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电话,想象爸妈的大发雷霆没有出现,甚至好像又几分默许的意思,也许这件事就能这样定下来?黄静萍心情大好,“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这是她第一次要求冯一平带她出去吃饭,可是现在离上晚自习只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还有外面的这场暴雨,冯一平朝窗外努了努嘴,黄静萍一看,吐了吐舌头,这样的天气出去确实不方便,“有什么菜?我马上做饭。”

    “我来吧,这个吃吗?”冯一平举着一袋水饺问她。

    整个吃饭的过程,放下包袱的黄静萍非常开心,一会喂冯一平吃一个,一会让冯一平喂她吃一个,就猪肉韭菜馅的速食水饺蘸醋,她一直赞个不停,“好好吃啊!”

    冯一平出门的时候,她应该是学着电视剧里看到的,站在门旁把书包递给他,还突然快速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早点回来!”

    必须得承认,冯一平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脸上感觉有点酥酥的。

    不过,这一晚上,他都有点愁,要是黄承他们一大早过来敲门,他该怎么应对?

    雨一直没停,下自习后,他回家带着黄静萍,挨着十家店看了一遍,情况还不错,当初选店面的时候,他们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尽量选地势稍微高点的地方,目前都没有水浸之虞,不过,这样的雨如果连着下上个一天一夜,有几家估计会够呛。

    至于仓库,那是最不用担心的,玻璃制品厂建仓库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选址高。仓库也是建在一个台阶上,比平地还高出了五十公分,要是仓库进水了,那估计全城得淹一大半。

    “已经开了这么多家了?”

    “并不多,省城到时至少要五十家,所以要抓紧培训合格的员工。”

    “我能做的来吗?”黄静萍有些担心的问。

    “很简单。多是现成的教程,照本宣科就好,你不想做也没事,其实,我那样说,主要是稳住你爸妈,”冯一平对她说了实话,“你还想读书吗?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机会继续深造。”

    “读书深造?”黄静萍有些向往,“还是迟点再说吧。先帮着去专做这个培训,能帮上你一点忙,也顺道让家里安心。”

    第二天,虽然一直在下雨,但直到冯一平午回家的时候,他担心的问题也没出现,黄承或者黄妈妈,总算没有找上门来。说他把自家女儿给拐走。

    一进门,就闻到好香的味道。“好香!”

    “饿了吧,”黄静萍给他盛了一小碗汤,“先垫垫肚子,去车站回来再吃饭,好吗?”

    “这么急?”冯一平以为她是急着去拿那份聘书。

    “什么呀,我二叔的女儿。我堂姐静姝,就是那年办年货的时候,你在镇上见到的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在省理工大学读法学,上午通知我。从学校请了两天假过来看看。”

    “啊,”冯一平努力回想了一下,已经不大记得她的模样。

    “不好意思啊,这可能是我爸妈的主意。”黄静萍有些不好意思,肯定是爸妈不好自己过来,就叫堂姐来实地考察。

    “没事,可以理解。”

    到了车站,冯一平去办公室取高志毅发过来的件,冯一平那么着急的交待,胖哥明显领会到了他的意思,做的不错,聘书上还套上了红色丝绸的外壳,“聘书”那两个字也是烫金的,很有档次。

    车站门口,黄静萍正和一个穿着荷叶领白色短袖衬衫的女孩子亲热的聊着,女孩子比黄静萍高一些,也瘦一些,带着墨镜,提着一个黑色的不太女式的包。

    “我堂姐静姝,冯一平,几年前你们都见过的。”

    “你好!”冯一平跟她打招呼,黄静姝点了点头,“我记得当初看到你的时候,是长头发的,怎么现在?”

    冯一平带着他们往停车场走,看着她一头利落的短发,找话和黄静姝说,这是代表黄静萍爸妈来的,总要搞好关系。

    “哦,长头发太麻烦。”黄静姝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

    这个女的怎么性格都有些变了,原来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这是把自己当钦差了吗?

    看到冯一平车的时候,她总算又开金口说了一句,“车不错。”

    黄静萍也觉得堂姐今天有点不对劲,也主动找话题,“是吗?好些人都觉得他这车难看。”

    “是不好看,不过冲它前面的那标志,这车就不错。”

    冯一平感觉,这是真的不能好好聊天了。

    吃饭之前,冯一平把取回来的聘书交给黄静萍,她摩挲着外壳上光滑的丝绸,看着里面的内容,有些爱不释手,“真好看!”

    黄静姝接过去看了看,“有佳公司?省城没有看到这家便利店啊!”

    黄静萍主动跟她解释,“他们先在市里开了十家店,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流程都理顺了,接下来就准备在省城扩张。”

    黄静姝“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得,就让她端着吧,吃完饭,碗都没洗,黄静萍就被堂姐拉进了房间,冯一平隐约听到里面在问,“你们没有……,”

    呵呵,果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黄静萍马上大声叫屈,“你想什么呢?”

    “咚咚,”冯一平敲了敲门,黄静萍脸红红的,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后,“怎么了,要去学校吗?”

    “过来一下,”冯一平把她叫到书房,“秋玲下午过来的时候,我没办法去接她,你们打个车去,如果下午天气好起来,你就带她们到市心逛逛街吧。”冯一平给她支招,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女人,肯定没有不喜欢逛街的。

    结果是,这个街还真逛不成,今天这个雨断断续续的,就一直没停,冯一平下午放学后,还是挨着店看了一圈,十家店都没事,但市区那些低洼的地方,情况不容乐观,他路过一家商场的时候,发现有消防队的,正在地下室那往外抽水。

    张秋玲也已到了,个女孩子都坐在沙发上,用dvd看周星驰的《食神》,这是部很欢乐的片子,连黄静姝也被逗的哈哈笑。

    黄静萍暂停了下,张秋玲好像一向有些和冯一平不对付,或者说见面就想和他真格输赢,“冯老板,你这条件是越来越好啊,这么好的房子,我看了也想住。”

    “不好吧,我和肖志杰可是亲如兄弟,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做的,我得考虑一下,”他装模作样的考虑了不到两秒,“好吧,只要你想住进来,我管肖志杰是谁呢!”

    “去死!”跟着这话过来的,还有个靠枕。

    随着张秋玲的加入,气氛总算热烈了起来,黄静姝也不再是一副小灭绝师太的样子,估计是再也装不下去,恢复了本性,有些大大咧咧的,又很机智,午装了那么一阵,应该挺累的。

    气氛挺好,可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问题来了,这样的夏天,冯一平也没装空调,个女孩子睡一张床那肯定不行,黄静萍主动提出来,“我睡沙发。”

    “不行,”黄静姝一口否决了,同时还警惕的盯着冯一平,好像冯一平半夜会把黄静萍拉进房间一样。

    拜托,我们要真想做点什么,你现在才防备,顶多算亡羊补牢。

    最后的结果是,冯一平被她们任命为厅长,让出了自己的房间给黄静萍和张秋玲,黄静姝一个人睡客房。

    可是冯一平一想到客厅里有个女孩子进进出出的,怕自己**的睡姿暴露在她们的面前,最后还是选择在书房打地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