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高高兴兴的从家里回来,马上听冯一平说了方颍芝来家里的事,当时那个表情啊,冯一平好长时间后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哦,她来了?”黄静萍尽量装的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两边气得鼓鼓的腮帮子却怎么也掩盖不住,想挤个笑脸出来,却怎么也做不到,冯一平觉得,她眼睛里愤怒的小火苗,现在绝对能点燃一座山。

    “那是她带来的苹果,”冯一平指着还放在墙根的那个小纸箱对她说。

    “这样的东西,好看是好看,单里面说不定就有烂的。”好像在这些事上,女孩子们自然而然的就会说出一些语带双关的话来,而且绝对不显得突兀。

    “对,我看都没看呢,让她在家也就坐了十多分钟吧,然后就说有事,把她送出门,之后就一直呆在仓库那。”

    冯一平后来经验告诉他,这样的事,说比不说好,早说比晚说好。

    果然,听她说完,黄静萍的脸马上就解冻了,高高兴兴的从包里往外拿东西,“这是我妈炒的南瓜子,这是她给你做的布鞋,还有堂嫂纳的鞋垫,看,好看吧!”

    这东西吧,虽然是个实用品,但因为纳起来很费功夫,还要花钱买各种彩线,一般也就是农村那些出嫁的大姑娘为自己准备嫁妆时做的多一些,像这一双,肯定是她堂嫂出嫁前就已经做好的,东西虽轻,情意却重。

    “好看,”冯一平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手工鞋垫,怎么说呢。图案都很传统,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至于真的好看吗,好吧,冯一平觉得很亲切。

    而且这东西,其实不吸汗。而且有些硬,冯一平觉得它最大的用途,就是放着看。

    其实这也是它的一大功能之一,那些新嫁的小媳妇们,确实是经常把自己出阁前的这些针线活,拿给到家里串门的那些姑娘媳妇看,潜台词就是说,看,我是多心灵手巧。

    黄静萍还没献完宝。“这是爷爷自己做的炸辣椒干,”

    这个也算他们这的特色小吃吧,把辣椒剁成末,和上粉,面粉行,糯米粉也行,加盐调味,然后切成小条状。晒干后,放到油锅里炸。焦脆香辣,可以做菜,有时也被当作零食。

    比如初的时候,就有同学把这带到学校里,虽然知道是菜,有事没事的就拿几块出来嚼。然后不到两天呢,一个星期的菜全被他当零食吃了个精光。

    自从爸妈到省城以后,冯一平就没吃过这个,此时闻着那香里带着辣的味道,想夸一句。不过,还没说话,就先打了一个喷嚏。

    “还有,这是四斤猪板油,让我们自己把油熬出来,”她提出一卷白白的,肉乎乎的东西来。

    这也是个好东西,乡下再缺钱的人家,出了猪之后,这一般都是不卖的,特别是那些青菜,比如现在遭霜打过后的小青菜,用这油一炒,那味道,绝了!

    “还有花生,红薯干,南瓜干,茶叶……,”黄静萍一样样的往外拿,冯一平一样样的往厨房柜子里收,“你怎么拿了这么多?”

    “家里知道有车接我,什么都要我带,有些我看到外面有卖的,懒的拿,不然更多。”冯一平怎么觉得,她回家,好像是一副回娘家的姿态。

    忙好后,黄静萍拿给冯一平一个信封,“怎么又拿回来了?”

    “我爸妈说,这个不能收,而且,里面还多了一千,是他们给我的。”

    “那就先放着,以后一起给他们。”老实说,冯一平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他本来还存了小心,想多给点吧,又怕后来她家里胃口太大,才定下来一个月五百,结果他们不收不说,还给了黄静萍一千,这样看来,她爸妈还是很明事理的。

    晚自习后,黄静萍还是老规矩,挤在冯一平怀里看电视,“以后不许她到家里来!”呵呵,冯一平就知道这事她还没放下。

    “恩,坚决不给她开门!”

    “说真的,你找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找她,”黄静萍认真的对他说,“学校追她的人很多,可是她,”

    “只选贵的,不选对的是吧,”冯一平帮她把话补完全。

    “对,就是这样,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我像你啊,看个人都看不准。”

    “哪有,我原来没跟她打交道,逛街那一次,是小晴事先没跟我说,把她叫来的。”

    又是一个周六的下午,以梅义良为首的一行人,在几个殷勤的政府官员的带领下,再一次勘察市心的那块地,冯一平混在里面,很不起眼。

    这块地靠近人民路,有二十亩大小,前面临街,后面是一片老旧的小区,估计过上几年就会拆迁。

    面积是够,不过冯一平不太满意,后来市心的酒店扎堆,而且同质度很高,想要做出一些特色来,比较难。

    机场大道旁边的那块,地方够大,周边风景也不错,就是有点偏,在这一块开发别墅挺好,做酒店就可能有点孤芳自赏的意思。

    最后的那块地,冯一平一看就喜欢上了。

    它其实是陆上向江里突出的一部分,有点像个半岛,在后面的湖,和前面的江之间,夹着一块一百多亩的地,这一块,现在是名副其实的荒地,杂草丛生。

    现在到这也很麻烦,要从沿江大道绕很远的一段路,从半岛的后面进来,再到这最前面,不过,冯一平看着江湾对面的沿江大道,笑了,哈哈。

    后来有个成功的地产商最爱干这样的事,低价拿一块比较偏的地,然后建一座桥连接到主干道上,原来需要的半个小时以上的车程,马上变成几分钟。

    他几乎马上就决定,把这块地全部拿下来,酒店建在间,沿江的那一块,全布置成草坪,以后可以作为西式婚礼的主办地,对,间还可以挖个露天泳池。

    左边就建一个礼堂,专门承接各种宴席,右边呢,可以考虑建一个综合性的水上乐园,沿湖的这一边,可以开发些别墅出来,别墅和酒店之间,除了绿化,还可以建露天的运动场,比如现在还算高端的网球场什么的。

    非常完美的一座综合性五星级度假酒店的蓝图,就这样在冯一平心勾绘出来。

    他有些小激动,向被一群人簇拥在间的小舅走去,这时,后面又是一行人快步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人,看着冯一平这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走在窄窄的路间,毫不在意的把他往旁边一拂,“让让,”

    然后笑着对后面的一个年人说,“孙区长,那就是嘉盛的梅总。”

    他们正准备打招呼,却看到嘉盛的那一群人,以梅义良为首,都有些怪怪的看着这边。

    冯一平在旁边,向小舅示意自己没事,现在跟他说这些也不合适,说不定还会被旁边的这些人看出端倪来。

    梅义良这才热情的伸出手迎向孙区长,“孙区长,怎么还劳您大驾亲自过来!”

    “财神爷到了我地盘,我这个做主人的不出面,怎么说的过去,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

    “这边太偏,太荒,没什么人气,我怕酒店开在这里,到时都没人找的到。”

    “怎么会呢梅总,你看看这边的风景,再说,地价也便宜啊。”

    回家后,梅义良听了冯一平的决定,不太赞同,“那块地太偏,你建一座桥,虽然是方便了,但是这桥得额外花多少钱?怎么比得上另外的那两块?”

    没办法,你跟现在的他们说后来的发展速度,没几个人会信,后来的省城,没几年的工夫,沿湖沿江的地带,基本上都开发成高档住宅区,就这块地,后来绝对是稀缺资源,地价不会比市心的便宜,而现在,顶多只有市心的分之一。

    “相信我,小舅,这一块肯定最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