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二十的下午,结束了上海签售会的冯一平,赶回了省城,明天上午,他要在省城举行今年最后的一次签售会。

    省城对他这个本地的小作家也挺给面子,签售会被安排在省城最好的书城,刚营业不久的图书大世界进行,这里有大小百多家门店,其不少经营教辅类书籍,而冯一平的小说,也正是以这些学生为主体。

    后来有各种统计数据说,国内成人一年平均的阅读量,不及欧美等国家成人一个月的阅读量,这个数据的真实性我们不去深究,但如果统计另一项数字,比如初高学生包括教辅书在内的阅读量,放眼全世界,如果说我们是第二,那绝对没人敢说是第一。

    图书大世界现在人也很多,冯一平很同情那些跟着爸妈一起的孩子,这可不是化过年,家长们这是用化,让这些苦命的孩子,过不了一个舒服的年,就这么短短的几天寒假,学校老师布置了那么多作业不说,家长也来插一杠子,还是那句话,初生和高生,真是没有人权啊!

    签售现场,排队的人也很给力,是他次签售会里,人最多的一次,要不怎么说,亲不亲,家乡人呢!

    冯一平扫了一眼,发现大学生占比相当大,恩,他们已经熬出了头,有这个时间和精力来消费或者说缅怀之前的那些年。

    主持人略带溢美之词的介绍,也吸引了那些带着孩子来买教辅书的家长们,不少家长以冯一平为例,现场又教育勉励了自家子女一番,但这种教育的后果,也许是让冯一平多了几个对他持敌意态度的年轻人。家长口的“别人家的孩子”,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比如家长们自家的孩子。

    现场的人,还是以女生居多,现在冯一平有了经验,大多数时间。只闷头签名,要求写一句话的可以,写的多的,他会礼貌的拒绝,一是时间不允许,二来,他写的最好看的字,也就是名字的那个字。

    这一次,没想到又来了意料之外的人。他算着签了两百多本的时候,头也不抬的接过一本,问也不问的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时一个女声说道,“给我写句话吧,冯一平同学!”

    这小声音好像有点熟悉,他抬头一看,哟。真见了鬼了,居然是郑佳怡。她居然在笑着看着他,她竟然还会笑的吗?而且她跟周围的个女孩子,一看就是一起来的,她居然也会交朋友?冯一平很是错愕。

    好像郑佳怡很乐于看到冯一平露出这么明显的情绪来,笑着说,“老同学。给我写句话吧!”

    冯一平想了想,毫不犹豫,一点不脸红的,把后来一部很成功的青春期电影代表作的名字写下来,“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书赠郑佳怡。”

    考虑到排队的人数。主办方把签售会延长了半个小时,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冯一平创纪录的签售了近六百本。

    他谢绝了主办方请吃饭的好意,甩着腕子走向自己的车,正准备走,又听到有人喊,“冯一平!”

    他迎声一看,只见两个女孩子从一辆雅阁上下来,郑佳怡和另一个,则从一辆蓝色的甲壳虫上下来,这玩意现在可不像后来那么平民化,好像也得四十万,属于高档轿车之列。

    冯一平有些奇怪,这是在等我吗?这好像不是她性格啊。

    “你好一平,这是我朋友。”她居然还是笑着,奇怪,难道是收了很多红包,不对啊,还没到收红包的时候呢!

    “不好意思啊,我说你是我同学,她们就一定要我带她们来找你。”

    “没有,这是我的荣幸,谢谢你们的支持!”

    “我一直想问你,我有一张很喜欢听的宝丽金的专辑,上面的词曲作者和你的笔名一样,那也是你写的吗?”

    这个现在也没什么好瞒的,“对,是我写的。”

    “哇,真是你写的!”她和那几个朋友有些欢呼雀跃,“那你不是见到过好多明星?刘天王帅吗?”

    冯一平有些小郁闷,合着这不是要夸我的意思?我说,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挺帅的,”见她们花痴的样子,他有些不忿,跟着恬不知耻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和我差不多。”

    “你接下来去哪?”郑佳怡又问。

    “回市里,然后回乡下过年,你呢,要回市里吗?”

    “不用,我老家就在省城,只是因为我爸妈在市里工作,我才在市里读书。”原来如此。

    “佳怡,要不请你同学午一起吃饭吧,家里面这两天总人来人往的,吃个饭都不安生。”

    “你看呢?”郑佳怡问他。

    “我的荣幸!”冯一平又重复了一次这句话。

    跟着不熟的女孩子吃饭就是麻烦,她们先在外面,然后觉得外面风大,后来就坐进车里,前后商量了十多分钟,从市心的西餐馆到郊区的农家乐,一直没商量出来个结果,冯一平等的都快睡着了,郑佳怡才过来告诉他,她们最后决定,去kfc。

    扯了这么老半天,最后去吃快餐,早说呀!

    去年,省城刚开了一家kfc,这是目前全省唯一的一家,现在也算是时髦的去处,特别是小情侣们约会,这儿现在是他们的首选。

    现在社会上也还没有这些洋快餐都是垃圾食品的论调,人均几十块的地方,也算是个有档次的消费场所。

    至于垃圾食品这样的事,冯一平完全不放在心上,我们又不像那些老外,餐餐以肉为主食,偶尔吃一餐这样高热量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沟油,聚氰胺都不怕,还怕这个?

    说是请冯一平吃饭。当然是冯一平付的钱,这是我们的国情,至于女孩子和男孩子一起出去的时候买单少,有时候,怕是她也需要一种承认吧,一个男孩子愿意为她花钱。就说明她的魅力还不错。

    吃这样的快餐有一种好处,餐具都不用,大家直接上手,所以气氛很融洽,要是去吃披萨,搞不好大部分人还会装模作样的用刀叉,搞得跟吃披萨就是吃意式大餐一样。

    “对了老同学,现在省城大街小巷都有的有佳便利,也是你们家的?”郑佳怡问他。

    冯一平这会正对付一个汉堡呢。怎么说呢,好长时间没吃,感觉这个味道也还可以。

    “你消息还挺灵通的,是我家的,不过都是小生意,上不了台面。”

    郑佳怡的几个朋友听了这话就有点乐,一个个的拿眼睛看她,感情你这同学还不知道你身份?

    “我听说这可不是小生意。要是发展起来,前途好的很。”

    冯一平有点疑惑。难道还有其它人也看到了这块蓝海,“哪里有什么前途,我们家没几个钱,想开大卖场吧,没那个实力,没办法之下。只好开这样的小店。”

    郑佳怡听了他这话,也挺乐的,要不是听了堂哥的话,没准还真被他忽悠过去。

    “没钱,也不见得吧。你们家不是在市里并购了一家厂?”

    冯一平更疑惑了,怎么这个她也知道?

    “唉,那个啊,也是我们刚好有那个计划,市里又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恰逢其会而已,方便自己的同时,也为市里出份力。”

    搞不清郑佳怡的来路,冯一平口风还是很紧,提都没提方市长吴秘书什么的,也幸好没提,不然他的父母官,马上就会知道有个人在外面打着她的名头拉关系。

    从郑佳怡泼了冯一平同桌一脸水,然后不了了之,以及经常接送郑佳怡的那辆奥迪,冯一平猜测她家可能是从政的,但也不好直接问,“哎,你爸当什么官?”他们两关系还没到那个份上,所以现在这样的谈话,他有些不爽,信息完全不对称嘛。

    这时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黄静萍,这个电话来的真及时,“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等下次有机会,我再请几位美女吃饭。”

    “这绝对是敷衍,一点诚意也没有,连电话都不留一个。”一个女孩子笑着说,郑佳怡听了,也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去,都知道是敷衍客套的话,那你们还要这么直接吗?他拿出纸笔,给她们留了一个电话,然后急匆匆的走了,没办法,郑佳怡变化太大,消息又灵通,她的那些朋友,有些生猛,还是避其锋芒的好。

    “佳怡,你这个同学不错哦!”冯一平走了后,郑佳怡就成了她几个朋友话题的心。

    “不是有电话了吗,你觉得不错随时联系他啊,不过我可提醒你,他现在还是个高生。”

    “高生怎么了,他不是和我们同龄吗?我就不信他还没谈过恋爱。”这还真不愧冯一平对她们生猛的评价。

    “这个好像还真没有,他在学校的时候,和女同学说话都很少。”要是冯一平听到了这话,会松一口气,原来郑佳怡也不是什么都都知道。

    “真的吗?不可能吧!”现在谈恋爱虽然还没从幼儿园开始普及,但一个高生都还没有谈过,那还真少见。

    “真挺有趣的,他居然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你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呀!”

    “一平,你明天回来吗?”

    “对,我现在回市里,明天一早走。”

    “我好想你!”黄静萍这肯定又是跑到外面打电话,在家里她肯定不敢说这样的话。

    “可是,明天我爸就带着我们回乡下,你回来我都见不到你。”

    要是黄承听了女儿这抱怨的话,估计得相当郁闷吧!

    “过年家里不也挺好玩的吗,坚持一下,最多也就还有十天的时间。”

    不过,下午冯一平回到市里以后,看着空荡荡的家里,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很不适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