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考虑的也是这件事,方市长伸出橄榄枝,接也可以,不接也能找到借口。△,

    接过橄榄枝,兼并铝制品厂,也不是不行。就看市里能提供什么条件,至于原厂长刘胖子联系的温州那一方,摆明是趁火打劫,而且资金还不足,竞争不过冯一平。

    这样还有一个好处,这也意味着冯一平和方市长搭上了关系,那镇里的厂子就更有保障一些。

    不过兼并铝制品厂,其它的都好说,最麻烦的是这些工人,最讽刺的是,铝制品厂现在最有价值的,恐怕也是这些工人。

    所以,最好的方案是,他再新建一座工厂,然后在这些人招聘工人,把那些有技术的,态度端正的一网打尽,然而,那样一来,铝制品厂就是彻底的没了希望。

    说心里话,冯一平还真有办个厂做货架的打算,货架不仅各种店里面要用,所有的仓库也少不了这玩意,市场还是挺大,不过他计划的是以后,而且最好是在省城,主要原因就是要尽量离原材料生产地近。

    生产货架的原材料是钢材,都死重死重的。马路上,货车司机是最大胆,最不要命的,你站马路边看看,装其它货的货车,都可以装的高高的,只有那些装钢材或者钢筋的车,里面要么是浅浅的一层,要么是不多的几捆,其实那已经超载了。

    这个厂要是办在镇里,光运输费用至少就得高出一成去,办在市里也能接受,不过他不能接受的是,方市长这几乎是类似硬压或者说是命令的方式。

    客观的说,还没占多大便宜呢。工具厂的那个单子,满打满算,到最后也赚不了十万块,现在就想他们帮着解决这么大一难题,有点像喝了她一杯大叶子茶,却要回报上一车飞天茅台一样。

    要是方市长到时帮着把市里最大的国企。市汽配厂的工作做通,也让他们上系统,那冯一平该回报什么?把市里所有的这些亏损企业全部打包收到篮子里吗?

    可以在保证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和官员合作,但双方要对等,各取所需,不然还不如不沾这一块,让他一直委曲求全的去迎合,抱歉,他没有重生的时候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更何况是现在。

    “让郑乐志直接跟方市长说,按计划,我们现在不考虑货架厂的事,但是,如果市里确实需要,我们也可以让计划提前,现在就考虑货架厂。

    关于货架厂,也有两套方案。兼并铝制品厂,或者是新建一家工厂。同时,不管哪种方案,我们都会全额出资,不用市里帮着融资。”

    这番话主要表达个意思,首先,货架厂的事。已经在计划,不是你方市长提一句,我们就跟着上这个项目,不然你到时提个冷柜厂的项目,我们是不是也要上?只不过。为了你方市长,我们可以让这个计划提前。

    第二层意思,我们会考虑在市里建厂,但兼并不是唯一的选项,最主要的出发点还是从公司的利益考虑,而不是你方市长的政绩。

    第,我们不打算占市里的便宜,市里更不要指望着占我们的便宜。

    “那好,我等下就告诉郑乐志。”周新宇很高兴,处理这样的事最伤脑细胞,眼下这个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

    “有结果了?”方市长见到郑乐志回来吃饭,就问了一句,前两天侄子可是躲着她,今天他回来吃饭,他们公司肯定是商量出了一个结果。

    按理说,她这个一市之长,不会这样去找一个公司帮忙,可是,这一块恰恰是她的短板,主要是因为她升迁的太快,之前又一直是在教育系统,手里的工商业方面的资源,真是有限的可怜。

    市铝制品厂这个盖子也是她揭开的,一定程度上,就已经得罪了主管工业的曹副市长,那边面对现在的乱摊子,怕是乐得看笑话,她当然也拉不下去脸去求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郑乐志几乎是一字不差的转述了冯一平的话,郑博赡听了就说,“呵呵,这话有水平,既给了你这个大市长面子,又不卑不亢,软有硬,我看啊,他们主要是担心你以后又会随便给他们出什么难题。”

    方市长当然能听出这几个意思,当然也有点不高兴,不过,也就是这样而已,她这样的官员,最拿手的就是各种利益的交换,只是让他们给工具厂上了一个系统,就要让他们帮着背这么大一个包袱,她也清楚,这个真有点不对等。

    “那行,叫你们公司尽快商量一个方案出来,我到时安排市经贸局和轻工局来和你们对口洽谈。”

    “好的,”郑乐志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难道是你们公司对你不满意?”方市长问他,如果是因为这事对郑乐志不满意,其实就是对她不满意。

    “不是,”郑乐志看了叔叔阿姨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不住,“叔,姨,你们相信吗?我们这几个公司的老板,可能还只是一个学生。”

    “恩,现在大学生创业也挺多。”郑博赡给老婆盛了一碗汤。

    “不是大学生,应该是个高生,听说还是在一读书。”

    “哦,”方市长也有了兴趣,他看了老公一眼,又觉得不现实,“真的?”

    “真的,原来一直没商量个结果出来,今天去工厂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虽然出面的还是我们周总,但拿主意的都是他,办公室主任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信。”

    “这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郑博赡不由得感概了一句。

    “呵呵,这说明,还是一教育的好。”一,是方市长仕途的起源地和福地,所以听到一的学生这么优秀,她也与有荣焉。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方市长用公筷给侄子夹了一筷子菜。

    “冯一平。”

    “冯一平?”闻言方市长的手停在半空,会是那次签约仪式上那个不顾校长的眼色,很有主见的冯一平,也是女儿上次提起过的那个冯一平吗?

    一琢磨这几件事,还真是如出一辙,都是既坚持了自己的立场,同时又兼顾了各方利益,看来,应该就是那个冯一平。

    方市长努力回想了一下,却只记得大概是个眉清目秀,高高瘦瘦,笑起来有些腼腆的男孩子,“那你给我们说说你这个小老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