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是真心话,不是开玩笑。↑,

    找合作伙伴这事,哦,后来那些创业者们,不说伙伴这么口语和情绪化的词,而用用团队这样一看就很科班很professio的词,一个团队的最佳组成该是怎么样,具体有哪些要求,好多商学院都有各种解读,然而冯一平他统统不知道。

    他有着自己的理解,只要是找那些从来没有负过你的人合作,一般就不会有什么额外的磕绊。

    在记忆里,连姐姐都狠狠的坑了他一回,爸妈和老婆有时也不理解他,只有这两个原来的同学,后来的兄弟,始终一如既往的理解他帮助他支持他,找他们合作,冯一平放心又省心。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肖志杰和王昌宁都把他的话当成了玩笑话,“什么你最懂事?这样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别忘了,你年纪可是最小的。”王昌宁说。

    “年纪小有什么关系,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的人也不少。”

    冯一平这话等于打翻了一船人,屋里的其它个,可都比他年纪大,所以,没得说,马上就受到了惩罚。

    收拾了他一番,感觉报了仇的肖志杰又问,“凭什么昌宁是e我是f,凭什么他在我前面?”这小子根本就不管那两个词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就是故意找茬的。

    吃了玩了闹了,该做的事也要做,“走,去书房,爸妈他们只要能走就要做事,我们现在只要有时间,那还是要学习。对吧!”

    个人就着一最新的习题集在一块讨论,虽然还是冯一平说的多,不过,教学相长,带着他们一分析,他自己也巩固了不少。

    “这鬼天气。”冯一平又一次朝厕所跑,他总觉得这样的阴雨天,自己好像朝厕所跑的次数也多。

    客厅里很安静,他以为黄静萍回房间了呢,没想到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应该是为了不影响到他们,把声音调的很小,但是,她的脸上。明显有些有些落寞。

    冯一平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怎么了,有些不高兴?”

    “哪有?”

    “没事的,我想好了,等专那的工作结束,就先在市里给你找个学校进修一年,你看是要读语言还是计算机或者财会?”

    “真的?”黄静萍高兴的看着他。看着他们个在书房里热火朝天的讨论,自己却置身事外。感觉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真的有些落寞。

    而且,以后他们还要到高校深造,自己却再也没有机会,虽然没有羡慕嫉妒恨那些情绪,但她真的有些小小的不开心。

    对于有些人来讲。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看法,但是,他们就是喜欢读书,黄静萍就是这些人其之一。而冯一平现在完全有条件满足她这个愿望。

    “是的,等你从县里回来,我们就去那些学校拿招生简章。”

    “那我要先好好想想该学什么,谢谢你!”刚才的落寞一扫而空,她又满血复活,侧耳听了听书房那边没有脚步声传出来,飞快的在冯一平脸上啄了一下,然后欢快的朝厨房跑,“我去做饭。”

    两天后,黄静萍回专工作,半个月后,那两个货也冒雨去各找各妈,冯一平也一样,得闲了,当然要回家陪爸妈住住,听听妈妈的唠叨,听听姐姐的冷嘲热讽,不过,他白天也没闲着,和那些呆在办公室的人,一头扎进那两千多份简历里。

    由于冯一平一不看重大学,不管你是211,985还是一般的院校,二不看重在校时的荣誉,不看籍贯,除了智通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及财会等特殊的部门,他也不看重专业,这样一来,筛选工作就比较困难。

    重点看学习成绩,个人信息的描述,参加的社会工作等,这样一来,相当于初选的时候,每份都要大体过一遍,不能看到是一般的院校或者马哲这样的专业就直接扔到一边,所以总共千多分简历,他们第一轮筛选,只淘汰了分之一左右。

    现在第二次的筛选就简单一些,同等条件的就要比学校,比专业。

    “我的个天,”李嘉提着一份简历,“足足六张纸!”

    “那就不用看了,”冯一平瞄了一眼就下了判决,剑走偏锋的跟他们开玩笑,“一个简历就这么多张纸,将来到了公司,叫他写个报告,得浪费多少办公资源。”

    几天之后,两千多份简历再次精简了一半。

    “这些呢?卖废品?”高志毅看着一旁的那一大堆,有些感概,他后来递的一些简历,说不定也遭遇了同样的下场。

    “那可不行,留着存档。”

    “有这个必要吗?”一听又是额外的工作,好些人叫苦连天。

    “当然有必要,你想想,要是过几年,我们再招聘,这些人还把简历投过来,到时一比对,不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高!”高志毅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说心里话,冯一平也不想那样粗暴的对待那些满怀着希望的同学,到处投递的,这些浓缩了他们前面几十年人生精华的几张纸。

    至于接下来的筛选和面试,他没有时间掺和。

    今年,除了还在肆虐的大洪水,去年初开始的金融危机可还没有到头,也在肆虐着,而且还有扩张之势。

    在香港的大多数人以为已经躲过一劫的时候,下个月初,国际炒家又将对香港发动一轮攻击,使香港恒指跌至最低6600多点,要知道去年这个时候,恒指可是有16800多点,整整跌下去一万多点,总市值蒸发了两万多亿港币,股市下跌,连带着港币贬值,楼市更遭重创,年前冯一平回家的时候,在机场大巴上遇到的那个买房的炒家,还真有可能即将加入跳楼大军里。

    国际炒家们这次并没有捞到多大好处,这出乎了好多人的意外,因为就索索斯他们的估算,他们投入的资金有千多亿美金,而香港和央的外汇储备只有两千亿。

    呵呵,他们还是低估了政治家们的厚黑,有时候,政府一纸件就能抵好多银子。

    总之,目前估计只有冯一平有这样的信心,也只有他有这个先见之明,能够两边都赚。

    不过,重头戏还不是在这里,重头戏在这之后,国际炒家们移师俄罗斯,准备将亚洲金融危机朝区域外引发的时候,那才是冯一平最大的机会,战斗民族行事,总是出乎意表的,对冯一平这样的重生人士来讲,还就喜欢这些出乎意表的举动,那代表的,可不是一点点机会和财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