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么一说,周新宇也明白过来,方市长叫他们有佳参与进来,本来就是为了不让吕有富他们得逞,现在兜兜转转这么大一圈以后,还是这个结果,你真当市长是老师出身,而且是女老师出身,就是好脾气的吗?

    她可也是个铁腕的女汉子,想当初,为了把一建起来,九十年代初她就敢欠几千万,当时被她扔坑里的建筑公司估计不是一家两家,虽然市一吸金能力超强,这钱肯定是能还上,可是,以前的一块,和现在的一块,那含金量能一样吗?

    眼下她以市长之尊,亲自过问一个小小的工厂改制的事,结果这样不如人意,她能高兴才怪呢!而且,女同志嘛,你不要指望她能出乎你意料的大度。◎,

    郑乐志在旁边问,“那还要去找我阿姨吗?”

    “先不要管这事了,我们先回省城,我给你放两天假。”

    方市长事情很多,一到了办公室,好多时候时间都由不得自己安排。

    今天上午,送走了省里一个副省长,午,又出席了欢迎来考察的一个兄弟城市代表团的酒会,下午,针对在建的新火车站等几项市属重点工程,又开了一次市长办公会,然后,接待了几个来汇报工作的县级领导,之后,再处理紧急的件,闲下来时,已经六点多。

    她靠在大班椅上揉着太阳穴,突然想起来,有佳和市里的谈判已经进行了两天,也应该有个眉目了吧,“小吴,有佳的谈判进行得怎么样?”

    吴秘书把茶杯盖子揭下,再放到她面前。“不太顺利,暂时搁浅了。”

    “哦,什么原因?”

    “市里的一些同志,不同意全盘被私企并购,倾向于合资,有佳不同意。”

    方市长轻轻吹开上面的浮茶。“他们的感情我能理解,再不成器的儿子,也总是自家的儿子,接下来怎么安排的?”

    “暂时也没安排,有佳的人都已经回了省城。”

    “乐志呢,这两天也没来找过我?”

    “没有。”

    “给我打他电话,问问他们怎么想的,谈判不都是互相妥协吗,哪有第一次不顺利就彻底撂挑子的。”

    “市长。打不通,关机了。”

    “那算了,叫他们明天早上把两家的方案和谈判记录拿过来。”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吴秘书就把那两份方案和谈判记录放到了方市长桌上,不一会,他就听到里间传来“啪”的一声响,他走进去一看,方市长在窗边走来走去。两个件夹被摔在桌上。

    “什么逻辑?一方投入的资金不到另一方的一半,还要市里帮着融资解决大部分。对之后的生产和销售也没有明确的规划,所有的债务,也由合资后的新公司一起承担,就因为许诺只要49%的股份,他们就倾向于这份计划,他们这是对工作负责吗?他们这是对集体财产负责吗?你打电话。把他们给我叫过来。”

    方市长自己也打电话,她是打给市纪委书记,“徐书记,是我,没事。我就想问一下,铝制品厂的窝案,现在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还在跟进调查?谢谢!”

    参与谈判的个副局长到了市长办公室,方市长在会议桌的一头签署件,“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说说选择庄豪集团方案的理由。”

    这个陈述,当然要由力主合资的轻工局刘副局长来说,刘副局长言简意赅的说了他的理由,“综合过去几年铝制品厂的各项数据来看,是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还没有到非出售不可的程度,只要引入新的资金和熟悉市场的生力军,进行技术改造,生产出适销的产品,做好销售工作,铝制品厂一定能够再度焕发青春,为市里创造更大的效益,为了市里和铝制品厂着想,我个人认为,可以接受合资,但反对被购并。”

    “你所说的各项数据,我不清楚,我只问你,你知道这几年铝制品厂最大的客户是谁吗?我告诉你,是市政府!新建的火车站,新建的汽车站,各单位新建的办公楼,它能生产的,都让它生产,如果不是这样,它的负债只有两百多万?”

    “刘副局长,你跟我说说,别人承担全部的债务,还向市里上交五十万,同时准备投入百万改造厂房和设备,却只能得到不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铝制品厂的资产加起来居然值上千万,这是你们局里审计出来的吗?”

    “谈判不就是讨价还价吗,我这只不过是开价。”刘副局长分辨道。

    “你当这是什么?卖服装吗?你开一百,我还十,我看人家说的没错,我们有些同志,不是开价,是信口开河。”方市长都不想说,为什么庄豪只出一百多万就能得到49%股份的事,有些事,明白就好。

    “还有你们两位,铝制品厂一年的支出,财政局清楚吧!”

    “人员工资,加上各项开支,一年要五到六十万。”

    “好,你们都觉得庄豪提出的合资划算,他对后来的技改和产品及销路有规划吗?没有!那能保证合资后不再要市里拨款吗?厂房不改造,能保证明年雨季的时候不再出事故吗?是不是,再等到明年,又启动新一轮的改制?”

    她这话说对了,姜副区长和刘副局长他们,打的还就是这样的如意算盘。

    “这样做不是在对市里负责,是在为市里增加负担。铝制品厂一年几十万补贴进去,响都听不到一个,工人还怨声载道,而我只要二十万,就能把一所乡学由土砖房改造成楼房,你们都是一级领导,眼光要放长远啊同志们。”

    一个啃老的儿子,父母还能体谅几年,可是这个儿子不但啃老,还想方设法的串通外人,从父母这捞钱,这样的不孝子,还不如断绝关系的好。

    方市长的话就说到这,如果说到这个程度,经办的还是敷衍塞责,那她处理起来反倒简单,她正愁找不到人立威呢。

    另一方,听说方市长又向纪委关注了铝制品厂窝案的情况,姜副区长这下有点坐不住,把铝制品厂的地倒腾出来开发,从捞一笔丰厚退休金的想法,暂时只能押后,从刘胖子他们那再深挖下去,估计他也不用考虑退休金的问题,直接到局子里去享受退休生涯吧!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吕有富的前期投入,于是,相关的一些人很快转变了立场,还是经贸局的,给周新宇打了个电话,邀请他回来重启谈判,周新宇电话是接了,不过表示,我现在没空,正和省城的几个区在接洽相关事宜。

    虽然知道他这可能就是谈判的一种手段,但是这一次,他们不能不急,吴秘书也终于打通了郑乐志的电话,说了方市长的意思,然后,市里也是派招商局的一辆车,亲自去省城把他们接回来。

    再一次见面,气氛就融洽了好多,刘副局长笑着对周新宇说,“周总,你太不够意思,我们就是开了个价,你还都懒得还。”

    “对不起,这样的谈判桌上,我还不习惯,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离奇的开价。”他不打算给刘副局长面子,要是工商局或者两税的,他还不敢这样得罪,可并购成功后,就跟你轻工局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有什么好在乎的,再说,上次刘副局长可没给他面子。

    “呵呵,周总真是个实诚人。”

    不过,等听了周新宇的新条件,他们又苦了脸,不说银行的贷款要分两年还,就是上交市里的五十万一分都没了,他们该怎么和方市长交待?

    主持的经贸局副局长,这次不敢怠慢,马上反馈给吴秘书,吴秘书帮着做了几次工作,他的面子还是要给,主要是他身后那位的面子还是要给,最后双方都有所退让,银行的贷款,一年之内还清,上交市里的,由原来的五十万,减为四十万,差不多是刚好把轻工局的那一份给减了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