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昌他们还是要初六去省城,冯一平还比他们提前一天动身,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受那天谈话的刺激,再一次深感考个好大学重要性的肖志杰,也准备提前去县城用功,他们两个都去,王昌宁自然也要去。≧,

    上车后的肖志杰,化郁闷为食量,在家人带的东西里挑挑拣拣。

    家里备的年货都剩下不少,大人们明天也都要出去,所以连各种丸子卤肉也都给他们打包,还有瓜子花生饼干水果这些,反正他们能吃,冯一平又有车,那是能装多少装多少,每家结结实实一麻袋。

    真是越胖的人越能吃,看着肖志杰不歇气的在那吃,冯一平和王昌宁深表羡慕和佩服,“你们看我干什么?从明天开始,又要埋头苦读,我还不趁今天多吃点。”

    “给我一根,看你这么吃,我怎么也觉得有点饿。”王昌宁掰下来一根香蕉。

    “我真佩服你,”冯一平从后视镜里看着他说。

    “有时候我也佩服我自己!”肖志杰好不知廉耻的笑着夸自己。

    “我是佩服你不是为爸妈读书,也不是为自己读书,而是为张秋玲读书,我们这种地方,居然能养出你这样的多情种子来,还真是造化。”

    “对,真称得上是一朵奇葩。”王昌宁还是一贯的噎死人不偿命。

    “老王,你不用现在看我的笑话,于莲也马上毕业,到时你就知道厉害。”

    他这一句话,说的王昌宁也沉默下来,如果在县医院没希望,于莲只能回她们乡医院。那到时,他和肖志杰的境遇,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冯一平看着这两个沉默的小伙伴,想了想自己的事,也蛮纠结,一时还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他们两个在学校对面的居民区里。已经租好了一套房子,是个很清爽的两室,家具不多,看来他们两个是准备在剩下这半年里,过苦行僧般的日子。

    把东西搬上去后,看着已经十点钟,冯一平连口气都没歇,带着他们到了汽车站。

    今天还没到返城高峰,大家正月出门。一般会挑初六或者初八这样吉利的日子,所以今天车站里人不太多,这个不太多,是指不像初六的那样人山人海,其实候车室里也是座无虚席,从检票口那看出去,到省里,到市里的班车前。也挤满了人,用铁栏杆隔开的队伍。加起来至少有里吧长。

    他们两个在候车室里看稀奇,冯一平自己到车站旁边县里最好的酒店,花重金订了一张餐饭,真的是花重金,酒店的餐厅这两天只供应员工,还没对外开业呢。收了他百块的红包,值班经理才答应了下来。

    没办法,这个时候,县城所有的餐馆都没开业,就只有车站前面的那些看上去很脏乱差的面馆开了门。今天来的青旅的司机本来就是加班,这还大过年的,让他们就吃碗面,那真有些怠慢。

    十点半,省青旅的五辆卖相很好的大巴,鱼贯驶到车站对面停下,车门还没打开,不少等车等的心焦的人,满怀希望的过去问,“这是新增的临班吗?”

    在车站里排队的人也看到了,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听说这是省里的一家公司包的车,专门接送他们员工的,年前的时候,他们也是由这些车送回来。”

    “哇,还有这么好的待遇呢!”在寒风挤得满身臭汗,站的脚都发麻的人,那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青旅的车停下不久,便利店的员工遍陆续报到,他们轻松的很,把箱子先放好,然后优哉游哉的和小伙伴们逛起了县城,要到下午一点才发车呢。

    也有不少是爸妈送来的,做爸爸的还好一点,妈妈这时都拉着自家的孩子,各种叮嘱,还帮孩子理理头发,整整衣服什么的,牵挂之情,溢于言表。

    十一点多的时候,冯一平他们正准备去带那五个司机吃饭,肖志杰在旁边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用肩膀撞了撞冯一平,“嘿嘿,你看!”

    那边胡珺婷的爸爸拉着箱子走在前面,她和她妈妈挽着手跟在后面。

    “要不要打个招呼?”肖志杰问,却看到他们也是朝这边走过来,“她也在便利店?”

    “恩,还是个店长呢!”

    “冯一平,你是个什么命啊?”肖志杰那个羡慕啊,“一个黄静萍不说,又来一个胡珺婷。”

    冯一平懒得跟这个思想相当不纯洁的人废话。

    “黄静萍知道吗?”王昌宁问。

    “她比我早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怀着些邪恶小念头的两个家伙,彻底没话可说。

    胡珺婷看到他们个,也有些意外,和她妈妈说了句什么,快步过来打招呼,“哇,你们都在啊,你好肖志杰,还有王昌宁吧,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啊,气质也越来越好!要不是你先打招呼,我可都不敢认你。”肖志杰的一张嘴,还真是被张秋玲给磨练出来了。

    “我们正准备去吃饭呢,一起吧,叫上你爸妈,”王昌宁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过去主动邀请。

    “不用了吧,我们等下找个地方随便吃点就好。”

    “你今天找个随便的地方都不好找,跟我们一起吧,难得有财主请客。”这也是准备添乱的肖志杰。

    “一起吧,今天真不好找吃饭的地方。”冯一平再不开口,就有些说不过去。

    胡珺婷的爸爸,是乡下的一个医生,和他们不熟,有些推辞,“不用,我们等下回家吃。”

    “叔,既然碰到了,就一起吧,你刚好帮着陪陪这几个司机。”

    “哦,你就婷婷的同学,那个冯一平?”

    “我是冯一平,叔叔好!”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了不得,行,那我们就蹭你一顿饭。”

    “叔,怎么说蹭呢,你是长辈,今天难得碰到了,请你吃餐饭不是应当应份的吗。”肖志杰这张嘴啊,和他笨拙的身子,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酒店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们这一桌客人,菜不多,但是很扎实,而且味道很正。

    当然都不喝酒,冯一平端起一杯茶,“对不起,怠慢几位了啊,我们小地方,现在吃饭的地方少,几位将就一下!”

    那几个司机知道这样的情况,现在这种时候,不要说县里,省里找个吃饭的地方都不多,他们也不清楚冯一平是什么身份,但是认识他开的那辆车,所以哪怕他年纪小,一个个也都很客气,“哪里,这已经很丰盛了,这有些东西,我们在省里还真吃不到。”

    肖志杰他们两个,虽然开冯一平的玩笑,不过还是晓得轻重,坐的时候,还是把冯一平和胡珺婷的爸妈给隔开了,冯一平给他们暗赞一个,孺子可教也!

    下午一点之前,那些离县城最远的员工,也都赶到了车站,在一点钟的时候,在还在等车的那些人羡慕的目光,车队准时出发。

    在省里,高志毅他们已经从少年宫里协调好了一间大教室,便利店所有的员工,将在那进行两天整的培训。

    时间紧迫,大巴直接把他们拉到少年宫,吃了订过来的快餐,晚上八点,适应性的培训就开始,现在就让他们收收心,明天的效果才好。

    冯一平又上去讲了几分钟,最后,以同学加朋友的身份,又开始了一次推销,“我下面说的这几句话,跟工作无关,是我的经验之谈,仅供大家参考,也请大家不要外传。

    希望大家平时工资到手以后,能尽量少花,都存起来,存起来干什么呢?买房子!现在省城的房价,均价还不到两千,将来上涨的空间很大,不管是买来自住,还是投资增值,都是很好的选择。

    家里如果父母有积蓄的,可以做做他们的工作,把钱拿来买房子,绝对比存在银行划算,如果真的认准了,就是借钱买也划算,总之一句话,买房子这事,从现在开始,希望你们都放在心上!”

    改革到现在,好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有些人想到了,但没有付诸行动,还有些人想到了,也想做到,但是没钱,所以还是做不到。

    在座的人里,如果有百分之十,听他的话买了房子,那以后绝对会成为他的死忠,将来也绝对是公司里工作最积极的一批。

    至于那些没买的,后来也一定会佩服他,那何乐而不为呢?

    在省城,拿同样的工资,有房子的和没房子的,以后过的绝对是两样的日子。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那么关键的几步,结合后来的情况看,对大多数人来说,置业的迟早,也算是很关键的一步,冯一平希望带动他们,早些迈出这关键的一步,让他们以后的工作,只是为了工作,而不是为了谋生。

    而且,对服务业来说,你培训再多,员工的情绪还是会直接影响他工作的态度,比如,你能指望那些又一次被女朋友的老妈指着鼻子骂“你头无片瓦,脚下没有一寸立锥之地,就想娶我的女儿?”的员工,能在工作不带一丝情绪?

    还有那些月月被房东涨房租的女孩子,发现除去开支后,剩下的连套化妆品都买不起,那你还能指望她在每一个顾客进门的时候,都面带笑容的说,“欢迎光临!”

    总之,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而冯一平只不过多说几句话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