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出这样的两个结果,这个类似冯家冲的创业论坛或者说俱乐部,在腊月二十九的活动正式告一段落。『,

    “这些天就一直在说盖楼房的事?”冯一平整个人又差点趴在火盆上面,冬天就这样,没火可以烤的时候,扛一扛也就过去了,但是你一坐在火盆边,那真的就很难再离开。

    “也没有,前两天都在跟我说开店的事,有几家有些争执,找我调解。”

    省内除了省城之外,还有两个副省级城市,无论是城区规模,常住人口,还是经济,比省城是差一些,但比一般的地级市高了好多。虽然不能像省城一样,可以开上十几家店,但五到八家是可以的,考虑到大家的经济情况,这样的城市,冯振昌让两家人在开,现在就是因为你开家,我开几家的有些矛盾。

    “其实,可以让他们考虑在开店的地方再开一家橱柜专卖店,公司帮他们培训一些人跑销售。”

    “我看这个难,”四叔说,“现在橱柜究竟能卖的怎么样,他们都不知道,叫他们开店,难,除非还是你们自己先做出成绩来,那时他们估计会抢着开。”

    要不是看到他们家开面馆赚钱,塆里能有那么多人家敢借钱也去开面馆?肯定不会,他们行事,求的就是一个稳字。

    “对,”冯一平也觉得自己想的简单了,不是谁都像小舅和家里人一样,对自己有信心,他这个提议,估计只有堂哥他们会支持,冯明志大概也能听进去。

    就比如关于建房子的事,他本来还想说。手里刚有了一点钱,没必要马上就盖房子,可以考虑在下面县里再开一家店,或者再凑一点钱,把现在的这个店面买下来或者在省里买一套房子,不过。看了昨天的那个热情的场面,他把这些话压了下来。

    比起那些有了点钱后乱来的,他们手里有了点钱后,第一个想的就是盖房子,应该说也不错。

    “现在的人啊,”四叔有些感概,“日子是比以前好过,但这个人心,还真比不上以前。”

    别的不说。现在塆里的人,虽说大多数都是没出五服的同族,但是平时替别人着想的时候,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自私,好多时候只考虑自身利益,其它的什么都不顾。

    比如,有些人家。就直接把猪圈建在别人家大门前,虽然猪圈那块地是他家的。他想干什么是他的自由,但这样做,真的没有公德心。

    “慢慢来吧,等大家都富起来,看问题的角度就会不一样,老话也说。仓廪足而知礼节嘛。”

    随着出去的人越来越多,眼界越来越广,估计他们原来很在意的东西,后来他们自己都觉得好笑。

    比如现在塆里做房子,也经常为多占个一尺两尺的地。和邻居大打出手,冯一平想,等他们眼界都高了以后,估计像清朝时的“尺巷”那样的事,会越来越多吧。

    十晚上,新年的钟声刚一敲响,冯一平就接到了黄静萍的电话,“新年好!”

    “你还没睡呢?”冯一平问她。

    “爸妈早睡了,就我和妹妹还在看晚会,你呢,在干什么?”

    “我也在看电视,”他们家也一样,就他和冯玉萱还在看晚会,看着姐姐恨不得把耳朵也凑过来,冯一平干脆也回了房间。

    “我们家还是要初五才去镇上,家里的店,准备初六开门,我又不能和你一起回市里。”

    “没事,你在家多玩几天,初六或者初八,我再派车接你。”

    “可是家里都不好玩,”

    “你小心点,要是你爸听到了这话,我担心他大过年的会打你。”

    “才不会呢,”黄静萍嘻嘻的笑,“我现在也在被窝里,他们听不到我说什么。”

    挂了电话,冯一平发现手机上多了条短信,是张彦发给的,看时间,也正是零点的时候,就“新年快乐!”几个字,收到冯一平寄过去的手机后,张彦没打过电话,但每天都会发一条短信。

    初的一大早,肖建平就带着肖志杰在公路边等,冯一平和王昌宁约好今天来他家。肖建平很有魄力,去年已经开了两家店,纯收入也在五万以上。

    看到他们顺路走过来,肖建平老远就笑,他的精气神比以前更好,嗓门也比以前更大,看了他们两个几眼,就说了肖志杰几句,“每个月给你的生活费也不少,怎么长的就他们快呢!”他们个里面,最矮的就是肖志杰。

    “爸,这个主要是遗传问题。”

    “遗传问题?”肖建平琢磨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你这是怪我是吧?”

    “没有,不敢,”肖志杰笑着躲到他们两个背后。

    “你车呢,放在哪里?”

    “在我姨父家。”

    “一平,塆里也在准备修路呢,明年过年,你也可以直接开上去。”肖建平插了一句。

    “是塆里有人家要盖楼房吗?”冯一平看了一眼王昌宁,问道。

    “是,除了我们家,还有家吧,你看,我们这其实修路简单,路两边都没有田地,叫挖掘机挖宽一些,再压实就好。”肖建平停在路间,叉着腰对他们说。

    他们修路这确实简单,陡是陡了些,但是很直,只要把现在的这条小路拓宽就好。

    到了家里,饭菜早就准备好了,肖建平推掉了其它的客人,关起门来,只招待他们两个。

    “叔,姨,”冯一平吃了几筷子菜,把早上在王昌宁家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盖楼房这事,我觉得不用急,明年直接也要去读大学,你们常年在外面做生意,房子建起来也是空着,顶多就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住几天,与其把这几万块丢在家里,还不如多开一家店,或者凑点钱,在省里买套房子呢。”

    “可是,等路一通,塆里就有好几家人要盖呢!”肖志杰他妈妈说。

    还是面子的事,邻居家都盖了楼房,他们不盖,就觉得面上没有光彩。

    “我跟你们算笔账,按现在的趋势,志杰肯定是要在外面安家,家里的这个房子,建的再好,他也不会住几天,我看,还不如用这个钱,再凑一些,提前给他在省里买套房子,现在这个房价你们也知道,年年在涨,早买比迟买划算。”

    “城里的房价在涨我们知道,不过,说真的,我们还真没想到买房子这事上来。”

    好多人都没想都买房子这事上来,他们虽然在城里赚了钱,却始终不觉得自己是城里人,思想还是那个老思想,很少有人想着在城里安家。

    等到他们想到的时候,那时的房价,已经高的叫人望而却步,有着后来经验的冯一平,有这个义务,让他们尽量少走这些弯路。

    “爸,一平说的对,还是在城里买房子划算,现在花钱在城里买房子,是增值,在老家这建房子,相对来说就是贬值。”这些问题,只要一提点,肖志杰反应的比谁都快。

    “是的,叔,我爸妈现在也决定,今年凑点钱,在省里买套房子,家里的房子,以后再改。”

    “这个事我们还真的好好想想。”肖建平说。

    有这句话就行,这事没想到便罢,一想,就会明白过来。

    “哇,”吃完了饭,一出门,肖志杰就叫了起来,“我们也快有自己的房子了,你说,到时是不是可以和一平一样?”

    “你想什么美事呢,张秋玲可是在镇里,她能不要工作跟你去省里?”

    肖志杰脸顿时垮了下来,张秋玲的工作还好做,想让张副校长同意女儿不按他的规划走,那真的,很难,很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