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元旦,各项工作反倒多起来,公司和个人,都在准备着这一年的工作总结,汇总到冯一平这里,需要他签字的件也越来越多,好在是因为便利店的缘故,每天来往于省城和市里的货车都不止一趟,这些件的往来也算便利。∮,

    机关和事业单位都在筹备着元旦晚会,一些效益还行的国有企业,也会借着这个机会热闹一下,对于职工们来说,有时这不仅仅是一台晚会,因为不少单位都会借着晚会,来表彰本年度的优秀员工。

    公司里新招的那些大学生,在学校的时候,对这类活动不是很积极,参加工作以后,倒有怀念起来,通过李嘉和高志毅,向冯一平提了两次。

    如果条件成熟,组织一次这样跨公司的活动确实不错,能提高员工的凝聚力和荣誉感,也能借机宣传企业化,但现在还真没有这个条件,冯一平有些惋惜的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但是,什么事都不做,好像也不好。

    本着省钱又实用的原则,他让高志毅定做了一批贺卡,同时,还定做了一批最好的挂历和台历,每份单价高达块多,如果放在市场上卖,至少得十块起。

    贺卡是每个员工都有一份,每份贺卡上,都有冯一平的公司总经理的签字。挂历和台历,除了发给员工,给每个便利店也都留了一些份额,让他们酌情送给一些熟客。

    为了更有人情味一些,员工可以自己到公司登记,让公司把挂历寄到家里,当然,邮费也是由公司承担。这个措施很受欢迎,特别是在县里的所学校招来的那一百多个员工。齐刷刷的选择寄到家里去,想来他们也希望爸妈能对自己的公司多一些了解。

    写贺卡的时候,冯一平才惊觉,便利店,嘉盛装饰,智通公司。镇里的两家厂,刚兼并的铝制品厂,再加上面馆的那六十多人,员工总数已经突破八百大关!

    除了面馆的那六十多人由冯振昌,不用他越俎代庖之外,他还要签百多份贺卡,好在上面的贺词都已经复印好,只是签名而已,又好在他的名字还算简单。只不过,看着桌子上那满满一箱子的贺卡,他还是有些发怵,这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其它的他不管,市里的十家便利店,每个员工的贺卡都是他亲自送到他们手上,还嘘寒问暖几句。

    这些同龄人的工作强度并不大,便利店现在每天开16个小时。两个人轮班,每天站8个小时。比那些在工厂生产线上的好的多,只是工作时很枯燥,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与此同时,接待顾客的时候,态度又要求要好。对他们这些几个月前还是学生,有没有从事过其它工作的年轻人来说,还是有些挑战。

    冯一平带着黄静萍一起去送贺卡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刚参加工作时。很敬业积极,很有干劲的这些年轻人,已经有部分店员在向老员工的趋势发展,其有姑娘,也有小伙子。

    现场四s做的不错,但是服务态度,却比以前下了一个大台阶,明用语有说,但干巴巴的,微笑服务很难保证,处理顾客的询问,比如某样商品的排放位置,只有少数的会带人过去,有些就用手朝那里一指,有些则只说了很大概的方位,比如,“最里面一排。”

    十个店走完以后,冯一平很沉重,觉得问题很大,他最担心的事,这么快就发生了。

    便利店除了店面位置和商品及价格之外,服务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按这样发展下去,将来也就没什么服务可言,和那些私人小卖部没有区别,甚至有时还没有那些小店热情。

    他首先从公司的角度找原因,问题也有,公司的职前培训做的不错,但在职培训这一块,完全缺失了,这是个失误,导致有些员工,工作一段时间以后,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有退步。

    他特意把周星宇叫了过来,两人谈了很长时间,冯一平没有批评的意思,这几个月,周新宇已经在省城开了四十家分店,农历年底,就能提前完成五十家店的目标,同时,他又花了很多精力做冯一平临时交待的一些事,比如员工招聘,购并谈判等等,有些方面考虑不周,也可以理解。

    冯一平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针对目前的情况,但很有必要引入5s,它多出来的那一个s,就是素养,这恰恰是现在的有佳最需要的,如果员工都能自觉提升个人的品质,养成良好的习惯,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问题。

    周新宇对此表示赞同,但是,虽然说起来简单,只加了一条而已,但实施起来,却相当麻烦!目前在国内,引入4s的都不多,实行5s的,估计只有那些日资企业。

    商量到最后,结果就是,冯一平今年春节期间又多了一项任务,要参与对店长们的培训。

    不过,在那之前,冯一平觉得还有一件事可以做,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不知道其它工作的辛苦,就不知道便利店工作的轻松。

    可惜铝制品厂现在正在搞建设,冯一平只好把郑乐志叫到市里,让他联络了有业务关系的市工具厂,分两批,让市里的这二十几个员工,分别在工具厂呆了一天,效果是显著的,从反应回来的情况看,再上班的时候,员工的积极性普遍提高了不少。

    周新宇听了结果,现在也正在联系合适的厂家,不过,他比冯一平黑,他好像倾向于让省里分店的那些员工们,去铸造厂、造纸厂这样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也差的厂子去参观。

    也不能光鞭策不给些鼓励,他们还是些孩子呢,打了一巴掌,总要揉两下。

    冯一平又含着泪,忍着痛,带着黄静萍,跑了几处,最后定下来一家相当上档次的餐厅,这样的餐厅,他和黄静萍都没进过。

    然后还是分两批,以庆祝元旦为名,请那二十几个人吃了餐饭,总共的花费,够他和黄静萍两个人几个月的生活费。

    虽然这钱是可以报销的,但最终,不还是从他冯一平身上割肉吗?

    不过呢,吃了这个甜枣以后,那些熊孩子们的向心力好像又多了几分,干劲也足了些。

    不过,这样的手段,显然是指标不治本,冯一平由衷的感觉到了在职培训的重要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