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似乎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村里的干部在四叔的带领下再一次到村民家里做情况说明,叫户主们签字的时候,质疑声却多了起来。,

    不是因为条件太苛刻而引起的质疑,恰恰是因为条件太好而引起的质疑。

    镇里拨给冯家冲的20亩地,作价20万投入到筹建的橱柜厂,修路需要的二十多万,名义上由嘉盛橱柜先提供——其实就是冯一平先垫资,村里按银行现行的利率支付利息,所有款项,用之后的分红偿还。

    如果不是担心惹来太多的人觊觎,冯一平都有以家里的名义,捐款把这条路给修了的意思。

    可是,那样一来,估计拉赞助要捐款的各路人马马上就会把他家门槛踏破。

    另外,修路时要征用农地的主人,估计也会趁机抬价要补偿,对于自己的这些乡亲,冯一平很清楚,他们没有多坏,但是,在面对钱的时候,你也千万不要把他们想象的有多好,有多通情达理。

    所以他就换了一种方式,以要建的橱柜厂的名义先垫资。

    即便是这样,一分钱不出,只靠着镇里不要钱拿过来的那块地,村里就相当于白得了一条大家想了好多年的路,还有一个厂的股份,外加好几十个工作机会,这样的条件,对村里的平头老百姓来说,简直好的不可思议。

    他们不是那些含着钻石钥匙金钥匙出生的人,会把落在自己头上身上的各种好处当作理所当然,对他们来说,这样天上掉馅饼砸在头上的事,不太真实。

    同时,以己度人。自己赚钱了,会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呢?大多人在心里的回答是,不是!所以,他们此时反而怀疑,这事里,不是有什么猫腻吧。冯老师不是把村里的好处变着法的给了他兄弟,把大家买了还给人数钱吧。

    村干部先走访的几户人家,除了一户儿子儿媳在外开面馆的爽快的签了字,其它的几家都表示要看看。

    原来的支书家,已经下台的支书递给四叔一把蒲扇,“冯老师厉害,这么大的事,居然就给你做成了,不愧是做老师的人。”

    他老婆送过来一壶茶。“冯叔也真是厉害,短短这几年,就在省里挣下了这么大一份家业。”

    他老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不是她男人没能力,四叔能做成这事,主要是靠的他哥有钱。

    四叔笑笑懒得说,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再说。原支书这种人,就是只有往家里拿十块。不会朝外面掏一分的德性,他即使有个有钱的兄弟,这事也做不成。

    他家在镇上建了房子开店做生意的儿子儿媳妇也赶了回来,看着纸上的那些条款,简直好的让人不相信,和他爹一个德性的儿子死命的在那看。想找出字里行间隐藏的那些圈套,他媳妇就先快人快语的说了出来,“冯老师,你这莫不是把我们卖了,还让我们帮人数钱吧!”

    四叔还没发作。“哪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他公公先训了起来。

    他可是有些消息,知道冯振昌已经被提名为县政协委员,腰包又丰厚,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支书,也窥摸到了玩政治的一些门道,形势比人强的时候,当然是跟在别人后面走,多少也能分润些好处,要是不知死活的对着干,自己也没那个资本,再说,不怕别人把陈年旧事牵扯出来吗?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可知道自己在任的那些年,根本就经不起查。

    “冯老师,你大人大量,别跟他们这些不懂事的小辈计较,这样对村里有利的事,我第一个赞成,要是不嫌我多事,我也能帮着你在塆里走走,做做工作。”

    “那感情好,那我们趁现在天还早,多走几家?”

    第二天早上,村干部们到村委会一碰,情况都不理想,大多数人都不信天上掉馅饼,都在犹豫。

    四叔看着他手下的五个兵,他是村长支书一肩挑,余下还有一个会计,一个治保主任,一个妇女主任,还有几个好些年前就非常没有存在感的村民组长,“出去把话说清楚,不同意也没事,镇上的那块地就放那搁着长草,说不定镇里那天就收了回去。

    没钱,这条路也修不成,嘉盛该开的厂还是会开,镇上本来就同意免费给他们土地,而且,到时工厂开工之后,招工肯定以镇上的人为主。”

    “就该这样,把话放出去,我们也不用一家家的去说明,同意的就来村里签字,不同意的拉倒。”新的治保主任是冯宏兵二叔冯胜川,他弟弟冯新华现在也在外面开了面馆。

    “胜川你说的不错,就等他们自己找到村委来,我也给老打个电话,叫他通知那些在外面开馆子的尽快回来一趟,你也给你兄弟打个电话,把这事说一下,修路他们嚷的最凶,不能一份力不出。”

    修路这事,真是那几十家吵的最凶,开店的时候借的钱,早就还清了,现在一个月能进账几千块,手里也有了点钱,对于他们这些有钱的农村人来说,你说他有追求也好,说他没追求也好,反正就是有钱了,首先想着的就是在老家修上和城里人一样的楼房。

    修楼房可不比原来的土砖屋,水泥、钢筋,还有砖这些,都要从外面拉,那几十里的山路要是都靠人扛,那只能叫人,叫人就要付工钱,那算起来这些建材的成本非得翻上几番不可,哪有路通了省事划算。

    接到四叔的电话,冯振昌挨个通知了在外面开店的,叫他们回去个两天,帮着把工作做通,他也很郁闷不解,本来想为村里造福的,却扯出这么多麻烦来。

    等了几十家开店赚了钱的一回村,这些先富起来的小伙子可没什么好脾气,年轻,又赚了钱,说话都冲,“这样的好事你们还不同意?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这样一人噼里啪啦的逮着几家工作一做,你还别说,还真有用,大家很快转变了观念,一致的念起四叔和冯振昌家的好来。

    当然,四叔之前的那番话也起了作用,给他们好处,他们还怀疑你是不是占了更大的好处,一听说这些好处快没有了,他们又慌张起来,拼了命的要抓住掉下来的这个大馅饼。

    不过,在分红资金的使用上,又有人有意见。

    分红用途的第一条,是优待村里鳏寡孤独的那些人,一个烈属就出来提意见,“烈属不优待吗?”

    他们家在建国的那年,打土匪的时候,出了一个烈士,政府年年都有慰问和补贴,但现在这个人太不成气,好吃懒做,在村里的风评非常不好。

    “这一次就鳏寡孤独一个条件,其它的都一刀切。”

    “怎么不是每年都按人头分红?”

    “怎么从现在起,再嫁进来的媳妇就不能参与分红?”

    …………

    问题很多,四叔现在也想清楚了,对这些村民,不能还像在学校里对学生一样讲道理,学生们听话,村民可不一样。

    你让一分,他可能就进一尺,只有强硬、蛮横一点,工作才会进展的快,所以一律板着脸,“就这样的条件,同意就签字,那边公司正在组建,迟了我们就在旁边干看着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