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回来,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原本形势严峻的洪灾已经消停下来,长江下游的水位已经全面回落,央已经在部署灾后重建事宜。

    就在家里和爸妈吃了餐饭,9月8号晚,冯一平在晚自习时间赶到学校报到后,班主任陈老师第一时间把他叫到办公室,“一平,这次我要批评你,你受教育十几年,如果合理的安排时间,不用我们多说吧,高的重要性,也不用我多说吧,明知道开学在即,为什么不早点回家?

    开学就请假一周,而且还是电话请假,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学校还是第一次,政教处的让我通知你,让你爸妈尽快来学校一趟。”

    “对不起,陈老师,本来以为时间挺宽裕的,结果在临走前,先是发烧,然后是严重的腹泻,后来医院确诊为痢疾,前后住院治疗了一周的时间,这才耽误了返校时间,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安排的不好,以后一改进,不,我保证不会有以后。”冯一平安排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恩,你说的话我相信,不过你也知道,你在学校也算知名人物,开学后迟到一周,影响很大,政教处总要给大家一个交待,家你爸妈来学校也就是这个意思,了解一下情况,你不要多想。”

    “谢谢陈老师,”冯一平从包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放在他桌上,“这是我再香港买给您带的一个杯子,是给您的教师节礼物,请您收下。”

    这就是一个不锈钢保温杯,也是好多上班族,包括一些公务员和学校老师的标配,所以这玩意也被商人们玩出很多花活来。各种概念层出不穷,冯一平这次买的,就是一个普通的被子,不过做工精致,价钱当然也不便宜。

    学校现在也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对送礼收礼这些事。也已经习惯,陈老师推辞了几句,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他现在用的水杯,还是一个磁化杯,和冯一平的这个一比,外观很老土,他想了想,把那个繁体标示的包装盒也留了下来。放在办公桌上,这年月,普通人去特区都很麻烦,去香港就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怎么样?老师没为难你吧!”冯一平一进门,黄静萍就迎上来。

    首批五十人的培训已经结束,她现在在市财校进修,其实按她的意思,她是想学计算机或者语言的。她堂姐黄静姝力荐她学财会,并说。“管一个男人,首先就要管住他的钱袋子,”

    黄静萍听了,当时稀里糊涂的就同意了,其实,她倒不是想管什么钱袋子。她是想能帮冯一平一些忙,分担一点,随着冯一平事业越做越大,要处理的财务问题也越来越多。

    对这个,冯一平无所谓。只要不是计算机就好,随着软硬件的不断发展,现在的计算机课程里学到的东西,以后一点都用不上。

    “没有,就是叫我爸爸明天来学校一趟。”

    “啊,”黄静萍有些慌,冯一平不准备见她爸妈,她同样也没准备好见冯一平的爸妈。

    “没事,我爸也忙,顶多就来家里转一圈就走,明早你把你房间收拾一下就好,还有,明天午,你就在学校吃饭,好吗?”

    “好的。”听冯一平这么安排,紧张过后的黄静萍,又隐隐有些失落,她也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情绪。

    冯振昌不得已在第二天上午赶到了市里,冯一平上学的这十几年,他是第一次以类似于被质询的原因到学校里来,所以心气有些不顺。

    好在政教处的只是核实了一下情况,并说了一些,“高时他们人生最关键的一年,希望家长们能好好配合学校的工作”之类的话,正和陈老师说的一样,就是为了给一些可能在观望的同学们一个交待。

    午,冯振昌陪冯一平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吃了餐饭,父子两个点了几个菜,顺道好好说了会话。

    开始,难免用老子的身份说了冯一平几句,什么好好听老师的话,好好用功之类的。

    说起来,这样的话,他这几年也很难有机会对冯一平说,没办法,儿子太优秀,用不着他啰嗦这些,当老子的也少了些乐趣,怕是上了大学之后,这些话更没机会说,所以趁现在还有机会,就多说几句吧。

    冯一平像以前一样,恭敬的低头听了,让冯振昌很满意。

    “昨天走的太急,也没来得及问你,这次还顺利吗?以后是不是还要这样经常往那边跑?”冯振昌现在也不问他赚了多少钱。

    “挺顺利的,以后不用,我到时可以找人代理。”冯一平也没跟家里说具体有多少收获,冯振昌他们虽然已经习惯了百万的财富,如果猛一听说冯一平手里的美元换算成人民币都不止一个亿,怕是真的会惊吓到。

    “那也好,读书的事不用我多说,这一年好好收收心,明年一定考个好大学来。要是自己做饭太耽误时间,就干脆在学校吃,学校的要是吃不惯,那就在外面找两个干净卫生的饭馆定下来,这些钱现在不用省,你有车,也方便。”

    本来市里的便利店,加上仓库的员工,一共有十几个人,可以办个食堂,实惠又安全,但这些店分布在全市,集用餐很不方便,所以也没有成立食堂,不然倒是省事。

    “行,我知道。新招的那个大学生怎么样?还满意吗?”这一次招聘,面馆也补充进去了个大学生,两男一女。

    “不错,周经理帮着带了几天,我们也带着他们熟悉了各项流程,他们适应的很快,安排的事也完成的很及时,特别是一些字方面的工作,他们做的很好,你姐也很满意。”

    面馆虽然已经上了系统,不过在冯振昌和冯玉萱他们两个这,工作还是比较粗放,比如,除了拟定的工作制度之外,就很少形成什么书面件。

    “爸,我想了想,你现在年纪也不轻,再过几年,也到了城里人所说的退休年龄,妈妈也一样,现在也用不着她整天在店里工作,我觉得,你是不是可以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其它方面,比如,对各个店的巡视,还有,镇里已经开了两家厂,等便利店上规模以后,开的厂肯定更多,那和镇里的关系,和村里的关系,还是要你协调。店里的事,以后就慢慢的交给姐姐,你和妈在省里住一段,在家里住一段,你觉得呢?”

    “我们农村人哪来的什么退休?”冯振昌听了儿子的话,先是有些生气,好像觉得儿子有些要夺权的意思,但是,细一想,又平静了下来,儿子现在还用夺什么权?面馆这事,他后来就参与的很少,再说,他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

    其实他现在也感觉到了压力,有时甚至比种地的时候还累。

    以前开十几家店,他能管的过来,现在有些事,他是真的不大懂,如果他还是四十岁,他也可以学些新东西,但他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都快到耳顺的时候了,之前的几十年,又一直呆在闭塞的农村,好多认识已经定型,叫他转型赶上发展的脚步,还真的有些为难他。

    况且,冯一平提的两条也很重要,而且做这件事,最合适的人选也只有他。

    “你说的也对,村里那些人开的店,管理和巡查也不能放松,不然会砸了我们的招牌,不过,其它人去怕还真压不住他们,只有我和你妈说的话他们听。

    镇里的厂子也很重要,蔡磊不是本地人,你二舅,他有些太急,还有你妈,现在每天还坚持在厨房,叫她别做她还不乐意,你这说的也是一个办法,我想想吧!”

    “我主要的意思,不是家里的条件现在不比以前吗,你和妈也都不年轻,我想着能让你们轻松点,多享些福,多享些年的福。”

    “你的心思我懂,这也是你的孝心,”这怕是冯振昌能说出来的比较煽情的话,“我和你妈能做出这样一番事来,已经很知足,我找时间跟你妈商量一下。”

    其实,对冯振昌他们来说,虽然已经在省城安了家,但他们的根还是在乡下,回到乡下,对着那些熟悉的山水,见到那些熟面孔,听着那些熟悉的乡音,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畅快了起来。

    下午下课后,黄静萍和两个女同学走到学校门口,对旁边几个男生的搭讪睬都不睬,有些闷闷不乐的想着,他爸爸走了吗?在家里没看出来什么吧?我是不是要先打个电话回家?正想着呢,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嗨,美女!”

    她抬头一看,见冯一平学着电影里的那些浪荡子的样子,靠在车上,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的招呼她。

    “嘻嘻,”她喜笑颜开的跑过去,拉着冯一平的手,倚在他身上,一副小女儿的情态,“你爸爸走了吗?没在家里看出什么来吧!”

    “他根本就没去家里,我们去哪,是去外面吃饭,还是回家?”

    “回家!”黄静萍高兴的说。

    这下那两个女生有些呆住,黄静萍都有关系这么亲密的男朋友了?

    那旁边的几个男生,看到这一幕,也都蔫了,黄静萍刚才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都看了出来,只要不是特别自恋自大的人,就知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