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温柔贤惠的女孩子也是敏感而多疑的,回家后,黄静萍装作无意的问冯一平,“她们个里面,还是小芝最漂亮吧!”

    这话很不好回答,如实回答说是,她肯定会多想,会不开心;不如实回答,比如说,一般吧,或者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明显又太假,她还是会多想,还是会不开心。『,

    所以,冯一平选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句话不说,只笑着看着她。

    黄静萍装作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架不住冯一平一直不说话就看着她笑,她自己先忍不住,也笑了,然后拉着冯一平的手撒娇,“我是不是很小气?”

    她这么一说,主动权就回到了冯一平手里,开玩笑和她说小气也好,诚恳的说她不小气也罢,她都不会生气。

    冯一平还是决定开个玩笑,“就是,是你叫我去见你同学,完了还冤枉我,我感觉都成窦娥了我。”

    工具厂的工作进行的还算顺利,主要是从市长到副市长到轻工局和厂里的领导都很重视,而厂里的工人们,看着周围原来那效益还算好的老厂一个个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也切实的感觉到了压力,这个压力,一引导,就变成了动力,上有压力,下有动力,这样的事做起来就不太费力。

    王志强特意交待了郑乐志,要跟方市长勤汇报,所以他是一有空就朝叔叔阿姨家里跑,今天是星期天,更不例外。

    虽然名义上是双休,但像方市长这样的职位,实际上是保证不了的,昨天就差不多一天都在办公。今天还好,上午一直呆在家里。

    看着侄儿跟着忙前忙后的,她有些好笑,这孩子,一参加工作,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来。别假模假式的忙,过来坐,我正好有事问你。”

    郑乐志放下抹布,“什么事,阿姨?”

    “好好跟我说说你们公司的情况,”

    这是一个销售人员最基本的素质,郑乐志于是从公司的现在说到将来,并大谈产品的社会意义,把公司的软件拔高到促进社会的发张进步的程度上来。

    “呵呵。也只有你这个孩子相信这些,好,这个我知道,你说说那个便利店是怎么回事?”

    “便利店,重点就在便利二字,公司认为,不管什么时候,在零售业和用户的最后一公里。便利店始终是最关键也最重要的一环,大有可为。而且目前国内还没有有影响力的品牌,主要是和那些零散传统的小卖部竞争,是个难得的发展窗口。

    公司计划下半年在省城扩张到50家店,明年上半年在全省所有的地级市铺开,同时向省外扩张,计划在未来到五年的时间内。首先实现在全国大城市布点,与此同时,海外的扩张也已经有了前期的规划。”

    说实话,方市长对他这一番话颇不以为然,说破大天去。不过是一个小店罢了,能有多大前途?要是能开像她去沿海考察时看到的那些大卖场,那个才有前途,那样一建就是几千平米的仓储式超市,才是各地乐意引进的对象。

    郑乐志明显觉察到了阿姨的不以为然,有些激动,在培训的时候,他们可是被人事部的培训老师描绘的前景深深的打动了,“阿姨,你想一想,如果规模达到一万家店,单店日营业额一千块,那是什么概念?”

    这并不是说大话,就说国内的两桶油,后来旗下的便利店规模就分别多达两万家,并且成为平衡油品业务亏损的利器。

    “那就是四五十亿?”方市长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去年的统计结果表明,去年全市的gdp也就不到八十亿。

    “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就市里的十家店,目前平均单店销售都不止一千,随着经济的增长,销售额肯定也会同比增长,而且,公司计划将来的业务会越来越多,比如可以引入票务,邮政,复印,代收水电等公用事业费等,单店平均销售额到两千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是上百亿!

    “而且,门店上规模以后,对工农业的带动也很大,我们可以自己办厂,生产自有品牌的商品,比如各类农特产品的深加工,这样扶持出来几家年产值过亿的厂家很简单。”郑乐志有轻飘飘的给阿姨提前放了个卫星。

    这比那几十亿还有吸引力,那几十亿和市里关系不大,这个是可以争取留在市里的,要知道现在市里还没有一家产值过亿的企业,就是一个年产值过千万的企业投产,都值得她这个市长亲自去剪彩。

    郑乐志本来把阿姨忽悠得不错,连带着让她对公司的印象大为改观,谁知道没过几天,事情就出现了神转折。

    方市长一天下班后把他叫过去,“我昨天去了一家店看过,还不错!”她顿了一下。

    “同时,我发现货架是每个店必不可少的硬件,你们公司不是要在便利店这一块大力发展吗,将来对货架的需求量肯定也非常大,那与其从外面买,还不如自己生产,刚好市里的铝制品厂我们决定改制,生产类似的金属货架完全没有问题,你把这个问题和你们公司反映一下,看你们公司是不是可以参与进来。”

    铝制品厂的刘厂长,在纪委介入调查后,很快就被双规,之后揭露出来的问题触目惊心,包括厂党委书记、工会主席、一个副厂长,全部被牵连了出来,相当于铝制品厂党委全军覆没。

    要知道,前几年的时候,铝制品厂可是市里效益很好的企业,现在看来,它的衰败除了市场原因,这些蛀虫们也功不可没。

    原来的领导班子,也都接洽过一些合作的意向,比如原来的刘胖子,就一直在和一个温州商人接触,市里放出风声后,那家温州的企业马上派人过来,只不过提出的条件非常苛刻,相当于白送,而且只承诺安排一部分工人,同时,还要求市里代为融资,气得轻工局的代表当场拍了桌子。

    可是,这个问题不解决也不行,多拖一个月,市里就要多背一个月的包袱,估计那家温州企业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至少也要给他找个竞争对手,免得市里谈判的时候,处处被动。

    郑乐志感觉有些头大,好好的事,怎么一下就转折到参与国有企业改制上了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