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姜哥,今天来的这么早。←,”梁秘书看了看姜副区长面前的空茶杯,忙着给他续上了一杯。

    把这样一个没几年就要退休的老爷子叫哥,梁秘书这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和后来那个全国人民都知道她六十多岁,偏偏总爱上传自己“粉嫩如少女”照片的那个女明星也不遑多让。

    “呵呵,这不是几天不见,有些想念吗?”姜哥,姜副区长顺手就摸上了梁秘书的小手。

    如果要给给女人分类,估计会有好多种分法,有一种很简答,就两种,一种是你见了,就会想费尽心思带她回家做老婆,另一种你见了,也会费尽心思,不过是带她去酒店上床。

    不知道梁秘书的真实性情如何,但只从卖相,不,从外相上来看,她妥妥的就是后一种。

    梁秘书让姜哥占了那么几秒钟的便宜,就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给吕老板倒茶,“这话说的,姜哥,这几天可是你自己说不方便的哦。”

    姜副区长这几天确实不方便见他们,刚刚把一个漏子直接捅到了市长面前,怎么也得收敛几天。

    坐在姜副区长斜对面的吕老板对他当着自己的面,占自己小秘便宜的事,不知道是熟视无睹呢,还是装作没看到,总之是浑不在意。

    他喝了一口茶,“姜哥,这个有佳现在看来是铁了心要跟我争,那我们原来商定的那些全都没用,老弟我该怎么办?姜哥你一定要教我。”

    吕有富原来就是沿海的一渔民,胆大心黑,早些年打鱼,后来倒鱼,间抓住机会倒卖国库券。赚了一笔,然后是什么赚钱倒什么,虽然名声不大好,不过钱是赚了些,前两年,一些朋友说搞小水电赚钱。他就跟着到东部几个省转了一圈,发现还真不错,就跟着投了两个。

    不过这样的事,他后来再也没干,因为他发现了来钱更快的事。

    他发现,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地方的官员,胆子越大,真的,比他还胆大。只要有钱奉上,没什么不敢干的。

    他公关好了一个县的官员,以极低的价钱,将一座十年代大修水利时建的水电站买到了手,然后没多久就把这个很有改造潜力的老电站转卖给了老乡们,这一进一出,除掉各项费用,他的荷包里就多上了几十万。

    尝到甜头的他。后来就干上了瘾,到处找这些有利可图的项目。恰好,那些有想法的官员们,也需要一个八面玲珑的投资商来掩护,所以他这几年是顺风顺水,赚的盆满钵也满,个人财富飞快的奔着八位数而去。

    铝制品厂这事。他们已经运作了有一段时间,说白了,他们原来有两套方案,一个是以原厂长刘胖子为首的领导层收购,一个就是他以投资商的名义收购。两方来一场省钱第一的友谊收购赛。

    谁知道一场大雨下来,一下子就祸起萧墙,车间一跨,刘胖子也跟着被关了进去,然后顺带着牵连进去一串人,只剩下他这一个备选方案。

    原本这也没什么,可是这下子直接引起了市长的关注,然后,有佳就被引了进来。

    “你跟我说实话,资金你现在真的筹措不出来?”姜副区长的这话,沁着一股冷意。

    “真的,姜哥,我所有的钱,都投在老家的一个房产项目上,真的抽不出来。”

    梁秘书主动把自己的小手覆在姜区长的手上,“是啊姜哥,那个项目还在搞基建呢,不过呢,等预售证一下来,就可以收些钱回来,现在老吕手头是真紧。”

    “那就是比资金,我们比不过,看来只能从其它方面想办法给有佳添点堵。”

    “要不,就说有佳收购的意图,就是为了那近百亩地?”吕有富说。

    “愚蠢,你现在把这样的话放出去,以后我们这么运作?”他们的真正意图,才是那近百亩地,现在主动提这个,不是给自己挖坑吗?

    “那,要不就说有佳根本没有生产方面的经验?”

    “他们是没有,但他们自身就有这方面的需求,你呢,一没经验,二没需求,不是更不合格?”

    吕老板说一条,姜副区长就反驳一条。

    “是,可是,你说该怎么办?”

    “我想想,”姜副区长一下下的轻轻拍着梁秘书的小手,“有佳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资金充裕,收购后的生产也有保证,我们的优势,我们的优势……,”他沉吟着端起茶杯,里面已经空了,吕老板连忙亲自给他倒满。

    “我们的优势就是关系,那个有佳初来乍到,和大家只是泛泛之交,这一点跟我们根本没法比,所以,我们就扬长避短。”

    姜副区长现在茶也不喝,“这样,我们不寻求收购,可以和铝制品厂合资,有佳在东华去和轻工局没什么过硬关系,合资这样的事,估计是不会干的。”

    他猜的真没错,只要是合资,冯一平绝对懒得废话。

    吕老板听了,也是一脸苦色,合资这事,他当然也不愿意,“老吕啊老吕,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区里有我,轻工局局有老刘,财政局也有我们的人,市政府里还有我们的人,先用合资这样的条件把有佳挤走,至于以后怎么办,有我们这些人在,那还不是简单的很?

    市长也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个小厂子,再说,谁知道她能干几年?我们这些人可不一样,比如说我,是要在这个副区长的位子上退休的,我可就指着这块地将来开发的钱当养老金呢,我会比你上心,放心吧!”

    晚上,顺道在仓库那混了餐饭吃的冯一平回家后,看到了小舅发过来的传真,处地方,代表了个特色,一处是在市心,一处是在机场大道旁,靠近将要建成的高尔夫球场,最后一处,前面临江,后面又有湖,风景独好。

    冯一平把这处标在大地图上,用心回想了一会,小舅果然比他运气好,这个地方,不在后来的轻轨线上,也不在高铁线上,和后来扩建的立交桥也离的很远,总之,虽然各有买点,但都很不错。

    不考虑其它的,他个人最喜欢的,还是最后的那一块地,省城的特色就是沿江,而且湖多,这一块地把这两个特点都囊括了进去,别人他不清楚,以他自己的经验而言,去其它城市出差,首选就是这样富有地方特色的酒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