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方颍芝一句半真半假的恭维,就让蓄力良久的黄静萍放松了对她的戒备,冯一平做了这么大一通,结果当然更好,黄静萍一连几天,走路都是带着颠儿的,在厨房里的时候,也都是哼着小曲。

    看来前辈们说的真对,惊喜这玩意,任何时候都不嫌多,保鲜这种事,什么时候开始做都不晚。

    元旦过后,各机关单位门头的标语被撤了下去,生活和工作又恢复了正常,随着省城送货来市里的货车,各公司的98年年度总结报告也都到了冯一平手。

    首先到的是嘉盛装饰,这肯定不是小舅写的,以行的风格以数据和表格为主来看,应该是财务总监李琳的手笔。

    前面的过程他一掠而过,重点放在后面的张表上。

    嘉盛装饰今年的营业收入突破了一千百万,这其,百分之九十五是给个人业主装修,剩下的百分之五是给单位装修,个人业主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没有要发票,所以,呵呵,这个税费,那是相当的少。

    管理费用也低于平均水平,因为目前还是业主排队,等着嘉盛给他们装修,不存在什么业务费用和广告费用,当然,招待费是有一些的,一年下来,总免不了要招待一些相关部门的公务人员。

    最后,给冯一平看的这张表上,扣除所得税之后,利润率还高达近百分之二十,当然,这是给冯一平他们看的。

    对公的那套帐上面,业绩就相当惨淡,各种费用也居高不下——做这些。对李琳这个注册会计师来说,真是很小儿科的事。

    所以,最后上交的利税,只能说,真不多,不过。李琳已经说了,在整个行业来看,嘉盛这样的水平,不能说是业界良心,但肯定是良心企业。

    这估计也是后来社会上的好多人,一边嚷嚷着国内的各种利税,加起来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多少倍之类的话,但却很少见他们因为高企的税负水平而不干了的事,现实情况就是。规定的各种税负确实是高,但是,真的完全按章纳税的,又能有多少呢?

    可是,在美国你试试,那里的国税局工作人员是佩枪的,他的震慑力甚至超过情局和国防部,上到政府高官。下到黑帮大佬,因为税务问题。被他们拉下马的不止一个两个,至于一般的老百姓和企业,你偷一下,漏一下试试,绝对让你领略到比我们国内的专政手段还让你痛彻心扉的后果。

    说实话,看到真实收入和上交的利税之后。冯一平也有那么几秒钟的不好意思,恩,也可能不止几秒吧,但也就那样而已,他也没有发心疯的要补上税款。

    小舅说的。现在公司里已经挂了两块,辖区税务部门颁发的“诚信纳税企业”的牌匾,你要是良心发现,补缴税款上去,那不是好事,真的会得罪不少税务局的人。

    冯一平也就矫情了那么一会,想着过后就把这张表撕掉,然后看资产负债表,这张表很整洁,没什么内容,因为嘉盛就没什么负债,包括他们采购原材料,也都是现金付款,因为这样能拿到最实惠的价格,所以,最后,嘉盛装饰的固定资产虽然不多,但是,总资产已经接近五百万。

    至于现金流量,那也很充盈,以小舅个人名义开的户头里,目前躺着几百万。

    目前来看,有佳便利的利润很不理想,虽然截止到上月底,省城的四十家和市里的十家,一共五十家门店,已经累计销售了百五十万,但前期的各种投入太多,比如,最开始的时候,几十个人在市里呆了一两个月,就开出十家店来,所以,有佳便利最后的净利润不足八个点。

    不过,随着门店的增多,网络的形成,销售收入的增加,各项费用都会随之被拉低,可以想见,在99年底的时候,它肯定会轻易的的超越其它几家公司,稳稳坐在头把交椅上。

    至于智通,好吧,他为冯一平带来了不少隐性的效益,但是,只看纸面上的数据,它是真的亏损的一个。

    成立到现在,投入很大,只销售了五套系统,面馆的那套,只收了五万块钱,最贵的是给便利店的那套系统,收了十万,镇里的嘉盛橱柜,收了十万,正在改建的铝制品厂,丁强和洪浩然扯了两天,最后谈到九万块,系统外的,只有市工具厂一家,加上培训和辅导的费用,一共十万多。

    这就是它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不足十万,不过,随着销售总监王志强的发力,明年至少能做到微利吧!

    至于镇上的两家厂,和铝制品厂,还有酒店的筹建项目组,目前都是花钱,也就只有支出,没有收入,而且支出都是大头,镇上的两家厂,支出了百十多万,铝制品厂,目前支出了近两百一十万,大头是酒店项目,江边的那块地,以非常优惠的价格整体拿了下来,就这样,支出也近千万。

    总之,在过去的98年,冯一平所有的这些公司的收入,如果加上面馆他应得的那一份,账面收入,妥妥的过了五百万,加上他的版税收入,已经过了六百万,当然了,这还没把他暑假捞的那笔横财算进去,暑假炒战斗民族卢布的收入,就有四千多万美金。

    而且,他所有的公司,几乎都没有负债,当然了,这单从财务的角度考虑,未必是好事,但是,自己有钱,目前也没必要借债,从而产生额外的财务费用。

    其,面馆的收入,现在到不了他手上,都在爸妈手里捏着呢,冯振昌和梅秋萍,又准备着买一套房子,要么是省城的别墅,要么去上海买一套——这主要是冯玉萱撺掇的。

    除了这些钱财之外的收入,还有一些很可喜的变化,主要也是在他的努力下,梁家河学提前盖教学楼,村里提前修了路。

    更可喜的是,在他们的带动下和授权下,村里一共有十户人家在省里各地开了四十八家店,另外也有十多户在省里各地卖糖炒板栗,而且这个趋势还在不断扩大,同时,随着镇上那两家厂的投产,冯家冲第一次出现了出外打工的人回流的现象,比如冯宏兵他们。

    总之,这是一个肥年。

    后来,每到年底,算下来收入不错的时候,视盈利多寡,冯一平总会带着家里人出去旅游一趟,基本上都是在国内,今年的收入,如果按他后来的标准算,今年春节,那至少可以带全家去夏威夷或者斐济潇洒一趟,或者是直飞欧洲,去扫扫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