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黄静萍和胡珺婷他们一下由同班同学变成了培训老师和学员的关系,这真不算什么,哪个省部级的官员,没有一些到退休的时候,连科长待遇都混不上的曾经的同事呢?这种事情没什么奇怪的,要学会适应。

    冯一平连着几个周末都比在学校的时候还忙,他忙着招兵买马的事。

    现在不管是面馆,还是装修公司,以及冯一平自己负责的智通公司还是便利店,都不是小打小闹,原有的人力资源储备,已经跟不上发展的脚步。

    就比如说面馆,想从现有的员工里找个能替代冯振昌办采买的容易,想找个出来负责加盟事宜,那根本不可能。

    冯振昌和冯玉萱两个,这些事做起来虽然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在交流的过程,总不太顺畅,他们现在还不会说那些行话套话,也不会那些专业术语,说直白点,就是说话比较土。

    虽然他们自己也在找书学习,可这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再说,什么事都让冯振昌这个老板出面来谈,给别人的感觉肯定就是这公司规模小,或者不上档次。

    最好是要招几个人,具体的事由他们先谈,到时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他再出面,那时,即便他说话土气,别人也觉得是这个老板人实在。

    装修公司也一样,这两年虽然发展的势头不错,也有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可是,公司整体离级资质都差的很远。

    级资质对公司的人力资源有明确的要求,至少得有15个有职称的人,其具有级职称以上的不少于4人,且专业配置基本齐全。

    而嘉盛公司呢。目前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只有一个陈学峰。

    至于智通公司,现在也有了经过实践检验的产品,可是销售团队根本就没有组建。

    有佳便利,缺口最大。冯一平有信心今后从目前这些门店里的员工带出一平人来,可是眼下不行啊。公司草创的时候,可以让大家身兼多职,到现在要稳定扩张的时候,定职定岗那是最基本的要求。

    恰好今年有一个好机会,98年,就是从今年开始,大学生就业第一次大规模的实行双向选择,也可以理解为,从今年开始。应届的大学生毕业后,国家不再包分配,这对正需要人才的冯一平来说,是个好机会。

    可是,真的要招些人进面馆和装修公司,他首先要做通爸妈和小舅他们的工作,免得让他们以为冯一平是觉得他们做的不好,才另外招人。

    “学习怎么样?还是年级第一吧!”冯振昌问他。

    爸妈在他回家时问的一个永恒的话题。就是他的成绩。

    “没掉下来吧,对不对?弟。你原来就是年级第一,现在可比其它人多读了一年,不是第一说不过去。”冯玉萱把冯一平休学的那年也硬算了进去。

    “恩,还是第一。”

    “那就好,”梅秋萍给他夹了一筷子鱼,“多吃鱼。吃鱼补脑。”

    现在没有**,没有那么多关于食材功效的章,关于食补的这些事,大家多是口口相传,上次回来。梅秋萍烧的是猪肝,说那也补脑。

    “妈,我就说你们是偏心,你看看,给我留的是刺多的尾巴,给弟弟的是鱼肚子上的。”

    “恩,你要是读书能有个年级第一的成绩,我餐餐给你烧海参。”

    梅秋萍这一句噎的冯玉萱无话可说。

    冯一平憋着笑,他要是笑出来,肯定就会招来冯玉萱的攻击,姐姐其它都好,就是什么事都要扯到爸妈偏心,重男轻女上去。

    “爸,现在加盟的有几家?”

    “除了已经开业的第一家,还有两家在谈。”冯振昌美美的喝了一口酒,这钱赚的轻松。

    “今年刚好有百分之十的大学生不包分配,我想趁这个机会,给智通和有佳招点人,店里要吗?”

    “不用了吧,我们能应付得来。”冯玉萱抢先说。

    “现在只有两家在谈,你们辛苦点是能应付的过来,要是到时有五六家呢?你们忙的过来吗?再说,随便一个人找过来,都让爸这个老板去接待,也不好吧!”

    冯一平这话,让冯振昌很受用,几千年的官本位社会,让大家对等级观念都很看重,他这样的老派人更是如此。

    “再说,爸爸跟别人谈,有些话一说死,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对谈判也不好,最好是前面有几个人先谈,最后爸再拍板,你们觉得呢?”

    “一平说的也在理,就是村里的人谈个事,不也是先找人谈谈口风,最后再找当家的人谈吗?”

    冯振昌看了女儿一眼,“那就也招两个吧,充充门面也好。”

    冯玉萱有些闷闷不乐的往嘴里扒饭,冯一平把鱼头上最嫩的那两块肉夹给姐姐,“你是愿意当管人的老板呢,还是愿意自己没日没夜的做事?给你找几个手下你还不愿意,你啊,就是个打工的命!”

    关于面馆,其实冯一平有了大概的最终安排,具体的发展,还是请一个有经验的总经理,爸爸则主要做一些巡查的工作,比如定期去村里人开的店里看看,找找毛病,不能因为不收钱,就放任不管,那样,最终砸的还是是自己的牌子。

    关于姐姐,他想的是让她到时负责后勤采购这一块。

    当然,这个肯定要一步一步来

    “小舅那里呢?”冯振昌问。

    “我还没跟小舅商量,要真按照国家标准来,那要招的人太多,我想分两步走,先招一些人充实进来,再找一些兼职的,这样既能满足条件,又能省一大笔钱。”一下子按要求招那么多有职称的人,冯一平觉得没必要,现在公司里有职称的没几个,不也做的挺好的吗。

    “那要不要我我们帮你跟小舅说说?”梅秋萍问。

    “不用,我明天自己跟他谈吧!”

    小舅那里果然一点问题没有,冯一平一提,小舅马上同意,这几年下来,他对冯一平,简直比对自己还有信心。

    于是就这样定了,到时四家公司绑在一起招人,关于招人的标准,冯一平也明确下去,当然要选“能”,但更要看重“德”,如果把“德”比作手,那“能”就是手的剑,如果“德”不好,那这把剑不但能伤人,也能伤己。

    回到市里,出门上学之前,他又接到黄静萍的电话,现在他们固定在这个时候,隔天就通一次电话。

    “吃饭了吗?你想我吗?”黄静萍还是这样问。

    “刚吃,你呢?”

    “我也刚吃,”接着好像是用手捂住嘴对着话筒说的,“我好想你!”

    恋爱的女孩子,对这些话总是乐此不疲。

    “下个星期来看我吗?”

    “没事我就过来,顺便看看肖志杰和王昌宁。”

    “我就知道,你总是顺便来看我的。”

    好吧,碰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最好就是马上转移话题,“对了,胡珺婷他们现在叫你黄老师,感觉怎么样?”

    “呵呵,挺好的!”黄静萍又开心的,事无巨细的,在那边说起这两天来她所经历的事,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和冯一平分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