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倩这一压下,楼下的李方成和老陈,就越来越不是滋味。

    原本只有李方成在那跳着,“再给他打电话,再给他助理打电话,”“干脆我们直接上去,他还能不开门吗?”

    老陈原本还老神在在的,在他想来,李方成在前台那么闹了一下,这消息冯一平再怎么总该会知道,既然知道了,按理,不应该过问一下吗?

    他一直等着房间里的电话响。

    但是左等右等,那电话一直就像个摆设似的,就是听不到声响。

    眼看着都到了四点钟,到卫生间的时候,他拿起分机试了一下,不会是坏了吧?但结果挺好的,没坏。

    这下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再一次拨通了吴倩的电话,原来一直忙音,这次终于打通了,“你好吴助理,我是首都王总的秘书,就是早上跟你们冯总通过电话的那位,我现在就在楼下套房,不知道冯总能不能抽出几分钟的时间?”

    “我有我们王总的重要信息要转达,”

    这一次没人挂断他的电话,但是,听着吴倩那边电话此起彼伏,他真的怀疑,自己说的话,那边真的听清楚了吗?

    他怀疑得很有道理,因为他客客气气的把话说完后,那边好长时间没回音,该不会是把这部手机就丢在一边吧!

    “喂,喂,你在吗吴助理?”

    吴倩其实听得很清楚,作为一个优秀的助理,她早就锻炼出来一门本事,就是有五六个人同时说话,她依然能清楚的记住大家话里的要点。

    “对不起,我们冯总这两天概不见客,”

    概不见客?你难道是针对我们的吗?老陈来了气,拿着手机走到客厅,“吴助理,早上刚通电话,考虑到冯总可能有误会,我们中午就急匆匆的赶到,这份诚意应该十足吧,对不对?”

    “我们王总的意见很重要,对冯总和贵公司也大有裨益,而且,我们不会耽误太长的时间,几分钟就好,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说实话,老陈觉得自己这态度足够端正。

    那边又是半天没回音。

    他又“喂”了两声,只是这次声音里难免透着点不耐烦。

    “对不起,冯总现在概不见客,”

    你这是还真拿上乔了?但是,一想到王总的期待和他的坏脾气,“那请问,冯总大概什么时候能有时间见我们?”

    “农历年前都不会有时间,再见,”

    “等等,”老陈这下真的火了,“吴助理,你可能不知道这条信息的重要性,你能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吗?”

    “可以,”吴倩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波动,依然冷静而平淡。

    这样的话,她听了太多次。

    那些把电话打到她这,想跟冯一平通话或者见面的人里,最后好多都这么说。

    有些形容的比这个还厉害,大有你不让我跟冯总通电话或者见面,你们冯总,你们嘉盛就有大麻烦……,巴特,他们形容的那种种后果,吴大助理至今依然缘悭一面。

    当然,这个王总是有点来头,但也就那样了,如果是他老子,老王总通过正式渠道来电话,那自然会在第一时间转接,但是小王总这个二代?

    好吧我们等着你说的后果。

    切,你派个人来我们就一定得见?还有来自你的重要信息?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些。

    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还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她怎么说?”李方成刚才没有出言打扰,当然,他不是冲吴倩,而是冲陈总。

    老陈合上电话不说话。

    还能怎么样?

    早上自己的老板被冯一平挂了电话,现在自己被冯一平的助理挂了电话,而且还是赶了上千里路来打这个电话。

    他现在不想提打电话的事,他现在想摔电话。

    李方成看出来了,陈总这一定是碰了软钉子。

    “那就直接上楼,”李方成兴冲冲的说,“给脸还不要脸了都?”

    老陈想都没想的说,“那你去吧,有消息通知我,”

    “你不去?”李方成楞了一下。

    没有个老陈这样的人跟着,他瞬间觉得有些虚。

    但是看着老陈那冷冰冰的眼神,他毫不犹豫的站起来,“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咱现在是王总的人,王总的爸爸老王总,是那么厉害的人,李方成心里念叨着这些,坐着电梯来到了35楼。

    不是他不想直接上到顶楼36楼,而是他没那个权限,36楼必须是刷了正确的卡才能坐电梯直达。

    但李方成知道除了电梯间,还有个楼梯间的存在,而且,考虑到消防,这个楼梯间肯定不能封上。

    他觉得自己好有想法。

    但是,他想得太简单。

    楼梯间应该是没封上,但是,他压根都靠不过去,因为在35楼电梯口的左边,又设置成了一个前台,后面的过道上,安上了厚厚的玻璃门。

    李方成吸了口气,再次念叨了一遍,“我是王总的人,”

    “你好,”迎着前台那两个人的目光,“我是首都王总的助理李方成,跟冯总约好了今天见面,”

    那两位同样穿着酒店蓝色西装制服的男人,没有前台小姑娘那么客气,“对不起,冯总不在,”

    好么,李方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摆明了玩我们对吗?

    “我知道冯总就在上面,我们还刚跟吴助理通过电话,要不,你现在问一声,”他指了指办公桌上的电话。

    “对不起,冯总不在,”那两位像机械人似的。

    冯一平不在,还会安排你们两个大活人守在这里?把我当三岁小孩吗?

    不过,我喜欢这个做派,等到以后,也一定仿照他设置的这样,让那些想见自己一面的人,最好都过五关斩六将一番。

    “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问一声,我们要跟冯总谈的事很重要,你确定你们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吗?”他活学活用,把老陈刚才的话套了过来。

    但这话显然没什么用处,“冯总不在,这位先生,对不起,这里是酒店办公场所,如果没有预约,请你离开,”里面一位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来,李方成顿时感觉很受压迫,妈的,这肯定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这是保镖。

    “我有预约,你问吴倩,”

    “我再说一遍,冯总不在,先生,请不要打扰我们办公,”

    另一位,已经拿起了桌上的对讲机,“保安部吗?35楼会议区,对,”

    李方成并不傻,他知道自己就是在这里大闹,依然是一点消息都传不到冯一平耳朵里面,而且结果是自己被一群保安护送下去,那样的场面未免太难看。

    “喂,”他佯装拨通了电话,“你再打吴倩的手机,对,我就在35楼,被两位以为是尽忠职守的员工给拦住了,我先下来,你让吴倩给我们一个说法,”

    他拿着手机,“我记住了你们两位,之后你们主管肯定会追究你们的责任,”

    临走之前,他还不忘撂下一句,“我一定会回来的!”好有灰太狼的范。

    …………

    “怎么,上不去?”老陈问李方成。

    “这些人就是爱显摆,区区一个商人,他的门搞得比中南海还难进,”

    心情也不爽的老陈听了他这话,忍不住笑了,听起来这位好像经常去中南海一样。

    “陈总,要不你再给吴倩打个电话,这次我来跟她说,”

    老陈一想,总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那就打吧。

    “吴助理是吧,我是李方成,”电话一通,李方成就叫道,“你说吧,要给你多少钱,你才能安排我们见到冯一平冯首富?放心,你往高价报,我们出得起,”

    但是,他这牛哄哄的一番话,压根没有效果,和早上的王总一样,话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就已经挂断。

    这下很完整,他们这边的三个人,今天都享受了一把这样的待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