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四叔,镇长拿着那叠纸,仔细琢磨了好一阵,然后收进抽屉里,“小苏,走,我们去荒滩那看看。【,”

    其实也没几步路,切诺基没走几分钟,就到了南边的那片荒滩,镇长记得,这在他小时候,还是一片良田,后来随着旁边的河里泥沙越积越多,河床越升越高,这里被水前后也淹过几次,然后就慢慢的荒废下来。

    现在,这里东一堆西一堆的全是垃圾,间杂草丛生,绿头苍蝇到处都是,他捂着嘴巴,绕着旁边走了一圈,小苏贴心的跟在后面打着伞。

    “走,回去,路上顺道在土管所那停一下。”

    土管所的资料让他放了心,那一块地,现在已经属于政府,至于原来田在这一块的人家,好多年前就一一用其它地方的田补齐了。

    那别说,冯家冲的这个想法还真是不错,现在镇上的地,真不值钱,要是有人肯来投资,镇里怎么可能收土地的钱?

    就连县里,做好了通一平的土地,对前来投资的企业,也只是象征性的收一点钱呢。

    以一块不值钱的土地,换来一条村级公路,再加上一家企业,怎么说都是一件划算的事。

    可惜啊,这个模式不能复制,冯家冲有这样的底气,肯定和冯村长那个在省城做生意的哥哥有关,要是村村都能这样该多好,拨一块地出去,换一条路,加一家企业,那他治下的这个镇,肯定会一跃成为全县的强镇。

    问题的关键,是冯家冲能拉来多少投资。还有,这样的决定,肯定要向上级请示。

    当天晚上,镇长就给四叔打了个电话,“冯老师啊,你说的这个厂。大概能投资多少?”

    呵呵,还是一平说的对,抛出一个饵去,就轮到他们求着你。

    “实打实的钱,大概不低于两百万吧。”

    镇长听了一喜,自有资金两百万,那银行也能相应融资近一百万,加起来那不就有百万!去年县里最大的一个招商项目,也就是一个百万的服装厂而已。

    “这个可不好开玩笑的冯老师。”

    “金额我肯定不会开玩笑。只不过也要看镇里给出的条件。”

    “这个没问题,你有县里关于招商引资的件吗?上面关于各种优惠,都有详细的说明,没有?那我让小苏马上给你送一份过去。”

    百万的招商项目啊,这是什么,这就是政绩啊,这就是他的晋身之阶。

    他忍不住就想给县里的老领导打电话汇报一下情况,想想还是算了。这样的好事,肯定要向老领导当面汇报的好。这也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去见他的好机会。

    套用那句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话说,再穷的地方,也穷不了领导。

    县领导们的房子,都建在县城旁边那座山的半山腰上,铁艺栏杆围着十几栋错落有致的二层小楼,其间绿树成荫。花草繁茂,间还配套有一个小的运动场,虽然和香港的半山豪宅没得比,但在县里,也是地地道道的半山豪宅。

    傍晚时分。镇长的切诺基停在其一栋门前。

    “自有资金至少两百万吗?”书房里,两鬓已经有些银发的赵县长拿着狼毫笔停了下来,镇长连忙走过去,帮着磨墨。

    “是!这方面,他不会说假话。”赵县长比划了一下,然后笔走龙蛇,一个行书的“真”字很快一蹴而就。

    “求真,字好,意也好!”

    “好在哪里?”赵县长笑着问。

    “看起来舒服,就是好。”

    听了他的评价,赵县长笑了起来,“好啦,这样的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好,其它地方就不要献丑吧。”

    “说说,他那个哥,在省里做什么生意?”

    二人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从这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县城的全貌。

    “是个开面馆的,听说在省城开了十几家店,也带动他们村里二十家出去开店。”

    “哦,那也算是个能人,以前是做什么的?”

    “就是在家种地的,也就是这两年突然就发了起来。”

    “开面馆的能拿出来两百万?”

    “好像他们家在省城还有其它的生意。”其实镇长真的也不甚了了。

    “你这个工作做的不细致,这样能带动一个村的人,你估计都没和他见上一面吧?”

    谁去见他,他来见我还差不多,不要说冯振昌,他这几年,平均下来,冯家冲一年都没去过一次,“老领导您批评的对,我就是有时候太迟钝,还需要您多多指导、鞭策。”镇长恭敬的给赵县长倒茶。

    “招商引资的政策你都清楚,具体的还可以做一些优惠,只不过这个金额,当然是越高越好,所以要多想想办法,你现在做的越好,后面的路肯定越平坦。”

    镇长听了这话,感觉简直就比喝了蜜还甜,“是,我一定多想办法。”

    “他原来就是普通农民是吧,五十多岁,”县长望着山脚下的县城里,灯光慢慢多起来,“现在有了些钱,恩,如果投资能落地,就运作一下,许诺他明年当上县政协的委员,”

    不得不说,这些当官的,其它能力不说,在琢磨人心上,绝对有一套,他见都没见过冯振昌,就找出了一个绝对能吸引他的条件。

    对自己有利的事,当官的办起来都很麻利,镇长从县里回来后的那天下午,这件事就上了会,期间虽然有人反对,更有人异想天开的提出来,镇里是不是也要在这家企业里占上一股?不过最后,这件事还是大概定了下来。

    马上,镇长就带着四叔去省城,老实说,对父母官前来拜访,冯振昌还是蛮激动的,他在智通公司租的办公楼里接待了镇长,这是四家公司里,目前最拿得出手的办公地点。

    参加谈判的不只是冯振昌,还包括梅义良,洪浩然和周新宇,也都到场,帮老板的老爸撑场面。

    镇长见到这副场面,态度更是客气,“冯总致富还不忘造福乡梓,我个人非常敬佩,同时,也代表家乡的父老向您做个承诺,对您的投资,我们一定提供最优惠的条件,同时,镇党委和镇政府,已经向上级推荐您为县政协委员。”

    哈,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冯一平原来说去镇里办厂的时候,冯振昌还不大乐意呢,现在是乐的合不拢嘴。

    具体的条款当然没有这么容易定下来,镇长临走的时候,双方基本达成了意向,以冯一平在维京群岛注册的嘉盛公司的名义,向镇里投资人民币不低于两百万元,依托当地的林业资源,建设一家专业的橱柜生产企业。

    镇里免费向嘉盛公司提供通一平的土地二十五亩,在此基础上,投资每增加一百万,免费提供十亩的土地,另外,税收优惠以免减五为基准,随着金额增加,优惠加大,镇里同时免收公司在申报、建设期间的所有行政收费,还会协调贷款……。

    同时,镇里向冯家冲村提供二十亩土地,嘉盛和冯家冲村的合作,由双方自行协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