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的香港,也是多事之秋,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股市跌,汇市跌,期市跌,楼市跌,除此之外,又爆发了一场禽流感,可以说安全感高度缺乏,全方位的不顺。

    交易所门口,有市民在举着“还我血汗钱”之类的牌子抗议,当然,他们肯定就知道这是没用的,只不过是用来宣泄一下,相比之下,这一点还是我们内地的同胞做的好,更有大国民风范,亏的再多,也不会到证交所外面去抗议。

    一家私人银行门口,人们排着队在取钱,这一点也和内地不一样,在现在这个时期,汇率的变化,对内地大多数老百姓影响不大,但对香港这样的国际金融心和自由港来说,联系汇率每跌一点,他们的财富也就跟着跌一点。

    一处街边,好多一看就是后来在南海问题上跳得最欢实的那个国家的女佣,正在坐等着雇主,不远处的街头,有背着包的老人,在向那些神情沉重的行人乞讨。

    总之,今年对香港人来说,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年,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向受水灾之害的内地伸出了援助之手,好像总计捐款近个亿!真的非常难得,综合来看,不比08年时捐的几十个亿份量轻。

    不过,经历了后来对立的冯一平,此时却不由自主的从多方面去解读这一现象。

    捐款的人,肯定都是抱着感同身受的心情来做这件事。但是,就没有夹杂着其它的一些想法吗?

    比如,也许是想表现出虽然我现在很难,但总比你们好过的多的优越;也许是在困难的时候,更想到身后有个爹妈的重要性;也许是在准备向爹妈要支持。所以要表现的孝顺一些;也许是今年月刚履新的总理在记者会上的那句“不惜一切保卫香港”的话感动了他们。

    总之,冯一平感觉,98年的港人,和内地靠的很近。

    同时,也许是总理在记者会上的那句话让国际炒家们掂量了一下,所以他们很自觉的在月份。香港回归一周年的这个月里没有什么大动作,但从8月初开始,炒家们对香港的新一**规模阻击开始发动。

    有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几个国家几十年发展成果一夕之间输个精光的例子在前,8月香港的这场金融保卫战很关键,也很悲壮,坊间传说,现在的财政司司长,后来的特首,因为压力太大。曾经数度落泪。

    路上的人一个个神色紧张,难得看到一个人脸上带笑,电器店里的电视,一直滚动播放着财经新闻,每一个小小的波动,都牵动着观众的神经。

    估计只有冯一平一个人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在别人忐忑不安的情况下,以一个看客的身份经历这一切。并且清楚的知道今后的走向和结局,这样的情形。让他恍惚有一种上帝视觉之感。

    8月14日晚,亚视和有线台携手举办了“长江灾情告急”活动,明星们纷纷呼吁捐款或者捐赠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物品以供赈灾拍卖,也就是在这一天,特区政府用外汇基金入市,打响了反击战。

    这场一直持续到8月底。并且特区政府最终获胜的的拉锯战,冯一平没有参与其,他银行户头上,现在只剩下可怜巴巴的零头,所有的资金全部被他投到了战斗民族的汇市上。

    这一次是他最有把握的一次。他记得很清楚,因为这个日子很特别,就在今年下半年开学的第二天,也就是9月2号,战斗民族的卢布贬值0%!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全投了下去,并且用了最高的5倍杠杆。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亲自来香港的原因,这样的事,如果委托交易员操作,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说起来战斗民族也确实是朵奇葩,这个在苏联废墟上成立,并且继承了它大部分遗产的国家,说是一个民主国家,本国的货币却动辄就大幅贬值,更奇怪的是,它的老百姓居然就这样默默的承受。

    冯一平估计,可能是作为曾经世界的一级,变成了一个二流国家,它的老百姓早就没了羞耻感和节操之类的东西吧。

    反正换做冯一平这个逆来顺受的好公民来讲,让人民币一次性贬值0%,他肯定受不了,其它的不说,孩子的奶粉都吃不起,换做后来买个爱疯,之前要卖一个肾,贬值后估计得把两个肾都卖掉才行。

    虽然现在还没有收获成果,不过他已经开始准备买礼物,上次买了手表,这次就不用再买什么奢侈品,所以又一次来到了旺角的西洋菜街,准备在这些对他来说是时新物的电子产品里挑一些带回去。

    他首选是手机,然而转了一圈,摩托最经典的08还没上市,其它的他又看不上,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还是挑了几个cd机,真不便宜,没有低于四位数的,当然,相对于他即将到手的获利来说,真算不上什么。

    8月旬,卢布兑美元浮动到了俄罗斯政府和央银行规定的上限,95卢布兑1美元,之后不到一个星期,俄罗斯政府经历了一次更迭,月被解职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重新上任,取代了基里延科政府。

    新政府上台之后,采取了一些列振兴措施,然而并没有缓解卢布下行的压力,8月2号,卢布贬值了0%,此时离冯一平收割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8月1号,一的老师们都已经返校,在做各种准备工作,冯一平的班主任陈老师上午接到了一个香港的长途,冯一平在电话里请假,说他准备返校的时候,肠胃出了问题,恐怕得推迟一个星期才能到学校报到。

    一个星期的假当然不好请,不过冯一平这也就是通知一下,面对如此巨大,以后都很难碰到的高回报,即使是旷课,他也得做。

    9月2号,果然就如记忆的一样,卢布狂跌0%,大概盘算了一下收益,当天晚上,冯一平真的还从梦里笑醒,几天之后,他的瑞银账户里的美元存款,又将翻一个跟头,而且八位数最前面的一位,会从1变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