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上进修班不比以前上课的时候,黄静萍一般都是下课就走,今天也一样,收拾好课本,和同桌的小苏打了声招呼就朝外面走。+◆,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方颍芝骑着车从后面追上来,“小萍!”

    黄静萍又不好装作没听到,只得停下来等她。

    “这阵子怎么不不出来玩?我们唱歌都去了好几次。”方颍芝很自来熟的推着车和黄静萍肩并肩的走。

    “最近比较忙,事比较多,真抽不出时间来。”

    “哦,也对,你那小男朋友现在都到高了,是挺忙的。”

    女孩子对这些事情自然很敏感,黄静萍当然不会主动告诉他冯一平是为工作上的事烦心,“对。”

    “你看,学习还是要劳逸结合,现在都已经是秋天了,南璐那边的枫叶已经很漂亮,就是太远,倒时我们能不能蹭你家的车,一起去看看?”

    “那我回去跟他商量一下吧,”黄静萍怕冯一平等他时间太长,高生可和他们不一样,还要上晚自习,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好耽搁。

    方颍芝看到黄静萍上了那辆银灰色的难看的车,有些难言的情绪在眼一闪而过。

    上次之后,她特意去问过在银行上班的表姐,听说这车要两百多万,她还不相信,以为表姐开玩笑呢,哪知表姐很认真的告诉她,只多不少,还问她在哪儿见到了这车。

    她当时就有些懵,现在爸妈闲聊时也会说原来的那些熟人,谁在南方赚了大钱,可他们说的,最多就十几万就很了不得,现在自己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开着一辆价值一两百万的车的人。而且年龄比她至少小岁,她有些五味杂陈。

    交了爸爸单位自建房的购房款后,她家一共就只有几千块的存款,新房住进去两年多,到现在还没装修,几百万。这个数量的财富已经超出现在的她的想象。而且他一辆车就两百多万,那他家得有多少钱,一千万?她有些不敢想。

    她停在校门口,以为那边会跟她打个招呼,谁知那边车窗都没摇下来,一溜烟的就走了。

    黄静萍看到方颍芝停在校门口那望着这边,隐隐的有些不快,“你还记得上次的哪个小芝吗?”

    “谁?”冯一平现在是真没心思想这些事,不过他这个反应很让黄静萍满意。“没事,很累吗?还是又碰到了烦心事?”

    “有一点麻烦,不过没事。”

    “恩,我相信你能处理好的。”黄静萍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他,“告诉你哦,今天晚上有螃蟹,回去一蒸就好,高兴吧!”

    自从觉察到冯一平喜欢海鲜。她就跟农贸市场里那个说是舟山的海产店老板说了,以后有什么新鲜的。一定给她留点。

    是啊,秋天了,现在不正是吃蟹的好时候吗。

    冯一平到厨房里看了看,池子里泡着四只青蟹,翻了一下“不错,挺肥的!”

    看着螃蟹还张牙舞爪的样子。黄静萍有些怕,躲在冯一平身后,“我按卖的那个人说的,水里面加了盐和白酒。”

    “对,这样挺好。”冯一平捞起一只,把两个大钳子卸掉,再用刷子细细的刷干净甲壳处的那些污垢,一只只的处理好,然后直接上锅蒸。

    为了应景,晚饭是在阳台上吃的,恰好此时正值夕阳西下,映红了天边的晚霞,江面上闪烁着粼粼的金光,风景很美,蟹很美味,就是时间紧了些,他都来不及咂摸那几只大钳子,就快到了上课的时间。

    他把那些蟹脚推给黄静萍,“你慢慢吃,我得赶紧走。”

    这个世上,得到了就要付出,这真是一个颠补不破的真理,借着市长的关系,他们在市里打开了一个缺口,那市长一而再再而坚持的事,他们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周末的午,冯一平扮作小跟班,跟着公司的一群人第一次来到市铝制品厂。

    这是一个有些年头的厂子,处在还算心的地带,主体建筑是五六十年代常见的那种灰色的房子,窗框上都上着绿漆,不过斑驳的厉害。

    接待他们的是厂里硕果仅存的一个副厂长,周新宇拒绝了在办公室坐坐的提议,带着抽调来的几个会计,从前往后,一个车间一个车间的看,每一台设备,都细细的按照铭牌上的信息记下来。

    垮塌了的车间,依然还是那个样子,当然,里面的所有设备全部搬的干干净净,周围拉着几根绳子,不让人靠近,天知道这剩下来的一截会不会塌呢。

    看过了厂里,又去家属区看了一下,有些触目惊心,冯一平有些看不下去,和电影“疯狂的石头”里那个家属区一样,副厂长一冒头,就有不少老人围上来,“厂长,我们的报销什么时候能批?”

    有的带着孩子的媳妇直接拦住他,“厂长,家里都快揭不开锅,工资能不能发,什么时候发?”

    好不容易突出重围,副厂长很不好意思的说,“让你们看笑话了,已经小半年没发工资。”

    转了一圈下来,冯一平也是感概颇多,除了一个城里人的身份,铝制品厂的这些工人们,其实并不比农村的活的舒坦,真是农村有农村的苦楚,城里有城里的难处。

    老话说,开门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住在城里,这些样样都要花钱买,不少人家还上有老下有小的,几个月没发工资,那些底子薄的家庭,还真的很难熬。

    当然,这里面也有观念的问题,现在这个时候,只要能放下身段来,找个事做养家糊口并不难,可是只要厂子还没彻底倒掉,大多数人依然抱着坐等的心态。

    “几位贵客去楼上坐坐吧。”副厂长热情的邀请他们,冯一平看了看楼前停着的辆车,一辆帕杰罗,一辆富康,一辆桑塔纳,微微摇了摇头,周新宇说,“不用,我们先回去抓紧时间研究。”

    周新宇开冯一平的车,李嘉和师姐坐在后排,冯一平问了她们一句,“设备怎么样?”

    李嘉的师姐,注册会计师李琳还是冷冷的,“具体的金额要回去才能确定,不过,百分之十以上的设备,年龄都比我们大,保养的也一般,估计总额不会太高。”

    周新宇看了冯一平一眼,“一平,我个人觉得,有这个机会,能和市里面搞好关系也不错,铝制品厂转型生产货架也还算对路。”

    李嘉也说,“就是,能有个抱大腿的机会还不把握住。”

    后面的面包车里,郑乐志疑惑的问开车的高志毅,“那个小伙子是谁?”

    高志毅一笑,“你不是总问老板是谁吗?”

    “他就是老板?”郑乐志满脸的不相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