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定下了调子,方市长那边的反馈也很积极,接下来的事,又落到周新宇头上,由他牵头,高志毅协助,从几个公司里挑人组成了一个团队,开始忙这件事。⊙,

    周新宇其实手上工作本来就很多,有佳在省城的扩张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这个月,至少得开十家以上的新店,方方面面的事都要他决定,他想找人交接都找不到,同时,心里话,他也舍不得交接。

    他现在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做事情的好时候,在原来的公司,虽然比一般的机关单位升迁要容易,但是,要想做到高层,论资排辈这样的事,肯定避免不了。

    在原公司的时候,他当时乐观的做过预计,如果自己一切发展顺利,公司也不会经常有高管空降而来,估计再过上十到十五年,在他快五十岁的时候,可以搬到公司总部最高的一层办公,但是,想自己的照片和简历,挂在集团官网领导介绍那一栏,那样的梦,只能在睡着的时候偶尔做做。

    但是现在不一样,如果不出意外,有佳公司一把手的位子,肯定非他莫属,按冯一平的规划和现在的执行力度来看,有佳将来肯定不是个小打小闹的摊子。

    有佳现在就着眼全国,谋求布局海外,而他的老东家,现在还一心想着怎么在当地做土霸王,孰高孰低,一看便知,假以时日,有佳把他的老东家摔在身后,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现在有时都在想,几年后要如何衣锦还乡呢?或者是几年后在业内的会议上,碰到当初连给他开车门的机会都没有的原集团老总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呢?

    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追求的人。他们不会嫌老板吩咐下来的事情多,他们反倒唯恐事情很多,却没有一件要让他负责,真到那时,怕是就要自觉的准备辞职报告。

    和他一样的,还有高志毅。几个公司不管什么事,他也都要参与,在回省城之前,他交给冯一平一份报告,那是关于省城写字楼和酒店概况的调研报告。

    他的结论是,目前省城现有的写字楼是有些稀缺,但是在建的也不少,而且要建写字楼,肯定要在心区。而且不能小打小闹,至少得二十层以上,建筑面积四万平米以上,不然到时招租会成问题,因为不管是国内的企业还是外企,当然都希望自己办公的地方越气派越好,这样一来,投资很大。至少得在五千万以上。

    酒店这样的旅游地产,也很稀缺。高档,四星及以上的酒店也不多,参照国外经验,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个需求肯定越来越大,同时。酒店不一定要求选址在心区,地价便宜,另外,酒店是一个综合性的商业建筑,可以整合进商场、餐饮、娱乐等设施。相对风险较小。

    冯一平看了那图并茂的厚厚的报告,心里想,这胖哥莫不是和我有个一样的梦?

    所以他很从善如流的定了下来,还是先考虑建一个酒店,前期工作,他想让小舅牵头做,在这样几千万的投资过程,肯定会在省城积累一些政商两界的人脉,交给小舅,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当然,这事目前好像只有小舅能做,再压给周新宇,那也说不过去。

    忙的不可开交的周新宇,刚和员工培训的负责人通完电话,这一次,在冯一平他们县的技校,有佳正在培训新的一百个学员,目前各方面工作进展顺利,勉强跟得上分店扩张的速度。

    可是,这样也有一个隐患,所有一线的店员,如果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好像也不太妥当,还是应该跟冯一平提提,扩大招聘的地域。

    他正组织语言呢,手机响了起来,这是一个陌生号码,“请问是周总吗?”一个男人在电话里问。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呵呵,周总你好,小姓吕,久仰周总大名,就是无缘一见,不知周总今天有没有时间,能和我见面谈谈?”

    “对不起,我还是没想起来您是哪位?”

    “周总不知道我也正常,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原来一直和铝制品厂的刘厂长洽谈合作的那一位。”

    这下周星宇明白过来,原来就是那个温州老板,“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对方这个时候找上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冯一平在吃晚饭的时候接到了周新宇的电话,“什么,另一方找上了你?”靠,这些人消息还真灵通,“对,我觉得你处理的对,还是不要搭理他吧。”

    老实讲,冯一平对这种费尽心思,把集体财产揣到自己荷包里的行为深恶痛绝,他又没想这趁这次机会占市里多大便宜,所以也觉得没什么好谈的。

    哪知,第二天刚上班不久,吕姓商人就自己找到了有佳公司的办公室,指名要见周新宇。

    吕老板四十来岁,稍黑,但油光满面,留个板寸头,挺着规模可观的将军肚,黄夹克配红色体桖衫,脖子上挂着条小链子,看上去很精明,但一直笑着,感觉蛮和善的。

    另外,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有一个妖娆的女秘书帮他拿着包。

    “周总,我看贵公司业务忙碌,我们是不是另外找个地方聊聊?”

    新租的写字楼面积也不大,和原来一样,会议室也坐满了办公的人,去外面也好,周新宇朝高志毅招了招手,“小高,跟我出去一趟。”

    吕老板开着一辆本地牌照的奔驰走在前面,他们俩还是开着一辆面包车,跟着到了一家茶楼,途,吕老板他们还在一家银行停了一下。

    进了包间,吕老板握住周星宇的手热情的摇了几下,从秘书手里接过来一张名片,“正式认识一下,敝姓吕,吕有富。”

    周新宇接过来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有四五行的头衔,最上面的一个是,庄豪集团董事长。

    “吕董,按理说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所以,我不明白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不知这位是?”吕老板看着高志毅问。

    “这是我助理,有什么话吕老板大可放心说。”周新宇把高志毅给降了几级。

    “那就好,”吕老板朝高志毅点了点头,“我托个大,称呼你一声周老弟,正是因为我们是对手,才有可谈的呀。”

    “吕老板,我现在真还挺忙的,有话你就直说,好吧。”周新宇是真没耐心和他磨,那边还一摊事呢。

    “周老弟痛快,那我也就不转弯子。铝制品厂,是我吕某人先看上的,各方面也差不多谈妥了,周老弟这样半路插进来,可是有些不合规矩啊。”

    “吕老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据我所知,铝制品厂是一家国有企业,不存在谁看上看不上的问题,而且改制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敲定,我们这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没有和谁过不去的意思。”

    “周总,你们的主业应该是便利店吧,涉足这样的制造行业,是不是有些跨过界?”这是吕老板的秘书帮腔。

    “我想我没有必要向二位解释我们公司的商业计划,我只是重申一点,我们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见猎心喜。”

    “也不瞒周老弟,我老吕是看上了铝制品厂,前期投入已经不少,我是志在必得,周老弟掺和进来,可真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听出了周新宇话里的意思,吕老板索性摊开了说,“说起来,在这,我和周老弟也算得上半个老乡,我知道周老弟也是替人打工,出门在外,都为的是求财,所以这一次,希望周老弟能抬抬手,事后定有厚报,当然,这位小高兄弟也有一份。”

    吕老板的秘书马上从随身的坤包里摸出一厚一薄两个信封来,分别推到他们两个面前,“这是先期的一点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二位请一定收下。”

    周新宇笑着把那个信封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吕老板一看这个,放松了下来,气定神闲的端起茶杯。

    “吕老板这出手真大方,差不多赶上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周新宇笑着对高志毅说。

    “我这个应该比我一个月的工资多。”高志毅也笑。

    于是吕老板好悬没被一口茶呛到,气定神闲没做到,有点气急败坏,谁想到有佳给周新宇发这么高的工资呢,“周老弟,没事,这只是一点见面礼,日后定有重谢,小梁,马上再去银行取。”他对一边也有些惊讶的秘书说。

    “不必,吕老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小高,我们走。”

    吕老板过来拦在门口,“周老弟,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你说对吧!”

    “请让让,”周新宇不理他,带着高志毅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原来还满脸笑的吕老板脸也冷了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板,接下来怎么办?”梁秘书问他。

    “马上联系东华区的姜副区长,让他找人查查他们在市里的那几家店。”铝制品厂就在东华区辖下,吕老板公关了一年多,关系不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