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可以在家呆几天,冯一平却没有这个福气,他的官方正牌身份,还只是一个高的学生,在把爸爸送回家后,他真的是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匆匆的朝市里赶,一路马不停蹄,最后,终于在晚自习前十分钟赶到学校。∽↗,

    幸好,这样的苦日子,只剩下半年多,明年这个时候,他就是一个大学生,那时的晚自习,才是真正的自习,上不上的,就看你自己,不用像现在这样,整天累得像条狗似的,迟到个几分钟,还要向几个老师解释一大通。

    “吃慢点,”黄静萍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有点心痛,“一平,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就旷一节课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一路开的这么急,要是出事怎么办?”

    冯一平也明白这个道理,旷一两节课,学校也不会处分他,他主要是担心自己,开了一次头以后,就怕后来刹不住车,他深知自己不是个意志很坚定的人,就把这也当成一种磨练吧。

    周一的午,他跟家里打了电话,装作问家里的情况,其实主要目的是想知道他们还要在家里呆几天,什么时候回省城,会不会到他这来。

    得到否定的答复后,他向黄静萍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这次也不来,那又帮他们省下了一番工夫。

    这个事情没办法不小心,要是爸妈知道他和一个女孩子,在一个屋檐下已经住了大半年,打的他屁股开花是轻的。

    下午上学之前,他突兀的接到一个传真,代理他小说国内版权的出版社,感于今年的大势。决定在年底的时候,发起一轮宣传,希望他能参加几个城市的签售会,如果宣传情况不错,可以考虑再加印到五十万册。

    什么大势呢,从前年开始。舆论界就对学语教育给予了极大关注,认为现在的学语教育,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太偏重于应试,在这种大背景下,国内的所全国重点大学,已经发起了后来声名遐迩的新概念作大赛,主要面对的就是初高的学生。

    这家出版社,就敏锐的察觉到了其的商机。我都不用发掘,就已经有了一个优秀的八零后年轻作家,就决定借这股东风,趁机宣传(或者说炒作)一把。

    老实说,冯一平不大喜欢这样抛头露面,但是签售这样风光的事,他又从心底有点小向往,谁还没有点虚荣心呢?所以。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他列了一张表。把正反两面的原因都写了下来,发现还是利大于弊。

    他最担心的,是媒体过度关注,会给生活带来不便,但是一想到首届的一等奖获得者,后来的国民岳父。他就觉得,完全可以打消这个顾虑,人家才是各种头条的心头好,两相对比,他怕是想让人关注都难。

    再者说。明年下半年他就上大学,有点名气也没什么,同时,作为一个立志以商人为终身职业的人来说,年少成名,也算是一个助力。

    还有,爸妈要是知道他有这样的机会,怕也是会高兴的合不拢嘴吧!

    当然了,这些其实都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还是他那小小的虚荣心作祟,所以,他也就是犹豫矜持了一个下午,第二天早上就给了肯定的回复。

    黄静萍自然是由衷的替他感到高兴,又有些小愁绪,这样一来,怕是认识他的人更多了,类似方颍芝这样的,怕也会多起来吧。

    爸妈现在也很高兴,他们带着冯玉萱,在镇上即将投入生产的两家工厂里视察,两个工厂都在进行设备的安装调试,过个十天半个月的,都能开工,趁年内的这段时间,让工人和设备磨合一下,明年开年后,一准都能正常生产。

    他们个,都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现代化的工厂和流水线,都很新奇,而且,砖厂的自动化程度很高,台固定式的机械成型免烧砖机,只要加入制备好的原料,几秒钟之后,差不多就可以等在生产线的那一头拿到成品砖。

    冯振昌他们听说,这样的一条线,每小时可以生产出来千块砖,再想想当年做房子时费的那些劲,很是感概。

    既然回来了一趟,当然要去镇里拜访一下镇长。

    镇长自然知道冯家冲头天的事,想着冯振昌有可能会来找他,所以也一直呆在办公室。

    对冯家冲前天没有请自己,他也有点小小的不乐意,要知道,我也是给你们拨了二十亩地的,不过,要真的请他了,他也不会去,再怎么说,他也是一镇之长,不可能给冯振昌当陪衬。

    见到冯振昌和蔡磊以及梅国平联袂而来,他笑着迎到门口,“呵呵,位可都是稀客,快请进!”

    “镇长这样说是在批评我们呢,是嫌我们平时来的太少,以后一定改正!”蔡磊是人粗心细,笑着说了一句。

    “蔡老板你又开玩笑,我哪有这样的意思。”

    他的司机兼秘书小苏给个人上茶,到冯振昌那的时候,又说了一句,“都听说了,冯老板钱天可是风光的很啊,拍了照片吗?”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可以称他们为不说怪话会死星人,一般都自视甚高,又总是自觉怀才不遇,总觉得别人的成功都是侥幸,是走了狗屎运,自己不成功呢,只是时运不济,所以,遇事都爱评论几句,主要是以发牢骚为主,不一定有什么坏心,但是这样的作派,很难让人喜欢,小苏可以说是这类人的典型代表。

    “都是我们乡下的那些事,上不了台面,反倒让领导见笑了。”冯振昌话虽这样说,却面有不豫之色,也是他现在涵养也好了些,换做以前,一个和儿子年岁差不多的小伙子,在他面前说这样阴阳怪气的话,他怕是得当场发作。

    “好了,小苏,这里没你事了。”镇长看出了冯振昌有些不高兴,等他走了后说,“冯老板你别跟他计较,他就是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对了,这次回来在家会呆几天?”

    “今天下午就得走,前两天在市里,差不多是被方市长硬拉着,兼并了市里的铝制品厂,刚接手过来,事很多,镇里的这两个厂,还麻烦镇长多多关照。”

    这个情况,镇长还是第一次听说,他看了看旁边的蔡磊和冯国平,他们两个显然是早就知道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事肯定不好信口开河,就是他们和方市长的关系,真有那么好吗?得找人打听一下。

    “冯老板你这可不够意思,办厂怎么就没想到镇里呢?我们的优惠条件你是知道的啊!”

    “我们当然考虑过,只是这个厂,要用很多钢材,放在镇里,还要从省城把钢材运进来,做成成品后再运出去,运输成本太高。”

    “原来是这样,那确实不好勉强,不过冯老板,以后再计划办什么厂,一定得优先考虑镇里,条件好说。”

    “那是自然。”

    把他们送到楼下,镇长回头就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市里的一个朋友,看是不是真如冯振昌所说的那样。

    官场上的事,向来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朋友在市农机局工作,半个小时后,就给他回了电话,“是,那家公司就是方市长请来的,据大家猜测,他们和市长的关系应该不错,因为他们的方案没有通过,方市长还把主持谈判的几个副局长叫到市政府规劝了一通,据说后来通过的方案,比原方案还要实惠。”

    “谢谢啊。”镇长放下电话,很有些郁闷,这个冯振昌走的什么狗屎运?搭上了市长这条线不说,居然关系还相当不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