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东华区安居小区出口处的一家便利店,刚开门不久,一辆车上喷着“工商执法”的面包车就“嘎吱”停在门口,下来两个带大盖帽的。≧,

    上午值班的是个女孩子,她以为这两个是来买东西的,还笑着来了一句“欢迎光临!”

    那两个理也不理他,其的一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对她晃了晃,“工商局的。”

    两个人在店里转了几圈,然后直接来到收银台前,拿笔刷刷写了一张罚款单,说有食品标签不详,罚款一千,这还不算,走之前随手在货架上拿走了几条巧克力,说是要去化验。

    看到那张千元的罚单,加上没凭没据被拿走的巧克力,第一次经历这样阵仗的小姑娘有些慌,可是还没等她通知公司,又一辆喷着“物价稽查”的车停在门口,还是两个制服大盖帽的人走进来,这一次速度很快,看着门口促销的“买一送一”的纸巾,马上刷刷写了一张罚单,“宣传用语模糊,”还是罚款一千。

    跟着来的是质监局,同样是在店里转了一圈,然后以商品标示不规范为由,留下了一张千元罚单。

    然后消防局的来了,说消防检查不合格,依然是罚款一千,而且还责令限期整改。

    …………

    这一拨接一拨的,把周围那些邻居都引过来看热闹,等到税务的走了以后,旁边诊所的那个大夫对她说,“姑娘,你们这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叫你们老板赶快想办法吧!”

    冯一平午下课后得到了消息,不仅仅是这一个店。东华区的另一个店也是同样的遭遇,联系周新宇昨天的经历,他不难猜出,这肯定是那个吕老板动用了关系。

    他都气得想笑,你一个外来人,欺负我这个本地人不说。还没怎么摸清这边的底细,就直接上手段,这可真是在作死。

    他让周新宇放下手头上的事,立即赶到市里,由郑乐志带着,直接去见方市长。

    等周新宇下午赶到市里的时候,东华区的这些执法人员,居然跑到属于梁湖区商业街的那家店去照样来了一套,且他们充分考虑到这家店生意好。所以罚款也相应的翻了一倍,每张两千起。

    这下,自以为给公司添了麻烦的,郑乐志直接去市政府找他阿姨。

    于是,等方市长开完一个两个多钟头的长会后,一会到办公室,秘书就拿出了那近二十张,总额两万多的行政处罚通知书。并且把温州的吕老板昨天去找周新宇的事说了一下。

    方市长扫了几眼那一摞单子,“你带有佳公司去铝制品厂的那一次。知道的人多吗?”

    她首先要分清楚,这是有人不知情,没搞清楚有佳的底细呢,还是明明知道有佳是她的秘书请来的,还要这样上手段。

    “那天我是午休息的时候带他们去的,是比较匆忙。后来的几次,我都是电话交待下去。”

    “嗯,”方市长也想清楚了,她的秘书的动向,肯定有人关注。那就是知道有佳的底细的可能性大,这究竟是警告有佳呢,还是想对她说什么?

    “给我接东华区老岳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东华区岳区长正在和几个副区长开会,方市长迎头就是一顿数落,“岳区长,你们东华区的执法机关真是爱岗敬业,一个上午,有行政处罚权利的的单位,几乎一个不落,全都去一个公司名下的两家便利店执法,这还不说,下午居然跑到梁湖区,到那家公司的另一家店翻倍罚一通,市里正在和这家公司洽谈一个招商项目,现在好,别人把状都直接告到我面前了,你教教我,我该怎么跟对方说?”

    岳区长听了一头雾水,“方市长,我不清楚您说的这个情况,不过我马上查,下班前一定给您一个交待。”

    “叫人把这些单据拿回去,”方市长说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挨了一通训的岳区长回到会议室,冷着脸问,“上午有谁安排联合执法了吗?”

    大家都面面相觑,只有主管商业的姜副区长本能的觉得不对,不过这事也瞒不住,只得硬着头皮说,“我听说,好像是近来不少群众举报一家便利店,区里的相关单位上午就去核实了一下,工商局的同志临走前跟我说了一声。”

    “接到了举报,当然要查,可是,为什么我们区的这些人,下午还跑到梁湖区去执法,而且同样还是那家公司的便利店?”

    姜副区长还以为有佳走了岳区长的关系,马上说,“跨辖区执法的事,我马上查。”

    “等等老姜,”岳区长拦住了他,“这家公司正在跟市长谈一个项目,现在好,别人把我们的那一摞处罚单直接交给了方市长,说我们市投资环境太差,要断谈判,市长问我该怎么跟对方说,大家教教我,我该怎么说?说我们的同志工作太积极?还是说我们的一些同志,受人蒙蔽?”

    其它的几个副区长,都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不动声色的暗看着姜副区长,呵呵,看着比人要倒霉什么的,最可乐了。

    姜副区长坐立不安,心里把吕老板给骂死,不是说有佳是个没什么背景的省里的公司吗?别人都直接和市长谈上了,还没背景?

    “岳区长,这件事我马上处理,一定让你满意。”

    “不是让我满意,是要让方市长满意,要让投资商满意,正好,方市长让我们去把那些处罚单拿回来,老姜你顺道处理一下吧。”

    姜副区长在市政府等到下班,也没能见到方市长,方市长的秘书把那些单子交给他,“市长说了,该赔礼就赔礼,该道歉就道歉,总之,一定要把事情解释清楚,一定要打消他们的顾虑。”

    姜副区长把他拉到一边,“吴主任,晚上赏脸一起吧,放心,您只要帮着打打圆场就好,道歉赔礼的事都我们来做。”

    吴秘书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做通有佳的工作,也是他的职责之一。

    于是,当天晚上,姜副区长做东,白天去执法过的那些单位头头们,都跟着出席,宴请周新宇和高志毅,以及郑乐志。

    周新宇拿乔了几句,在大家都敬了一圈酒之后,就再也没提这事,市长是有任期的,下面这些办事的可没有,把他们得罪了,没什么好处。

    而且,按理,这些单位是要有佳以后要派人去亲自拜访的,刚好今天给聚齐了,还真省了不少事。

    于是,席间宾主尽欢,周新宇借这个机会,和那些行局的领导们聊的很好,还一一定下了去拜访的时间。

    等酒席散了,送走了吴秘书,姜副区长带着他们来到隔壁的一间茶楼,一开包厢门,吕老板就躬着腰小跑着过来迎接周新宇,这次也没叫他周老弟,“周总,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行事鲁莽,要打要罚,你划下道来,我全都认了。”

    “来,大家坐,”姜副区长说,“老吕爽快,我看周总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我就当个和事佬,改天老吕你做东,好好向周总认个错,行吧,周总!”

    梁秘书拿过来个精致的小袋子,“对不起周总,给您添麻烦了,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一定收下!”

    “真不用,”周新宇忙不迭的往外推,“姜副区长说的,我肯定要听,不过,真不吕老板用破费,也没造成什么后果,事情说开了就好。”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和高志毅一起,有意无意的总看着郑乐志,呵呵,他们不知道,这可是和吴秘书一样,经常能见到方市长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