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收到的几千分简历里筛出需要的人,自有省里的那一帮人操心,先看简历挑选,再安排面试,总之,那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

    这事肯定轮不到冯一平头痛,不过,很快呢,他头痛的事来了,一放假,肖志杰和王昌宁这两个货就到了市里。

    爸妈都在外面开面馆,家里都没人,他们俩在县里都是住校,没有租房子,暑假只好去找爸妈。不过,在那之前,他们要在冯一平这“好好放松一下,享受一下,”这是肖志杰的原话。

    冯一平指着窗外不断上涨的江水对他们说,“过几天我都要躲回老家,你们怎么还往这跑?”

    “你要回就回吧,我们自己会照顾自己。”肖志杰舒舒服服的往沙发上一躺,拿着遥控器选台,对厨房里喊,“同学,水果还没洗好吗?”真的是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

    黄静萍端着一盆洗好的葡萄走出来,“只有这个,你们要是不喜欢吃,我再出去买。”

    肖大爷抓起一串,直接用嘴在上面一呼噜,“现在雨大,就将就着吧,等雨小点再出去,我喜欢吃大苹果。”

    “我叫你将就,”王昌宁也看不下去,把他按在沙发上一顿捶,黄静萍也笑嘻嘻的凑过去,在他身上打了几下。

    “哈哈,”冯一平是好久没笑得这么畅快。

    他们两个一来,首要的任务就是去买菜,不过这现在也是麻烦事,虽然建的时候考虑到了内涝的危害,农贸市场的地基起的很高,但是在这次空前的大洪水面前。农贸市场的地面上,难得有不积水的时候。

    黄静萍穿着雨靴,他们个穿着凉鞋,积水已经没过脚面,但这依然不减他们两个的兴致,到了高以后。一直吃住在学校,他们就没到过农贸市场,现在这么多品种让他们选,一时都有点小兴奋,新鲜蔬菜,干货,熟食,鸡肉猪肉鲫鱼……,一路扫过去。出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上都提着好几个袋子,说实话,这比以前冯一平家里过年的时候买的菜还多。

    他们也不是只吃饭不做事,王昌宁和肖志杰把午要做的菜全都洗干净处理好之后,才交给黄静萍,“烧菜还只能靠你,你的手艺好。”

    “不用谦虚。你们的手艺也不错,你们来吧。”冯一平抱着手站在厨房门口。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这里连转个身都难。”黄静萍笑着把他们往外赶。

    一出厨房,他们两个就把冯一平挟持到书房,按在椅子上,“老实交待,”他们朝厨房那一示意。“你们这样双宿双飞多久了?”

    “什么双宿双飞?”冯一平大声叫屈,不过马上就压低了声音,“我们就是住在一套房子里而已。”

    “都一套房子里了,还而已。”王昌宁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小火苗,“谁知道晚上是不是有一张床空着。”

    “禽兽。龌龊,思想怎么这么肮脏呢?”肖志杰批评了王昌宁几句,不等冯一平夸奖他,他马上嬉皮笑脸的问,“什么时候我们就可以抱大侄子?”然后两个人一起嘎嘎奸笑。

    “你们啊,”冯一平指着这两个货,气的说不出话来,“是去街上的录像厅次数太多了吧!”

    这两年,像他们县城那样的小城市,录像厅生意虽不及前两年繁华,但还不错。

    城关有一条街,长约两百米,街的两边,现在还都是一水的录像厅,门前一般都竖着一块牌子,上面手写着一些极具诱惑性的录像片名字和极尽挑逗的简介,从录像厅的玻璃大门进去,没走几步,就是一道红色的绒布帘子,就是有时开会的时候,铺在主席台桌子上的那种。

    掀开帘子,里面就是大致排成几排的椅子,前面是21寸的彩电,当然,虽然还叫录像厅,但有些已经是用vcd在放碟子。

    一般也就十几个平方的小房间里,窗户上都拉着厚厚的窗帘,除了电视发出来的荧光,就只有几个烟头在闪烁,来光顾的,除了一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就是勾肩搭背的各校学生,其不乏一些小情侣。

    他们个当年也没少去,花一块钱,随便选一家就能看一个下午,门前的牌子上写着的那些他们希望看到场景一个没有看到,最多就是有些记不起名字的女演员来个酥胸半露,不过,这已经让当时的他们,面红耳赤喉咙发干。

    看了两部出来的时候,感觉就像喝醉酒了一样,脚步虚浮,头晕乎乎的,肖志杰多半还要对着门前的那块牌子骂几句,“糊弄人的玩意。”其实,用后来的一个词能精准的概括老板们的这种行为,那就是“标题党”。

    此时听他这么一问,那两个都有些尴尬,果然被冯一平给说了。

    “啧啧,”冯一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他们两个,“堕落了啊,肯定让资本主义腐朽思想侵蚀得不浅,我一定得跟你们爸妈汇报一下。”

    “瞎说什么呢,我们就是去看那些枪战片。”肖志杰辨别道。

    王昌宁还是朝厨房那边努努嘴,“没关系,我们只要去省城顺道提一嘴,看看到时着急的是谁。”

    “对呀,”肖志杰也拍着肚子大笑,“有你这样的榜样在前面杵着,我们怕什么。”

    “昌宁,我发现你是越来越不厚道了啊,”冯一平只得再低声下气的跟他们解释,“黄静萍不是一直在县专帮着培训吗,这是公司在省里招聘,把她临时抽回来帮几天忙,然后她顺道休息了两天,哎,不对,她在专的事你们知道的呀?”

    “哈哈”“呵呵”那两个家伙笑着跑出去,肖志杰还回头用口型说了一句,“做贼心虚!”

    这顿迟点的午饭,虽然说准备的比较匆忙,但都是硬菜,两斤卤牛肉切片,切好的半只烤鸭,辣椒炒肉一大盘子,红烧小鲫鱼一盆,西红柿炒鸡蛋一大份,肉末小葱烧嫩豆腐一份,总之,就没有一份纯素菜。

    你可以质疑城管的战斗力,但绝不能质疑高生吃饭的能力,近一个小时后,除了牛肉还有可怜的几片,其它的都很干净,洗碗都很轻松,连那红烧鲫鱼的汤汁,都被肖志杰用来蘸饭吃了。

    说话要找投机的,下棋要找水平相当的,吃饭也要找准吃货,冯一平今天也吃的格外的多,靠在椅子上不想动,“爽!”

    肖志杰也和他一样,“舒服!”

    王昌宁说,“好久没吃这么多。”看到黄静萍笑着看着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平时不这样,主要是你手艺太好,我来洗碗!”

    “不用,你们这个样子,哈哈,还是去沙发上靠着吧!”

    把一个女人做的菜全部吃完,就是对她最大的赞美,黄静萍现在挺高兴,而且这些年来,肖王两位在冯一平心的份量,她很清楚,冯一平看重的,她也很看重。

    “觉得明年怎么样?有把握吗?”

    “我们两个把握都不大,估计到时是在省里找个专吧。”

    “别,目标还是要定高一些,站着就能摸到的那不叫目标,至少要站在椅子上,还得踮着脚才能摸到的才叫目标,还有百多天呢,把复读时的劲头拿出来,没有什么不可能。”

    估计是因为家里现在每个月进帐不少,所以他们俩在学习上有些放松,“好好想想,家里的这一两家面馆就能让你们满足吗?”

    他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梦想和希望,换个角度一想,每个人家里这一两年的变化,也给了他们动力,爸妈都能有那样的成就,自己总不能让他们失望,“对,还是要争取上个本科,将来做一番事业。”

    “是,我都想好了,到时我们个联手,我最懂事,所以做董事长,昌宁最全面,就做ceo,志杰你最精,就做cfo。”冯一平用开玩笑的方式,把自己的设想说了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