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这一回合,估计吕有富会重新慎重考虑他的条件,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想占尽便宜,还要让大家把他当救世主。¥℉,

    他后续会怎么做,冯一平不太关心也不太担心,只要明白一点就好,冯一平没想着占便宜,吕有富想的尽是占便宜,即便他把相关的关系公关的再好,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悬念吧。

    方市长后续会怎么做,是不是要查给她上眼药的人,是不是要从铝制品厂进去的那一拨人身上再往根子里挖,那是她的事,冯一平也不关心,当然,也关心不上。

    他刚从工具厂回来,那的工作进展的很顺利,洪浩然说,再过半个月,这项工作可以结束。

    黄静萍的性格真的挺好,在日常相处的时候,冯一平不要求,她不会主动掺和他的事,更不是那种经常说“别人的男朋友如何如何”,督促着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要向谁学习,要向谁看齐的人。

    老实说,要是碰上那样的一个女朋友或者老婆也是够够的,小时候,我们从父母口听多了“别人家的孩子,”要是长大成人后,还要听着女朋友或者老婆总是说“别人的男朋友,”或者“别人的老公”,那也太悲催了些。

    前一阵子冯一平挺忙,这两天稍微好点,黄静萍就想着,还是趁这个机会出去走一走,让冯一平也放松一下,所以她同意了方颍芝的要求,还同样邀上了小苏和小晴。

    冯一平对这样的事,是无可无不可的,虽然香山红叶后来也去看过,但老家附近的,还一直没有那个眼福去看看。

    在财校门口集合的时候。小晴带来了他的男朋友,让黄静萍惊讶的是,方颍芝也带来了一个人,开着一辆面包车,那个是身材敦厚的哥们,看上去就比这一群人要老成些。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冯一平。觉得有些威胁,小晴的男朋友拉着小晴上了面包车,这样,后座上的小苏就在冯一平车上享受着领导的待遇。

    秋高气爽,这样的天气确实也适合出游,更适合放一首应景的歌。

    现在适合旅行的歌曲还不多,冯一平把刚从洪浩然那拿来的盘放进cd里,这是电影《毕业生》的原声版,它主题曲寂静之声和插曲斯卡布罗集市。冯一平都很喜欢,特别是寂静之声,他觉得这个时候放也蛮搭的。

    这两首歌都是由美国的男声双重唱组合西蒙和加芬克尔演唱,很经典,很完美,很好听,两个女孩子只听了一遍就喜欢上了,然后不停的叫他重放。

    “这张碟子怎么我原来没听过?”黄静萍拿着碟片附带的歌词问冯一平。

    “昨天才从洪浩然那拿到这张碟子。我也是第一次听。”

    小苏解开安全带,趴在副驾座椅后面。和黄静萍一边看着歌词一边哼,这样可不行,要是遇上什么事一个急刹,她非得冲到前挡风上去不可,安全第一,冯一平找了车少的地。靠边停了下车,让黄静萍也坐到后面去。

    这下是安全了,可冯一平快被他们两个烦死,歌词里不认识的单词太多,她们动辄就问冯一平。这个单词怎么读,什么意思。

    开了一个半小时,到了一个服务区,后面的面包车超过冯一平,在服务区里停下来,冯一平也跟进去,大家花了几分钟解决个人问题,回来的时候,黄静萍还是坐在后排,她和小苏现在积极的很,准备把歌词抄一遍,然后背熟。

    车已经发动了,冯一平正准备走,方颍芝突然从面包车上跑过来,拉开门,直接坐在副驾上,这下,后排的黄静萍脸色有些不好看,再也没心思和小苏抄歌词。

    “不好意思,你们可能都误会了,开面包车的那个,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明知道我对他一点意思没有,还是死缠着我不放,昨天听说我们今天要出去玩,死皮赖脸的跟过来,轰也轰不走,我是真不耐烦了,才想跑到你车上躲一躲,不妨碍你们吧?”

    “没事,”冯一平看也不看她,他总觉得方颍芝的这番话,好像更多的是在说明自己有多出色抢手。

    黄静萍在后座就有些气鼓鼓的,她一直就觉得,这个姓方的有些居心不良,果然如此,亏得出发的时候还相信了她。

    于是,接下来,每到一个服务区,黄静萍就要求停车,不是去买点东西,就是去上厕所,冯一平也明白她的意思,也跟着下去,可是方颍芝就是坐在副驾上不动,好像屁股生了根一样,就算黄静萍借口到手套箱拿东西,她也只往旁边让,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把黄静萍给气得。

    所以车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方颍芝总找话和冯一平说,但是她问的问题,轮不到冯一平回答,都是由后排冷着个脸的黄静萍来抢答,这样的局面,小苏也应该是早有察觉,但她就一直装傻,一路上只跟歌词较劲。

    好在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在黄静萍眼忍无可忍的边缘,看着就要爆发的时候,南璐到了。

    这也是一个不大的县城,论规模,好像还比不上冯一平他们县,但干净整洁,安宁祥和。也有一条河在城边蜿蜒流过,此时是枯水期,河水只有浅浅的一层,露出河底成片绿色的青苔来。

    他们在城里绕了一圈,最后停在县里新建的十二层酒店前,这是南璐唯一的星级酒店,专门为了旅游而建。

    一下车,黄静萍就跑过来挽住冯一平的胳膊,颇有些示威和宣示的意味。

    这么些人一起,小晴和他男朋友也不好意思单独开一间房,于是四个女孩子开两间,另外的两位仁兄一间,冯一平一个人住一间,刚刚好,他也没有和一个陌生人共处一室的习惯。

    一到房间放下东西,黄静萍就拉着冯一平出去逛街,连小苏也顾不上管,冯一平觉真心得她不是要逛街,而是要让他躲着方颍芝。

    内陆地区的县城,说起来都差不多,格局也类似,他们俩手挽手,差不多绕城转了一圈,连晚饭也没回来吃,在外面的那些摊子上,杂杂八的每样都吃了一点,冯一平最意的是一个摊子的烤鱼,没有配上什么酱料,吃起来就格外的柔嫩鲜香。

    回到酒店后,黄静萍看着走廊里空荡荡的,很满意,“早点睡啊,明早我来叫你。”

    “你也早点睡。”

    冯一平还没刷完牙呢,就有人敲门,他从猫眼里一看,黄静萍提着包站在门口,“怎么了?”

    “小苏还在洗澡,我先来你这边洗。”她麻溜的闪进门来。

    冯一平当然也不好说不,可是,家里还好,在酒店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经历,真让冯一平觉得煎熬。

    他躺在床上看电视,其实也无心看,只是机械的按着遥控,不停的换台,没一会,卫生间的门打开来,黄静萍穿着衬衫,一边刷牙,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看他这样,忙说,“唉呀,你怎么能这样看电视,多伤眼睛呀,没好看的就关了吧。”也不顾这样子说话,牙膏沫有些都喷到了衣服上。

    关了还真不行,冯一平现在需要有点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于是他停在一个播新闻的频道,当然,这会新闻的功效,其实就相当于佛经这样能让人平静下来的东西。

    黄静萍嘟囔了一句,“新闻有什么看头。”

    就这么一会,又响起了敲门声,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呢?黄静萍和冯一平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走到猫眼那一看,果然,她把门一把拉开,就看到方颍芝站在门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