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市长回市里后,市委又举行了扩大会议,对灾后重建事宜做了具体安排,除了市委徐书记在家坐镇,其它的市长都被派到下面去视察指导工作,力求把因为洪灾损失的时间夺回来,完成今年定下的各项指标。↑,

    方市长临下去之前,给主管工业的曹市长打了个电话,“老曹啊,对铝制品厂的刘厂长,我建议纪委介入调查,你的意见呢?”

    她既然提了出来,曹市长那边当然也没有意见,“那好,就由你向纪委提吧。”

    现在大局定了下来,也该是清算的时候,这样几十年不遇的洪灾,市里还没有人员伤亡,反倒是铝制品厂,在这个节骨眼上,差点就造成了伤亡,影响极其恶劣,不查不足以平民愤。

    智通公司的销售队伍也已组建完备,销售主管王志强原来也是体制内的,前几年跟着大潮下海,结果赔了个精光,虽然原单位还留着他的职位,却自觉不做出一番事来,就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所以把智通提供的这个机会,当作是最后的一搏。

    在分配工作的时候,郑乐志主动提出自己要负责的地方,王志强稍问了一下,听说他有那样的关系,顿时无上支持。

    郑乐志带着公司的资料,踌躇满志的下到市里,他当然是先去找在社科联工作的叔叔。

    郑博赡见到侄子,很高兴,“终于找到工作啦,跟我说说,是什么公司吸引了你?”

    “叔,你看看,”郑乐志掏出自己的名片和公司的介绍资料。

    “销售工程师,这头衔比经理什么的气派。你什么时候有了工程师的职称?哦,还有手机号,配手机了,你公司待遇不错啊!”

    这也是冯一平特批的,虽然现在大多数企业,能给销售一线的配个传呼机就算不错的待遇。但他还是提了出来,智通公司目前推出的针对工厂的管理系统,定价也在六位数,销售人员太过寒酸,对企业整体形象不利。

    “企业资源计划,这个我听说过,省重型机床厂好像花大价钱从国外引进了一套,你们公司现在就能做出这样的系统?”在社科联工作,方方面面的信息还是比较全。

    “功能差不多。但在适用上,目前跟国外的软件还有差距,就相当于他们的软件,核心处理器的工作频率是以g赫兹作为单位,而我们的,目前只能以作为单位,所以我们目前主要针对的是小型企业,处理能力更强的内核。目前正在研发。”

    “如果真能像你说的一样,那也很不错。有了成功的示范吗?”

    “有,已经在家公司成功运行,效果很显著。”

    “你眼光不错,这样的公司有前途,而且比那些只销售各类实体产品的公司,能创造更大的社会效益。”

    “是啊。所以我首先就想到了市里,有了这套系统,能大幅帮助企业提高效率,不就是额外的为市里的发展增加助力了吗?”

    “呵呵,你的口气倒是不小。”郑博赡笑着看着侄子。

    “叔叔。我这还真是事实就是的说,比如省重机,现在的和以前相比,效率至少提升了二十多倍,这你肯定知道的吧。”

    “好啦,你跟我说没用,今天先跟我回家吧,等你阿姨回来,你再跟她说。”

    于是,等方市长在下面视察了天后午回家时,就看到侄子笑着给她端过来一杯茶,“你可是稀客啊,什么时候来的?”

    “都来好几天了,一直在等你呢。”

    说起来,方市长还是喜欢和这些后辈们打交道,那些平辈的或者长辈的亲友们,随着她越升越高,现在和她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别扭,她也别扭,只有这些年轻人和小孩子,对她还是像以前一样。

    “等我?哦,我听佳怡说起过,不过你们公司不是销售软件的吗,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可就不知道了吧,他们公司的软件,就是关门为企业设计的,”还是系着围裙的郑博赡从厨房拿出一盘切成片的哈密瓜。

    “针对企业的?”

    “就是和省里的几家大型机械设备厂上的系统类似。”郑博赡介绍了一下。

    “进步很大啊乐志,现在坐都有坐相了。”方市长先夸了一句侄子,这家伙,以前来的时候,都是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就像是个无脊椎动物似的。

    “那是,我现在工作了嘛。”

    “跟我说说,你去过那么多公司,怎么就看了现在的这一家?”

    “这家公司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我们生产和销售的虽然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统商品,但公司的产品,恰恰又是为传统产业服务的,很好的把传统和现代结合在一起,不老套,也不像其它的虚拟产品那么虚无。”

    “这都是你们公司老板说的?”

    “不,我还没见过公司老板,招聘的时候,我见到的是技术总监,他可不善言辞,这是我自己总结出来的。”

    “招聘你的时候,公司知道你有这样的关系吗?”

    “没有,培训结束后,本来要把我派到其它地方,是我主动请缨要求来市里。”

    “那行,资料你先放这,我先看看。”

    方市长首先还是问丈夫,“这个系统,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用我们人打比方吧,一般来讲,身上各个神经系统的数据,最后反馈到大脑,然后就会得出结论,比如,几个小时没进食,或者运动量太大以后,我们会觉得饿了。

    但是,如果在我们身上装上一个类似这样的系统,那在还没感觉到饿的时候,它就会提醒你,按目前的工作或者运动强度,几个小时后你需要补充能量,而且会列出详细的清单来,比如最好需要补充多少大卡的热量,各种微量元素的需求等等,它还会告诉你,这些东西哪里买便宜,哪里买用的时间最短。”

    郑博赡这么一介绍,方市长马上就erp有了直观的了解,“老公,你真应该去写科普读物!”

    晚饭的时候,方市长主动跟侄子提起来,“资料我看了,吹嘘的不错,你就跟我说说,目前你们的产品,在哪些企业有过应用吧。”

    像她这种地位的官员,和一般人考虑问题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对待新鲜事物,他们更慎重,虽然现在牵涉到“信息化”这样的事,都是热点,如果做成了,给他们加分也不少,但是他们首先求的就是“稳”,消极点理解,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地位越高的官员就越是这样。

    其实这并不是他们的特质,从某种意义上说,企业规模上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包括私营企业在内,办企业就和办政府有些类似,管理人员和官员们也差不多,首先求的也是“稳”。

    “什么是吹嘘,阿姨,我们的这些数据,可是非常精准,都经过实践检验的。”

    “恩,不是吹嘘,那你跟我说说,目前哪些企业有用你们的系统?”

    “比如目前在市里有十家分店,省里也已经有十家分店的有佳便利,用的就是这套系统。”

    “就那几家小店?”方市长有些不屑,“我随便一个工厂,就比它所有的店加在一起还值钱。”

    “阿姨,便利店单店虽然小,但是除了比工厂少一个生产环节,其它都差不多,再说,这么多分布在不同地点的分店连接起来,系统要能正常运转,比一家集在一起的工厂要求更高。”

    这个理由方市长理解,就比如她以前在一当校长的时候一样,本部学生的规模再大,她管理起来都得心应手,但当和其它学校合作以后,那些在其它地方的人数并不多的合办班级,牵扯她的精力也不少。

    “那我考虑一下,看看哪个厂合适,不过你可不要抱太高期望,规模越大的企业,你们软件价格越高,硬件方面的投入也越大,顶多先给你找一家小规模的让你试试。”

    “那就挺好的,谢谢阿姨,你放心,到时我们公司一定把它办成一个样板工程。”

    方市长把侄子的事放在了心上,当然,这事如果真能成功,哪怕只有一家,能取得侄子所说的效果,那也算得上政绩工程,而且是一项新形势的政绩。

    她让秘书了解了一下,最后圈定了市工具厂。这是家生产各种手工具的老厂,在市属企业里,规模等,虽然产品传统,但质量过硬,目前销路还行,效益也可以,不过同比来看,这几年来,各项数据都在走下坡路,也到了亟需改革的时候,刚好可以让侄子试试水。

    她给曹副市长和轻工局的局长打电话通了气,又让秘书通知了工具厂的厂长书记,招呼到了位,剩下的工作,就只能靠侄子和他们公司的努力。

    洪浩然和王志强得到这个消息,都喜出望外,他们清楚在国有企业占比最大的情况下的工作难度,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意向。

    体制内的事情,王志强门清的很,他带着公司的一干人等,从曹副市长,轻工局长,到工具厂的各级领导,一路公关下来,最后,相关的人都很满意。

    在十月旬,智通就和工具厂达成了协议,为了让他们的系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客户能满意,洪浩然亲自带领着团队进驻,也力求利用这次机会,做出一个样板工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