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的时候,沿江的各支流和干流纷纷恢复通航,为了贯彻央的指示,省委召集各地市一级的干部开会,议程是一天,午用完工作餐,方市长让司机带着她去理工大学。@,

    郑佳怡入校的时候,她正忙得不可开交,分身乏术,所有的事都是郑博赡帮着打理,她只从指挥心赶回来匆匆见了一面。

    理工大学临湖而建,风景优美,她让司机把车停在停车场上,自己走进去,女儿的脾气她知道,就怕别人知道她妈妈是官员而刻意讨好,或者是恶语相向,要是把这辆小号牌的车开进去,估计又会让她生气。

    大学女生宿舍楼远没有学女生宿舍楼干净整洁,来往的姑娘,在她们这些访客面前,神情大多也带着一种姐智慧与美貌并存,姐前途无限的傲劲,方市长敏锐的察觉出来了这些姑娘的小心思,不过,有些方面,她还真不能和她们比,只能说,年轻真好啊!

    她轻轻的在60门上敲了几下,“来了,”然后听到有人趿拉着鞋过来开门,不用看就知道,这指定不是自己的女儿,果然,一个带着眼镜,手里还拿着一支笔的女孩子拉开门,“你找谁?”

    “我是郑佳怡的妈妈,她在吗?”

    “她在的,阿姨请进。”

    这是摆着四张上下铺的宿舍,宿舍里还有其它两个女孩子,见她进来,都淡淡的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你们好!”

    郑佳怡正躺在右边里面那张床的上铺,带着耳机,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一副旁人勿扰的样子,这会,听见有人进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这孩子,还是冷清的过份。

    她在床边拍了拍。郑佳怡一脸不耐烦的把眼睛从书上挪开,“妈?”眼里和脸上的高兴只一闪而过,剩下的满是惊讶,“你怎么来了?”

    “特意来看看你。”

    郑佳怡翻身下床,宿舍里的其它人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方市长也有些不习惯呆在这样仄狭的地方,“陪妈妈出去走走吧。”

    快到一楼的时候,郑佳怡还没问呢,方市长就说了。“放心,车停在前面停车场,不在楼下。”

    她们沿着楼前的那条林荫道漫步,虽说是正午时分,但是走在这里,感觉不到一点暑气,也没有外面的那种急躁,阳光透过树叶。零散的照在路上那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上,方市长有些感概。曾几何时,她的理想也是在学校终老,谁知道现在却负责起一个市来。

    旁边的女儿,虽然是一贯的清冷,不过她那张因为军训晒的有点黑的脸上,同样洋溢着一种神采。

    “晒黑了。还有这头发,”她在女儿头上摸了几下,郑佳怡很不习惯,“哎呀妈,军训以后都这样。用美白的洗洗,很快就好,头发也一样,几个月后就会长长。”

    “都还适应吗?”

    “挺好的。”郑佳怡这话,一听就没走心,刚才在宿舍的遭遇,也让方市长明白,女儿在人际关系上,还是处理的不好。

    “佳怡,现在不比以前,以前你都住家里,现在和六个人住在同一间宿舍里,还是要想办法处理好关系。”

    “我一个人挺好的,对了,前天乐志哥来看过我。”郑佳怡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哦,他找到工作了吗?”郑乐志是郑博赡大哥的儿子,也是理工大毕业,找了好长时间工作,不过,一家公司都没看上。

    “找到了,是在一家软件公司,当什么销售工程师。”

    “销售工程师?”这好像是个新名词。

    “听说是一家专门做管理系统软件的公司,叫什么智通,技术总监是从美国斯坦福毕业回来的,乐志哥很佩服他,说已经开发出来的软件多么多么出色,还说过些日子要去家里找你呢。”

    “找我?”

    “估计也是推销吧,市里不是也有很多国企吗?”

    “恩,那到时我看看,来,陪妈妈坐坐吧。”方市长拉着女儿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见女儿坐下前用纸巾把石凳擦了遍,这孩子,真是有些个色。

    “佳怡,现在你也长大了,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妈妈想告诉你,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利用跟你的关系,并不是所有人跟人相处都带着功利性,我们生活在社会,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一个人再优秀,如果她不懂得合作,那也很难有什么成就。你还年轻,应该要多尝试,不要总是以防备的心理对待周围的人。同时,妈妈也相信你有辨别和你相处的人目的的能力。”

    这是个叫她头痛的问题,郑佳怡上四年级以后,她就已经是一的政教处主任,经常有家长为了孩子能进一而找上门来,那时她就教育女儿不要在同学面前张杨,随着她当上校长当上副市长之后,这样的话就在女儿面前说的更多,谁曾想,有些矫枉过正,让女儿对周围的人,都抱着极大的戒心。

    真的这样吗?郑佳怡不相信,“妈,你还记得那个冯一平吗?”

    “谁?”

    “就是写的小说被张导演看的那个,你还去学校参加了签约仪式。”

    “哦,那个小朋友,我记起来了,怎么了?”

    “他在班上,当时就只和同桌说说话,在班里也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他成绩很好,不但写了小说,还出了书,好像还写过歌。”

    方市长有些无力,好像越是优秀的老师,自家的孩子还真不一定就教育的好,“那个孩子我接触过,不是个清冷的人,你只看到了他在学校的时候,那他初的时候没朋友吗?在校外没朋友吗?”

    “你跟妈妈说说,我记得你带着女同学回家还是小学的时候吧,后来有玩得比较好的同学吗?一个没有!你这个样子,在别人眼是什么你知道吗?是孤傲,是不合群,你必然会受到排挤。

    你有你自己的处事方式,妈妈也不勉强你,但至少,你要和周围人保持着哪怕是礼节性的交往,比如多和人说谢谢,说谢谢的时候,不要总是冷着脸,好吗?”

    郑佳怡不说话。

    “那好吧,你要确实和同学相处不来,妈妈去学校找你们老师,给你在外面找房子。”这话其实也有一种激将在里面。

    郑佳怡还是不说话,其实内心已经有些松动,哪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愿意把自己隔绝起来,只不过端惯了,一时还放不下来而已。

    方市长看了看手表,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好好照顾自己,妈妈还要去开会,有事记得打电话。”

    郑佳怡回宿舍的时候,刚好下铺的同学开门,她难得的说了声“谢谢,”还附送了一个浅笑,这突然的一下,还真的把那同学给吓到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