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到手的第二天,冯振昌就兴致勃勃的带着梅秋萍和冯玉萱到所有的门店巡视了一番,他本来是想带大家出去玩一趟,可是在这种数九寒天的时候,还是呆在城里舒服。

    别说,这一路上,还真挺引人注目的,等红灯的时候,就那些开着车的,也忍不住认真的看几眼,这样的关注度,开面包车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最后,把冯玉萱送到旗舰店,上楼之前她说了一句,“我也要学车。”

    “好,过了年就去学。”她的要求,冯振昌很支持,明年他们老两口会在老家和省城两边跑,到时就不能天天送冯玉萱上班。

    “你要学吗?”冯振昌笑着问梅秋萍。

    “我才不学呢,开车又不是个轻松的事,有你当我的司机不就好,走,司机,去学苑路!”

    家里人都挺开心,只有冯一平这个苦孩子,又奔走在省城往市里去的路上,车上还带着一大摞件,有工作计划,有接下来年前的培训计划,都要他一一过目,他甚至觉得,现在就有必要找个秘书。

    他刚走到家门口,钥匙还没掏出来,门猛一下就打开了,黄静萍穿着件胸前印着一个kitty猫的长毛衣,脸上带着恶作剧的笑,“回来啦,你怎么没被吓到?”

    “吓我?”冯一平把件搁在杂物柜上,伸着冰冷的双手,作势要哈痒,“啊,不要,”黄静萍好像特别怕痒,跳起来搂着冯一平的脖子,“抱抱我!”

    冯一平抱着她走到沙发那。市台也是在放还珠,不过他一回来,还珠对黄静萍就没有了吸引力。

    她像头小猪一样,头在冯一平的身上乱拱,喃喃的说,“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我身上有味道吗?”冯一平抬起手臂闻了闻。昨天晚上是没洗澡,但这大冬天的,一个晚上不洗澡也不至于有味道吧。

    “别动!”黄静萍按住他的手,“知道吗,你不在家里,我一个人睡觉都睡不安生。”

    这话叫外人听了,绝对会产生歧义,就冯一平在家的时候,他们也是分房睡的好不好。

    “后来。我半夜跑到你房间睡的,你被窝里,就是这个味道。”她又用力的在冯一平胸前深吸了一口气。

    “小黄同志,那意味着,我们该洗被子啦!”冯一平笑着说。

    “我叫你笑话我!”黄静萍化头为锤,在他胸前乱撞,当然,也是作势而已。一点都不疼。

    不过,估计黄静萍昨天晚上还真没睡好。打闹了一会,她居然就在冯一平怀里睡着了。

    冯一平拿过放在一旁的毛毯,盖在她身上,看了看远在门口的那些件,又看了看睡着了还紧紧抱着她的黄静萍,恩。不是我不想看啊,是现在真看不了。

    还珠这样的电视,他也看不了,他转到央台,看着重播的新闻。看了一会,也觉得眼皮也越来越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灯却没开,他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两床毛毯,黄静萍手里拿着一小撮头发,正调皮的在他脸上拂来拂去。

    冯一平也有了恶作剧的心思,猛的大喊一声,吓得她一个激灵,一下子僵在那里,等反应过来后,有些抓狂,“啊,你个坏蛋,我睡着的时候,你差点把我扔到地上,现在醒了又吓我,你太坏了!”

    女孩子说你个坏蛋,你好坏的这些话,真的可以当作夸奖和赞美来听的,冯一平让她闹了一会,把她揽到怀里来,“几点了?”

    “快六点吧,好了,你去洗把脸,我把菜热一下,早点吃饭,免得你又迟到。”

    唉,学生真命苦啊,冯一平急匆匆的吃完饭,又急匆匆的往学校赶。

    不过,这个苦日子里,有时也会发生些让人开心的事。

    晚自习上了没一会,班主任陈老师一脸喜庆的把他叫到办公室,“一平,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省级优秀学生,已经批下来啦!”

    冯一平听了,有些高兴,这可能是他学生阶段能得到的最高荣誉。

    不过,对他而言,这个荣誉按理也实至名归,论成绩和表现,他在全省高的科生里,肯定在前五之列,再说,他可是实打实的捐了五万块钱给初时的学校,关键这钱还是他自己挣的,这在全省的高生,绝对是独一份。

    这样学习勤奋,成绩优良,品德优秀,积极向上,锐意进取的学生,评不上省级优秀学生,也真说不过去。

    这省级优秀学生,不只是一项荣誉,高考时还可以加分的哦,另外,评上了省级优秀学生,就有了保送的资格,当然,这项福利,对现在的冯一平来说,就有些鸡肋了,离高考也只有半年多的时间,现在保送,对他吸引力不太大。

    他的小说被张大导演看并成功签约,之后小清新的小说又在国内大卖之后,学校也帮他运作了保送的事,但是他的这些事,并不在教育部规定八项可以保送的范围内,伸出橄榄枝的主要都是各大学的学院,包括省城大学的学院,但冯一平虽然喜欢学,也热爱我们的传统化,却并没有选这个作为主攻方向的意思,所以到最后,他还是谢绝了那些学校的好意。

    这一次不一样,省级优秀学生,可是符合教育部规定的保送条件,再加上他的其它优势,这次再运作一把,选择比上次肯定多的多。

    “关于报送,你有什么想法吗?”陈老师问他。

    “老师,清华经管学院有戏吗?”冯一平认真的问他。

    “什么?”陈老师肯定听清楚了,但是还是要确定一下,真不愧是年级的第一名,这口气,这胸怀还真不小。

    “清华经管学院。”冯一平重复了一遍。

    陈老师突然有些牙疼,“这个,也不是没可能,就是可能性可能不大。”

    经管学院是清华录取分数线最高的,不是没有保送,不过,那至少得在奥林匹克竞赛获得全国一等奖才没问题,或者是将来有希望成为奥运冠军的体育特长生,就单单一个省级优秀学生,还有些不够。

    “那就算了,我还是好好考吧!”

    “那也不容易,至少得全省前名才有希望。”陈老师补充道。

    “恩,我知道。”这些情况冯一平当然清楚。

    至于他为什么选经管学院,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后年即将成立的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可不一般,学院的首任院长,现任总理,担任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

    其它的五十多位委员,有我们政府和财经部门的领导,比如财政部部长和央行行长等。

    其它的大部分,都是国际国内知名企业的头头脑脑们,比如苹果那个出柜的ceo,脸谱网的创始人,以及通用和高盛的董事长等,还有我们国内的马首富,后来都是这个委员会的一员。

    这些委员们,不仅仅是挂个虚名而已,频频受到央高层接见不说,还有不少在经管学院开课,这样的机会,在世界其它的管理学院也算少有,就是你加入了经管学院,就有了和这些高官巨富们接触的机会。

    “你的要求我会向学校反应,不过,你自己也做好认真应试的准备,要是你高考能成为省状元,那绝对没问题。”陈老师追出来说。

    冯一平也知道省状元再加上省级优秀学生的加分,肯定没问题,可是,省状元,可不是那么容易拿,接下来的这半年多时间,怕是得狠狠的拼命,才有些希望。

    当然了,总的来说,这肯定是件好事,不能得陇望蜀,太不知足。

    所以下自习一回到家里,冯一平就打电话告诉了爸妈这个喜讯,他们并不清楚这项荣誉的含金量,听冯一平一解释,不但有保送的资格,而且高考还会加分,马上比他还激动,一迭连声的说,“好好好!”

    黄静萍听到这个消息也非常高兴,捧着冯一平的脸,很认真很崇拜的对他说,“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姐姐,拜托,女孩子对男孩子说这样的话,好像也是有歧义的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