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生涯行将结束的时时候,得到这样一项荣誉,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而且冯一平和家里也没有做什么工作,就得到了这份荣誉,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一还是个有节操的学校。

    在好些地方,对省级优秀学生,这样意味着有保送资格的荣誉来说,往往就成了校领导子女和亲属的福利,至少,是会优先考虑系统内的。

    这件事,在学校也没有引起太大波澜,省级优秀学生,也不止冯一平一个,综合来看,他得到这个称号,还真没什么争议。

    引起波澜的地方,是在学校领导那,听了冯一平的想法,负责保送的领导和老师们很头痛,这个难度系数真不是一般的高。

    “做两手准备吧,跟相关老师交待一下,让冯一平做冲击省状元的努力,如果真成功了,那对学校,比一个保送名额效果好的多;我们也努努力,多做做工作,说不定就成了呢?”负责保送工作的副校长最后定下了这样的基调。

    省状元,一已经间隔了一年没有拿到,这还好,如果明年还拿不到,间隔了两年,那就是大问题。

    作为市里唯二的两所大专院校之一,财院门口也像后来的那些大学一样,一到放学的时候,就停了不少车,其面包车还不少,不过,你还真不能瞧不起面包车,现在的面包车,至少相当于后来的经适型家用车,如果按车价和房价比例来算,至少相当于后来的b级车。

    黄静萍下课后,看到冯一平站在门口,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跑过来,拉住冯一平的手。“走,回家咯!”

    “我们今天在外面吃吧,吃完了陪你去逛街买东西。”

    提到找个话题,黄静萍就有些不高兴,冯一平短短的寒假里,工作安排却很多。所以他打算让黄静萍先回家陪陪家人,现在就抽空和她一起买礼物。

    可是,自从元旦那天以后,黄静萍比以前更喜欢粘着他,她抱着冯一平的膀子,用肯定又是从电视里学来的招数,“帅哥,让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你去的都是些大城市。人家也好想去的嘛!”

    没辙,现在的港台剧比较流行,不过,黄静萍这样扮起嗲来,也一点都不违和,从旁边经过的那些人,特别是那些爷们,有些眼睛都看直了。

    “呵呵。”冯一平知道,她不是在乎那些城市。她是在乎和她一起的这个人。

    “你想想看,你们女孩子,现在是在家里过一个年就少一个,还不趁现在这个机会多陪陪爸妈,以后你想这样做,怕是都没有机会。”

    黄静萍听了他这句话。心情大好,什么以后,当然是出嫁以后,成家以后咯!

    “好,我听你的。走,吃饭,然后逛街。”

    结果这一个小时逛下来,给家里人带的东西没买多少,看到什么东西,黄静萍首先想到的是市里的这个家,没办法,她现在是一心一意的把市里的这套房子,当成了他们两个的小家。

    冯一平也是第一次对“女生外向”这个词产生了深刻的认同,这样看来,以后还是生儿子的好。

    腊月2的下午,小年的前一天,学校终于放了假,但是,每个人手上,都是厚厚的一叠寒假作业和复习试题,没办法,高生,好像真是没有人权的。

    “回来啦!”又是冯一平正准备开门,门就开了,“怎么这么多东西?”黄静萍伸手帮他接过作业,看来厚度,有些咂舌,加起来也就半个多月的假期而已。

    “哪个高不这样。”黄静姝坐在沙发上,抱着个抱枕,悠闲的看着电视。

    这位大姐,一周前就放了假,也不愿意回家,在这蹭吃蹭喝,然后还要蹭专车回去,自从上次代表黄静萍家里和冯一平相当正式的谈过一次以后,她就恢复了牙尖嘴利的本性。

    小年的这一天,就冯一平下午出去了一趟,其它时间,个人都呆在家里。

    晚上,冯一平帮着打下手,黄静萍使出浑身解数,整治出了四个冷盘六个热菜,看她的意思,好像是要把这个小年当大年过。

    黄静姝什么忙也没帮上,最后上桌的时候,说着,“就这样坐享其成,让我挺不好意思的!”然后很好意思的第一个动筷子,夹了一根鸭舌。

    冯一平开了一瓶甜甜的果酒,感觉和糖水差不多,其实也就是个由头,“来,碰一个,祝我们明年会更好!”

    明天之后,他们可不得明年见吗。

    结果,冯一平还真小看了她们俩,女生好像和孩子一样,对甜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抵抗力,这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买回来的两瓶果酒,也被她们喝个精光。

    可能是心里作用吧,黄静萍大半瓶下肚之后,有些醉意朦胧的样子,拉着冯一平的手不愿意松开,话也不多,就是总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黄静姝深刻的感觉到了此刻自己就是个相当多余的人,咳嗽了一声,“恩,我吃好了,先回房。”

    “唉,你好歹也帮着收拾一下吧!”冯一平把醉态可掬,却不愿意松开他的黄静萍抱到沙发上,说了一句。

    “切!”黄静姝翻了个白眼,“想得美,我在家里都不做这些的。”

    “我来吧,”黄静萍挣扎着起身,冯一平按住她,“没事,我来。”

    黄静萍看着冯一平系着围裙忙里忙外的,感觉很踏实,很幸福。

    第二天还是个阴天,风很大,一早,丁强派过来的司机,就把原铝制品厂的那辆帕杰罗开到了楼下,这辆车,开回去确实比面包车有面子。

    冯一平把她们的行李搬上车,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来,“前天收到的,号码已经给你上了,我的号码也存在里面,有事就给我发短信,或者打电话。”

    这是广州给他寄过来的,刚上市的摩托罗拉08。

    “哇,好漂亮的手机啊!”黄静姝一把抢过去。

    黄静萍不理那个,一直拉着车门,“家里东西放在哪,我都写好了,贴在冰箱上,有找不到的你就去看看,还有,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用太赶,还有,”她看了看被堂姐拿出来的手机,“记得给我打电话,也不许不接我的电话!”

    “记住了!”冯一平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感觉把自己当小孩子呢!

    冯一平也没在家里多呆,上午处理了一些件,又检查了一遍演讲稿,下午去便利店接了四个店长,一起去省城,按人事部的安排,对店长们的培训,从今晚开始,一直持续到农历28的上午。

    冯一平的讲话,就安排在今晚,然后按出版社的安排,明天一大早,他就要坐飞机赶到羊城,参加在那里的签售会,之后再到上海,最后回到省城再办一次,至于我们的首都,年底这样的的活动太多,而且大腕云集,冯一平这个新新小作家,现在还排不上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