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反馈到冯一平这里,果然和郑乐志想的如出一辙,冯一平第一反应就是想都不想的回绝了,开什么玩笑?参与破产的国企改制,这是好好的日子不想过了吗?

    他从来没想过在这场被一些人称作盛宴的大潮里分一杯羹,他不想也没必要占这个便宜,更不想被人硬拉进去,究其原因,很大的一部分在于国企的主体,工人身上。+,

    国企的工人有多么牛皮,说两点你就能知道。

    我们国家的根本**,宪法的总纲第一条就规定,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同时,在党章里,也是在总纲就开宗明义的讲,我们的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所以,后来某年春晚上的一句话,应该改成这样,“我是工人(国企)我骄傲!”

    明年就是建国五十周年,建国到现在,工厂的里工人,也已经换过两茬,在普遍把当厂长当做官的领导们的带领下,原来的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传承下来的不多,其它的一些不好的风气,倒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扬。

    所以,在我们国家,国企的工人,和非国企的工人,那完全是不同概念的两种生物,你没有那个荣幸成为国企工人一员,就很难理解光荣的国企工人的一些行为和逻辑,好多在一般人看来,相当不可思议的事,在他们眼里,再正常不过。

    这并非是凭空臆测,冯一平有过印象深刻的切身的经历。

    后来新世纪的时候,他卖了一台由泉城一家老牌国企生产的磨床。给一家生产自来水笔的私企,用来加工模具。

    这样精密的设备,厂家要派人来调试,并且,只有在调试完成,符合随机资料上的各项参数后。厂家才会签字验收,尾款才会结清。

    冯一平在火车站接到了厂家的技术员,一个年人,就提着一个工厂统一配发的包,见只是冯一平这个小伙子来接,很严肃,到了站前广场,见居然连车都没有一辆,更严肃。

    本来火车站有直达开发区的巴车。每人就两块钱,冯一平觉察到了他的不高兴,忍痛拦了一辆出租车,哪知那大爷并不买账。

    上车就坐在后排嘀咕,“你们集团不是很大的一家集团吗?怎么车都不派一辆。”

    冯一平以耐着性子给他解释,“我们集团是不小,不过一辆专车没卖过,唯有的一台奥迪。还是市里奖励的,由集团办公室管理。要用车,需要提前申请,今天刚好不巧,已经有其它公司申请了。”

    其实冯一平压根就没去申请,申请用车接待客户有规定,这样的技术员根本就不够格。

    这一页算是翻过去。年技术员马上提起另一件事,“我住在哪里?”

    冯一平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深意,很诚恳的跟他说,“开发区就有不少很干净实惠的宾馆,你们厂以前杨经理过来也住那一块。”

    “不把我安排到你们的招待所吗?”

    “啊。我们没有招待所。”

    “这么大的集团怎么连个招待所也没有?”

    冯一平现在也听出了他的意思,感情是想把住宿的补贴也省下来,“我们这那些比我们还大的集团,也没有听说有几家有招待所的。”

    等到了制笔厂门口,冯一平有些肉痛的付了近十块的出租车费,这笔费用,肯定是报不了的。

    这时,更让他无语的一幕出现了,制笔厂老板的奔驰刚好停在厂办公楼下,技术员就又抱怨,“这车不是不错吗,刚才怎么不派过去?”

    那一刻冯一平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真不知道你是来提供服务的还是当大爷的。

    他真的伺候不下去,把这位爷交给了模具车间的主任,撒腿就跑,但是很快,他就接到制笔厂老板的电话,那老板哭笑不得的跟他说,“这就是国营大厂的人?一个简单的调平,就明目张胆的要了包华!”

    冯一平无言以对!

    他以前接触的,都是这家厂里的销售人员,比如负责这块区域的杨经理,交流交往的时候很和谐,完全没有这些雷人的事情,怎么都是一个工厂出来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一个完全熟稔了现在的规则,一个就像出土物一样,偏偏他还自以为这正常的不能再正常,而且他也经常有出差的机会,那你就可以大胆想想,那些一直呆在国企那个小社会里的工人的观念会是什么样子。

    而且,那还是一个省会城市,还是在近二十年后,所以冯一平根本就不敢想象现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个地级市里的国企大爷们,得有多难伺候。

    就是真的要生产货架,冯一平也绝对会选择新建一家工厂。

    可是,拒绝很容易,但总不好直接让郑乐志对他阿姨说一声,“我们公司说没兴趣”就完了,那真的是一点礼数都不懂,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就他们这小身板,哪敢现在就把市长不当干部?

    冯一平只有又让周新宇专程过来处理这事,然后,通过郑乐志,周新宇得到了一个和方市长,的秘书,见面的机会。

    周新宇委婉的向市长秘书说明了公司的意愿,并保证,在以后筹建自有品牌商品的工厂时,一定优先考虑市里。

    市长秘书说的很委婉,委婉到周新宇当时还不明白,要通过郑乐志才知晓了大意,就是你们当一个托就行,这样市里也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周新宇只好来找冯一平,冯一平当然也不会同意,炒股成股东,炒房成房东,泡妞成老公这样的事太多,一个原本的托,最后就成了接盘的,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老周,我们要当托,肯定提的条件比另一家要优惠,要是到时就砸我们手里怎么办?那时想反悔都晚了。”

    周新宇说,“是,”周星宇也很清楚,如果到时还天真的指望市长秘书能出来说话,那就太幼稚。

    没办法,他只好再通过郑乐志,再一次约见市长秘书,大秘听了他的话,也没说什么,直接把他带到工厂和家属区转了一圈,主要就两个意思:工厂的硬件不错,工人和家属很苦。

    这这么一来,这事还真有点难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