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第四节课的时候,天还好好的,现在却下起了大雨,真的是大雨,站在教学楼上,连校门口都看不清楚,对了,没记错的话,今年长江会爆发一次全流域性的大洪水,看来这类似的暴雨接下来还不少。

    是凉快了一些,可是在这样的雨天里,一把伞也只能遮住上半身,才走了短短一段路,裤腿就湿透了,

    冯一平急匆匆的和门卫打了个招呼,习惯性的抬头往对面的便利店看了一眼,雨太大,看不大清楚。

    风大雨大的,行道树被风吹得弯了腰,路上的车都开着车灯,最难受的是那些在这样的天里还骑车的行人,看着他们在积水的路上艰难的弯着腰顶着风蹬车,还真不如走路。

    大风大雨的间隙里,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找了一圈,才发现一个女孩子在便利店门口朝他挥手,他定睛一看,原来是黄静萍。

    他花了十多分钟,才把车绕到便利店门口,黄静萍正在和收银台后的女孩子告别,“谢谢啊!”

    “什么时候到的?怎么到这来了?”

    “点多就到了,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了一会,门卫看得我不自在,然后刚好看到这边的店,就在这等你。”黄静萍挽着他的手说。

    “那不是等了快两个小时,怎么不趁下课的时候叫门卫通知我一声呢?”

    “你不是说你们学校规矩大嘛,我反正也没事,等等没关系。”

    冯一平问了一下销售额,现在还只六百多点,晚上应该还能卖点,“辛苦啊!下雨天。地拖的勤快点。”他看着他留在瓷砖地上**的鞋印,对店里的两个员工说了声。

    “还有这个,”收银员从收银台后把黄静萍的箱子推了出来,冯一平拎了下,还挺沉的,这是要多住几天的节奏吗?

    “这是冯一平的女朋友?”店里的男生一边拖地一边问收银员。

    收银员一直看着他们上车。视线还没收回来呢,有些艳羡的说,“应该是吧!”

    冯一平发现,黄静萍上了车后,好像安心了很多,而且要求也多,连安全带也要他帮着系,然后就一直这样歪着头看着他。

    “你分配到了哪个学校?”

    “方家坪小学。”黄静萍回了一句,欲言又止。

    “哦。那地方不错,你刚好可以住家里。”

    “恩,”黄静萍转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爸妈现在在家里急成了什么样子。

    到了家,冯一平把箱子送到客房,打开柜子给她拿床单被套,“你上次走了后,客房就没人住过。这些就是你那一套。”

    冯一平还说帮着打扫一下卫生,黄静萍把他推了出来。“这些我会弄,你先去把湿衣服换下来吧,不要着凉啦。”

    冯一平洗完澡,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到客房门口一看,床还没铺。黄静萍正一件件的往衣柜里放着衣服,不知怎么回事,面上却不像刚才看到的那么开心,这次从见面以后,怎么就感觉她有些不一样。

    “我还是先帮你把床铺好吧。这些在柜子里放的时间有点长,刚好可以散散味道。”

    他把床单的另一头递给黄静萍,黄静萍却直直的扑进他的怀里哭了起来,“我骗了我爸妈,根本没有去学校办手续,早上给爸妈留下一封信,就跑到你这来了,我可以不要工作,让爸妈骂,但是我不能没有你。”

    这是黄静萍第一次这么大胆的对冯一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过,眼下这个场景说出来,却显得有几分悲壮的意味。

    冯一平也顾不得被单,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在她背上拍着安慰她,眼睛却看到了窗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这样一个乖巧听话的女孩子,为了他,这么不管不顾的从家里跑出来,他怎么能不感动?这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爱,也是一份毫无保留的信任,信任冯一平一定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喝口水,顺顺气,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一遍。”冯一平把她扶到沙发上。

    “我不想离你这么远,就没打算去学校教书,想到市里找工作,但又怕爸妈不同意,就骗他们说是已经到学校办好了手续,今天走之前,我又骗他们说是和同学一起去省城玩。”黄静萍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冯一平递过去几张纸巾,“那你爸妈现在知道了吗?”

    “肯定知道了,我给他们留了封信。”

    这件事有些棘手!就打电话告诉她爸妈一声,很容易,但是事情不容易说清楚,搞不好她爸妈明天就会赶来把她带回去,然后她和家人之间,肯定会有矛盾,这样处理不妥,冯一平摇了摇头。

    马上就把黄静萍送回家最简单,但是看着满怀愧疚,在沙发上哭的梨花带雨的黄静萍,他又怎么忍心?

    通知她爸妈消息的同时,也得顺道稳住他们,等两边都平心静气下来,事情才好解决。

    “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他看了看时间,省里那边说不定还没下班。

    果然,高志毅还在办公室,“胖哥,以公司的名义,给一位叫黄静萍的女士发一份聘书,聘请她为公司人事部的培训老师,目前就参与在县专的那五十个学员的培训工作,对,马上办,明天早上通过班车带过来。”

    黄静萍眼睛红红的,拿着纸巾站在门口,“什么聘书?让我去专干什么?”

    冯一平把她按在椅子上,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你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你爸妈,就说通过我的介绍,你在省城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人事部任职,目前是负责对公司新聘员工进行职前培训,这两个月的工作地点就在我们县专,月薪一千,另外,给张秋玲打个电话,让她明天也过来玩,这样估计你爸妈才会放心。”

    黄静萍红着眼点头,“好好说,先跟爸妈认个错,我在外面等你。”冯一平退出书房,轻轻关上门。

    张秋玲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心里也很为黄静萍担心,这事要是闹大了,对黄静萍可不好。

    所以她就一直在呆在小院里,成了义务接线员,六点多,差不多是冯一平和黄静萍回家的时候,她也接到了黄承的电话。

    “什么,静萍走了?”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在电话里问,“信上说了什么?”

    听他们把信一念,“那您和阿姨不用担心,我知道她去了哪。”

    黄承一喜,看着老婆,大声说,“真的,她去了哪?”他老婆走过来凑到话筒旁边,然后同时问了出来,“冯一平家?”

    “你知道地址吗?有那边的电话吗?”

    张秋玲也有些急,要是黄静萍爸妈这样去登门问罪,那绝对是帮倒忙,忙说,“叔,你别急,”接着她就委婉的说了黄静萍和冯一平的情况,黄承听了喟然长叹,自己也问过女儿和冯一平后来怎么样,她都说的比较含糊,感情是自家女儿一直在倒追那个小子。

    “你怎么挂了?”

    “等会静萍应该也会打电话过来,秋玲明早也到家里来。”

    话音刚落,电话就响了起来,黄妈妈抢先一步接起来,“是静萍吗?”

    那边黄静萍就哭着叫了一声,“妈,”

    “你好不好,你没事吧,你在哪里?”

    等挂了电话,黄妈妈问黄承,“你明天去吗?”

    黄承靠在柜台上,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闻言用双手在脸上搓了几把,“去干什么?把她绑回来?她说要秋玲明天去玩,我打电话跟老二说一声,叫他让静姝请两天的假,也去市里看看。”

    “这样能行吗?你就放心她一个女孩子住在别人家?”

    “有什么不放心的,能有什么事,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工作比分配的好,在小学是教小学生,现在直接培训专和技校的毕业生,工资也高,她一个月的工资,比我两个月的还多。”

    黄承说着,又想起那个虽只见过几面,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冯一平来。(。。)

    ps:  ps:今天是这么多天来,最惨淡的一天,特别感谢书友秋之神光大大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