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市工具厂宣布智通公司开发的erp系统成功通过验收后没几天,周星宇带着人,加班加点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把购并市铝制品厂的方案做了出来。△↗,

    冯一平把这份方案看了两天,觉得挺好。

    筹备小组最后的结论是,如果以他们的方案成功购并,能帮公司节省大量的时间,可以轻松的招募到优质的工人,整体来看,会比建一个新厂节约五分之一左右的成本,同时,可以提前半年的时间投入生产。

    与此同时,按姜副区长的授意,吕有富也重新做了一份方案,交给了市里成立的铝制品改制领导小组。

    在吴秘书的安排下,有佳的团队很快就和市经贸局,市财政局,市轻工局以及铝制品厂的代表开始了谈判。

    有佳的方案是,承担铝制品厂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全部的债务,这一块的支出是21万,所有设备和厂房作价50万上交到市里,总计26万并购铝制品厂的所有资产。

    包括管理层在内,工厂的128个员工,全部留用,但一律下岗,重新通过竞聘上岗,购并后的工厂将投入00万改造厂房和设备,这128人还不能满足用工需求。

    与会的政府官员,周新宇虽然一一拜访过,但是在谈判桌上,向来没有含情脉脉的时候,一开始,争论就很激烈。

    参会的市财政局副局长首先提出了反对,“厂房和设备作价五十万?就厂里的那几辆车都不止五十万,还有座车间和里面的设备,一栋办公楼和两栋住宅楼,这么多资产,只值五十万?”

    “我们公司的意见是。原有的座车间,因为存在安全隐患,会全部拆除,新建标准的轻钢结构厂房,办公楼和住宅区,会在两年后。也予以重建,所以,铝制品厂的这些建筑,其实也是负资产。

    至于那辆车,也就是购入两年多的帕杰罗还能再用,另外两辆,已接近报废的边缘,厂里的设备,大多数都已经过了使用年限。而且维护和保养很不得力,十能存一就不错。”

    经贸局的副局长提到,“之前拖欠工人的工资呢?”

    周新宇斩钉截铁的说,“这个我们概不负责!”

    其实,上交给市里的那五十万,里面就包括了这个用途。

    轻工局的刘副局长原来一直在抽烟看着这份方案,这时把烟按熄,深情的说。“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到铝制品厂实习过。那时的铝制品厂,是市里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每年能向市里上交几十万的利税,只不过在近几年遇到了一些波折,但是我相信,困难是暂时的。我们的工人同志们,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同志们对市场的变化不是很适应,是有必要引入新的力量,但是我觉得,整体出售没有必要。另一方的方案是和市里合资,我就觉得很好嘛!如果按有佳方案上的条件,给他们铝制品厂百分之五十以内的股份,那我和局里的同志完全同意。”

    周新宇当场就想起身走人,看着对面刘副局长声情并茂的把这当作演讲台,他只觉得恶心,还真是小看了这些当官的不要脸程度。

    天前,他带着礼物去拜访这位刘副局长的时候,对方还非常赞同这份方案,当时的夸奖声还历历在目,今天就完全站到了另一边。

    按他的意思,就是不算之后的改造投入,有佳投入近百万,只得到这样一个破工厂最多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产品的销路也靠有佳,同时头上还一堆婆婆管着,当他们失心疯吗?

    出于礼貌,他耐着性子在重述了一遍自己的立场,“不论是铝制品厂的资产,还是我们的出资额度,以及对工人的安置方案,我们都尽到了最大的诚意,在做这份方案的时候,我们决策很严谨,而且每一条都有缜密的数据作为依据。

    我们的前提是,不接受合资,同时,也希望双方的意见,都能经得起推敲。”

    高志毅直一些,适时在旁边补充了一句,“按这样说,好像是铝制品厂红火的不得了,我们找上门来求入股一样。”

    刘副局长闻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周新宇刚才的话还比较委婉,高志毅的这话,就相当于是啪啪打脸。

    高志毅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尊重都是相互的,你想把别人玩弄于鼓掌间,还让别人尊重你,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

    主持会议的经贸局副局长问财政局的意见,“你的意见呢?”

    财政局的副局长表态,“我觉得这份方案诚意不够大,如果可能的话,当然是合资最好。”

    市经贸局的态度比较立,但从副局长个人的感情上讲,当然也是希望合资的好。

    周新宇没想到,按着冯一平不占市里便宜的主旨,做出来的这样一套方案,居然遭到了反对,“我再重申一次,我们有佳原本的计划,是新建一家工厂,已经在省城和周边几个市里进行了考察,是在市政府的提议下,本着合作共赢的态度,我们才提出了这样的一套方案,现在看来,双方分歧太大,我觉得暂时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谈判不欢而散,周新宇这时已经不再气愤,只是有些郁闷,冯一平只好变身政委,安慰这个年大叔,“没事,这样还省事些,到时直接在省里建一座工厂,到时那些招商的负责人会跟在你屁股后面跑,多好!”

    “我没有其它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他们一个个都打着为集体利益着想,为工人利益着想的幌子,却偏偏不接受对集体和工人最有利的方案。

    轻工局的那个刘副局长,在那样的场合,甚至信口开河,完全就不是做事的态度,我都怀疑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搅乱这场并购。

    你当初的顾虑是对的,并购这样的事情,确实能不碰就不碰,可惜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么长时间的工作。”

    “周总,现在说可惜还为时过早,说不定接下来就会有转机呢,你们把方案调整一下,工人还是负责接收,但只承担铝制品厂的外债,而且所欠银行的贷款要分两年还清。”

    其实,今天的这个结果,最郁闷的应该不是周新宇,估计是方市长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