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挂了我的电话,”李方成对陈总说。

    陈总心说,这有多稀奇的,今天还有谁没被挂过电话?

    他拍了拍李方成的肩膀,“做得不错,继续保持,见到冯一平的时候,也要保持这样的气势,”

    李方成没分辨出陈总态度中的变化,只觉得很受鼓舞,“一定的,争取把这事在年前定下来,让大家都过一个欢乐祥和年,”

    “就是这样,”老陈又勉励了他一把,“看来他们今天是真有事,也不知道是什么大事?先放放,我找人打听打听,”

    他也是真着急,年底首都那边正是“业务”繁忙的时候,自己如果真按之前在王总面前表态的那样,冯一平走到哪就跟到哪,也就意味着不能帮着处理年底那些要紧的业务。

    这对他非常不利。

    要知道,处理那些业务,是结交各路人马,建立良好关系的时候,这对他个人,也是不无裨益的事。

    他最担心的是,如果自己在这么要紧的时候离开,但那一摊子事依然处理得紧紧有条,你叫王总以后还如何倚重自己?

    因此,一定要又快又好的处理好这边的事情。

    只是,此时有个念头在他心头越来越清晰,这位年轻的首富,怕是真的没把自己跟着的这位小王总放在眼里,自己此次三亚之行,多半得是无功而返。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他看着李方成,希望他能闹得更大一点。

    他让首都办公室的人,去查查这两天跟嘉盛有关的消息,冯一平是不是真的有大事要忙,自己则带着李方成,去找本地能说得上话的关系。

    他现在很明白,要能跟冯一平见面,还真是必须得有一个够份量的中间人。

    本地的那些关系,虽然份量差点,但毕竟是公职,在吴倩那,多半不会受到自己这样的对待。

    …………

    跟陈总一起出去见人,李方成原本挺兴奋,终于也能在当官的面前摆一回谱,而且从今以后都能这样,这感觉,想想就让人高兴。

    他又一次高兴得早了些。

    陈总是带着他一起出去,但是,去见人的时候,并没有带着他,他和那位本地的司机一样,只能等在车里。

    这是李方成今天感觉最憋屈的事。

    原来自己还没有真正进入王总这个核心圈子的资格,所以这些人脉资源,现在还不能让他接触。

    但是,在小小的挫败感之后,他坚定了一个信念,一定要把眼前这事办好,之后,自己一定有进入核心的资格。

    到那时,一边赚着钱,一边接受那些往日里只能仰视的官员的奉承,那日子,才是日子。

    只是,他此时挺羡慕的陈总,却感受到了深深地挫败。

    和本地几位关系联系的时候,一开始,听他报出名号,那些人顿时热情得不行,“在这边,什么事都给你办得妥妥的,”

    但是,一见面,一听自己提出的要求,马上变了一个样,除了推脱,还是推脱,有个别的,甚至还“哈哈,这边天气好,陈总多住几天,”

    刚开始陈总还恼,到后来,则是惊讶,到最后,则是挫败。

    原来在首都时,大家都想得太简单,没想到这位不仅在商界,原来在政界都这么有影响力。

    他越来越对自己此行的结果不乐观起来。

    其实,这事简单得很,一来,冯一平刚刚才受到本省一二把手的联袂接见,底下的这些人,谁敢动什么歪心思?

    二来,这位冯首富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不见他上个月的那阵风光吗?总理和那么多部级高官都对他那么支持。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都知道这位王总的做派,此时找上冯一平,那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当然,这事对王总自己,那肯定是好事,但对他找上的人,多半可能不是。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谁还敢做这个中间介绍人?

    王总是不好得罪,但是,冯一平又何尝好开罪?而且正是在嘉盛集团准备扩大在本地投资的这个节骨眼上。

    他们并不怕因此开罪王总,因为理由其实也很充分,真说起来,冯一平本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跟他们这地方上的人打过交道,连他们自己都没见过冯一平,怎么做这个中间人?

    …………

    “醒醒,陈总回来了,”司机把在副驾上打瞌睡的李方成叫醒。

    可算回来了,李方成睁眼一看,是灯光太暗了吗,陈总怎么看上去脸色这么差?

    陈总的脸色能不差吗?首都那帮手下回复,这两天嘉盛并没有遇上什么大事,如果有,那也是从明天开始,嘉盛旗下的工厂开始放假。

    但是,这是主要是由嘉盛三个地区总部负责,冯一平本人很少过问。

    也就是,他没什么大事,但就是一直晾着自己。

    更不爽的是,跑了这么一大圈,居然还真就找不到一个中间人,哪怕他后来把话说得难听也是如此。

    你叫他脸色如何好得起来。

    究竟是我们的影响力,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呢,还是冯一平的影响力,比我们想的要大很多?老陈第一次思考这样的问题。

    “开车,回酒店,”

    这就回酒店?我们这一个晚上,也就刚刚抽空吃了碗面条而已。

    换做是自己老子,李方成早火了,但很不幸,眼前这个脸色难看的人,并不是自己老子。

    …………

    天色已晚,酒店大堂里的音乐声很小,虽然依旧灯火通明,但是,因为此时并没有什么人办理手续,值班的人都很轻松。

    偶尔,会传出一声女孩子的轻笑。

    是的,大家都挺开心,不仅是因为即将过年,而且,今天下午,大家的工资卡上,都收到了本年度的年终奖,一个个的腰间都鼓了起来。

    “张彦,你订什么机票?”一个女同事说,“老板不也要回家里过春节吗,那不刚好蹭蹭他的私人飞机?那可是私人飞机哎,还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那种,你难道不感兴趣?”

    张彦心说我都坐过的,“老板哪能就我们的时间?”

    “说不定哦,”那位原本有点放松的站着,这会突然一下子站得倍儿标准,连说话都不对着张彦。

    “你怎么了?”张彦问,这时,他听到有人在叫,“张彦,”

    她一抬头,难怪她那么说,冯一平正笑着走过来,远远的对她招手。

    张彦看了看时间,这会有什么事?但是她人已经在朝他那边走。

    看到冯一平脸上压抑不住的高兴,她好奇的问了一声,“遇到什么喜事了吗?”

    “也算是喜事,美国那边的并购,刚刚得到了批准,”

    “就是近25亿美元的那桩?”这不是张彦额外留心跟冯一平有关的消息,而是这事集团里的人都知道。

    “对,所以,我明天一早,就得飞往美国,”

    “打电话就行,还专程下来一趟干什么?”

    “你自己在这好好的,”冯一平抬起手,最后又放了下去,“好了,你回去吧,”

    “我知道,你在国外也多小心,”张彦脸红红的补了一句。

    这时,门口响起一声大喊,“冯一平,你站住,”

    李方成刚为陈总拉开车门,看到里面站着的那个人,好像就是冯一平,当下大喊了一声。

    里面灯光太耀眼,冯一平只看到门口的车那边,有个年轻人在朝这边跑,但是看不清楚是谁。

    再说,现在还这样连名带姓叫自己的人,真的是可以不用理会。

    当然,这事也不值得生气,也没办法生气。

    根据吴倩的汇报,仅首都那边的办公室,今天就来了一个说是他干儿子的小伙子,还有一个自称是他干爹的老爷子。

    他朝已经回到前台的张彦点点头,转身朝电梯间走去。

    李方成这会是真的很恼火,刚刚的那一幕,好像是昨日重现,自己上次和老爸去创业园找他时,他也是这样看自己,或者是这样不看自己。

    但是,今天的我,还是你可以这样小瞧的吗?“你躲什么?”他边跑便喊。

    老陈也跑了起来,这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但他的那句“冯总留步,”还没喊出口就缩回了嘴里,因为前面的李方成,被旁边出来的两个人结结实实的仆倒在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