一个接口,程序上有个小漏洞,他们再花了一个多小时修复和反复检查其它接口。终于确保类似的故障全部排除。

    这还不够,为了保证这次数据的准确性。洪浩然带着手下的人,加班到半夜,把当天各店终端上保存的销售数据手工汇总,再和系统汇总出来的进行对比,发现并没有差异,他们这才放心。

    有了前面这五家打底。趁着所有人都还在市里,周新宇已经筹备再开其它的分店,先把市里这块地盘巩固下来,对此,冯一平当然没有意见。

    现在什么都不缺。包括最主要的店员,第一批有二十个,其实每家店两个人替换就行,剩下的,再开个四五家,人手也够。

    不过,现在这些工作就是重复劳动,也不用他总费心费力,所以他决定,趁这个春光最好的时候,拣个周末,周六上午请半天假,带着家里人出去玩一玩。

    记忆里,参加工作后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是让年迈的爸妈,留在和他小时候相比没有什么变化的冯家冲,因为工作,每年最多就回去两次,回去总要走走亲戚,看看同学,其实也没有多少时间是真正和爸妈在一起。

    后来自己做生意的时候,有时生意忙起来,或者年关了事情还没处理好,曾经连着两年连大年十也没能回家。

    年十晚上,看着春晚的那些煽情的节目,想着两个老人在老家孤单清冷的过年,也会觉得特别愧疚,听着类似时间都去哪了之类的歌,也会忍不住热泪盈眶,想着以后一定要多抽时间陪陪已经一年年老去的爸妈。

    可是,等过完年后,一忙起来,曾经很强烈的这些念头,又抛到了脑后,没办法,零碎的时间是有,但是哪怕挤出连着的两天时间出来,也成了奢望,老家自然又是回不成。

    于是只有用“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心里想着,等明年工作再进一步,生意再上一个台阶,一定多抽时间回去好好陪陪爸妈,或者把他们接到身边来……。

    就这样一年年的许诺,然后一次次的悔诺,爸妈总说,“你忙吧,忙好!”,然后等到有一次回去,才发现父母已经苍老的快认不出来……。

    这一次,冯一平不想让这样的戏码再次重演,小时候,爸妈带着我们出去玩,现在,趁他们还走得动,一定要多带他们去转转。

    冯一平提出的这个建议,得到了冯玉萱的支持,和爸妈一样,她也是只有在年底的那几天,店都关了以后,才能彻底的放松几天,至于平时,最多也就是抽出几个小时的时间,和小舅妈去逛逛商场。

    爸妈也有些意动,可听说要出去一两天,还要在外面住一个晚上,又有些放心不下家里的生意,“要不你们去吧,我留在家里看着。”梅秋萍说。

    “妈,现在店里都用上了系统,你们在不在,那些员工该做的工作还是会做好,有什么好担心的?至于爸每天的采买,这两天叫那些人直接送到店里就行,这么多年的老关系,这点要求他们应该能满足的。”

    爸妈还是有些犹豫,把生意丢下来一两天不管,他们总不放心,“妈,就当是陪外公去转转吧,外公一年能在省里住多长时间呢?这些天他一直帮着店里做事,来这么多天,你们都没陪他出去玩个一天,是吧!”

    这个理由最终说服了爸妈,“那好吧,”他们两个看了一眼,儿子能有这份孝心,他们也很欣慰。

    结果,真定下来以后,队伍迅速扩大,小舅一家当然要去,蔡磊他们也凑热闹,周新宇和高志毅他们也想着一起踏踏春,于是,最后组成了一个五辆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向几百公里之外的一处道教圣地驶去。

    蔡磊路熟,依然开着一辆借来的桑塔纳在前面开路,间是辆面包车,冯一平在最后压阵,外公坐在副驾上,妈妈和小舅妈及慧慧坐在后排,大家都很兴奋。

    途,他们这一行人停在一个城墙保存的还比较完整的古城吃午饭,外公和爸妈姐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的城墙,迫不及待的登上城去,像个小孩子似的,在上面来回走,还不时摸摸那些历经沧桑的城砖,感概不已。

    在这一处停留了两个小时,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家在山脚找了家酒店,好吧,这也是外公和爸妈他们第一次住酒店,而且是有星级的酒店,也是第一次在酒店的餐厅里吃饭。

    第二天,大家起了个大早,准备去登山游玩,冯一平的计划是,趁早上人少,大家先上到金顶,这样可以好好的在山顶体会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又能找到好的角度拍照,之后,下来时再一处处参观。

    然而,外公和爸妈他们,看到石阶两边的,那些自明清时代保留下来的宏伟的道教宫殿之后,就再也挪不开眼睛,迈不开步子,没办法,冯一平只能陪他们一处处的往上看。

    这一路,他们嘴里总是“啧啧”个不停,这么大的柱子,这么高的房顶,那么大的神像……。

    在那些大殿里看到供奉着的熟悉的神仙时,外公还总会跟冯一平讲一讲古,这个神仙管什么,那个神仙管什么。

    就这样,等终于上到金顶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看着外公和爸妈他们站在栏杆旁俯瞰着山下,又精神抖擞的跟着一群人一起挤到山顶的金殿那摸上几把,然后排着队,用自认为最好的姿势,在那拍照留念。

    看到这一幕,饥肠辘辘的冯一平很满足,托老天的福,这一次,他不仅仅是只能埋头赶路,还有闲暇抬头看看天,还能有时间陪着家人一起,看看沿途的风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