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总,”李嘉特意在那个“总”子上加重了语气,“这些是新店的承租合同,这些还是设备采购的合同,这是委托学校代为培训的协议,前几份要签字,后一份你审阅一下。”李嘉把手里的件一份份的放在冯一平桌上。

    “我先看看,你自便吧!”这个日子过的也不轻松,他刚放下书包呢,李嘉就找上门来,带来这么多工作。

    设备采购的,他很快签了,五家新店的承租合同,他看的细一些,主要是在后面附着的地图上找具体位置。

    家是在居民集区,车站附近居然也被他们找到一个店面,还有一家,他们受商业区那一家的刺激,选在了另一处繁华地段,租金很高,而且足有十个平米。

    这一家冯一平有点犹豫,便利店单店规模并不一味求大,商品种类也不求全,要的就是小而精。

    不过,他看了看租金,不到二十一个平方,一年下来也就是两万多块钱,还是批了。

    “一平弟弟,你就让我搬过来好不好?你这条件那么好,客房空着也是空着。”李嘉咬着一个苹果,趴在书房门口,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现在租的那几套房子,一套里面住四五个人,太不方便,去卫生间都要排队。”

    冯一平认真的看着那份培训协议,一点不为所动。

    李嘉咬着苹果,趴在桌上,“你看,让我住过来,我还能帮你打扫卫生,洗衣做饭。整个一免费的保姆,不好吗?”

    “我爸妈给我下了死命令,不能与异性合住,”看着李嘉脸上一喜,他马上补充了一句,“有男朋友的异性更不行。”

    冯一平把爸妈搬了出来。开玩笑,让你住进来,然后高志毅也住进来,然后白天看你们在家里各种秀恩爱,夜里就在这边听着你们那边夜夜笙歌,覆雨翻云?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同意。

    再说,市里的这几套房子都是高志毅自己租的,都是精装房,除了装修没什么特色。条件都很好,哪有她说的那么差?

    “哪有这样的道理?你瞎编的是吧!”

    “恩,有可能,你问我妈吧!这几份签好了,协议我再看看。”

    “哼!”李嘉拿着件,一手从果盘里拿一个苹果,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走了。

    呵呵,谅她也不好意思真去问梅秋萍。

    冯一平反复看了几遍培训协议。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时又说不出来少在哪里。

    这份协议是他们拟出来的一份通用协议。目前主要是准备和冯一平他们县专和技校签署,他们去学校相的那些姑娘和小伙子们,单独编成一个班,借学校的设施,进行军训和化课、专业技能的培训,当然。期间所有的费用,比如住宿费,生活费以及教室等其它设施的使用费,一律由有佳公司承担。

    协议上双方的权利和义务都规定的很清楚,对双方都是一件双赢的事。对学校来说,学生就业又多了一个渠道,而且还能额外的收取一些费用。

    对有佳公司来所,学校毕竟是专业机构,地方大,设施也全,这样系统的培训一两个月,完成从学生到职员的转变,合格的一过来就能上岗,省心又省力。

    究竟是哪有遗漏呢?冯一平想着自己当初职前培训时的事,转到客厅,看到桌子上瘦身很多的果盘,想到李嘉,终于想起来,遗漏的地方在哪里。

    问题不在协议上,而是在其它地方。

    有佳公司派去学校负责培训的人事部职员,他们决定最后招收哪些,淘汰哪些人,也算是有些权利,遗漏的地方,就在于对他们的约束不够。

    现在店里的这些员工,表现最差的,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加各种补贴,一个月到手也有八百多块,一般的都在九百多,店长则高一些,加起来一共近一千二,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地区,绝对是高工资,按市里的房价,绩效考核最差的,一个月也能买上一个平方。

    为了得到这样的机会,家长和学生可能会在场外做些工作,同时,也不排除这些人会利用手里的这一点权利,为自己谋些好处。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冯一平就经历过。

    他们当时被一家集团从学校招聘过去,花了个月的时间,经历了非常严格的军事训练和化、专业技能的培训,规则是,军事训练淘汰分之一,化和专业技能培训,再淘汰分之一,最终只留下分之一。

    当时,沿海的一些企业发展的很快,效益也很好,比如他们所在的这家综合性的集团公司,工资最高的,是在工厂一线的那些开机床的,因为生意很好,所以工作很辛苦,是班倒,但收入确实很高,平均有六千多,排第二的,是一女孩子居多的质检部门,有四五千的水平。

    98年四五千或者六千多的工资啊,对他们这些山里的孩子来说,真是一件非常逆天的事,所以在培训期间,大家都拼命表现,有些训练时表现不好的女孩子,在军事训练的时候,就主动去找教官。

    这些教官也不都是刚从部队退伍的,有些是退伍几年之后,才被集团人事部招聘进来,总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等他们培训结束的时候,就出事了,听说有些教官经手的女孩子都不止一两个,那些最后还是被淘汰的,就去公司告发了他们。

    哦,对了,顺便说一句,因为在培训期间表现出色,冯一平肖志杰王昌宁他们个,没有捞到他们向往的去一线开机床的机会,别抽调进了新组建的销售公司,实习期满后,工资只有一线那些工人的分之一强。

    一有佳公司现在开出的工资水平,让那些女孩子自动献身的可能性没有,但是,让他们去请客送礼,这样的事还是能做出来的。

    冯一平可不想自己抱着为家乡做点好事,多给家乡的人创造一点就业机会的想法,弄出这些猫腻来。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那也很简单,顶多就是再多花些人力和物力,派去培训的就单纯负责培训,最后由公司再派人过去考核,决定哪些淘汰,哪些留下来。

    冯一平把自己的想法写了一张纸,附了上去,同时又觉得有些心痛,这多花的人力物力,可都是他出的。

    好吧,暂时先吃点亏,等形成规模以后,就可以让学校定向培训他所需要的员工,那时就不用多花他一分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