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第一次的吻

 热门推荐:
    少年宫的楼上,胡珺婷看着冯一平开车远去,转身朝楼下走,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失落,虽然明知道有些事不可能,可有时又总忍不住去想,总期望着会有奇迹发生。∏∈,

    少年宫的楼梯也有很大的转角,她很喜欢,她现在对转角,也有那么一丢丢的着迷。

    想到前些日子看的一篇散,作者给转角赋予了很多浪漫、希望的含义,或许,走过下一个转角,你就会发现不一样的风景,遇上期待的人,而她最期望的是,能像培训的那天晚上一样,转过下一个转角,就能看到冯一平在一边对着她笑。

    冯一平脑,现在完全没有胡珺婷的这些罗曼蒂克的想法,他觉得有些累,只想快点回市里睡一觉。

    几年前的时候,虽然穷,连新衣服都没有,但过年仍是他最开心轻松的日子,这两年,家里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年时的各种应酬也格外多,这几天过下来,他真感觉体力都有些透支。

    不过,虽然身体上累,但心里却很轻松,心里轻松,才是真正的轻松。

    以前过年时的那些开心快乐,就像是一个自我催眠的短暂的梦一样,梦里无忧无虑的放松几天,但一到正月初八,梦就会醒,又要发愁上学的学杂费,现在不一样,为钱发愁这样的事,终于不会再发生。

    他跟冯振昌打了个电话,“爸,你们到了吗?刚经过市里?那我跟你说一声,这两天有些累,我想现在回市里睡懒觉,就不在家里等你们了。”

    冯振昌他们到省城后。要忙着让面馆开业,各种准备工作也很忙,“那你就不用等我们,早点回去吧,明天好好休息一天,不要忘了后天是开学的日子就行。”

    这个日子他这么敢忘。“不会的,你们路上小心点。”春运的时候,好像也是事故高发的时候。

    他自己也很小心,这短短的个小时的路程,他间停车休息了次,最后在午饭前后,才终于回到了市里。

    他停好车,想到黄静萍肯定也到家了,有些振奋。果然,走到门前,他就闻到了家里飘出来的香味,听到开门声,系着围裙的黄静萍欢快的从厨房跑出来,又吊在他脖子上,“知道我今天到,你还不在家等我!”

    “我不是有事吗。你在做什么?好香啊,门外都闻到了。”

    “来。”黄静萍牵着他的手到厨房,“过年的这几天,鱼啊肉的吃的太多,所以我煮了个蘑菇汤,全素的,但很鲜。喜欢吧!”

    “恩,很喜欢,”冯一平揉了揉她头发,“可是我肚子饱饱的,现在不想吃。只想睡一觉,等睡醒了再吃,好不好?”

    黄静萍看着冯一平一脸的疲惫,很是心疼,“你过年的这些天,怎么比平时还累?你等着,我去给你放水。”

    冯一平洗完澡出来,正准备美美的睡个舒心的懒觉,也许是他过去的一年,在休息时间骚扰了高志毅和李嘉好多次,今天终于遭到了报应。

    李嘉选对了时间打来电话,刚说了几句,听到他在电话里都哈欠连天的,想到他之前的那些陋习,马上又找了其它的事来说,东拉西扯,吧啦吧啦的,说了二十几分钟,冯一平后来都快握不住话筒,只机械式的恩恩啊啊的附和着,李嘉非常满意这个效果,最后实在找不到事情说了,才挂了电话,挂之前,奸笑了一句,“叫你总是在休息日骚扰我们!”

    我这暴脾气!冯一平挂了电话就下了决心,我以后就专门下了晚自习才给你们打电话。

    他哈欠连天的走进卧室,把窗帘拉的紧紧的,卧室里马上黑的像晚上一样,让他一上床就马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也就没一会的工夫,他仿佛听见门响,然后,一个人掀开被子溜了进来,先是躺在一侧,然后用手碰碰他的手,碰一下,就像触电似的,马上弹开,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

    调皮!冯一平翻个身,伸手过去,把她揽过来,做这些事的时候,他眼睛都没睁开,轻微的呼噜声好像也没停过。

    被他揽过来的时候,黄静萍心都快跳出来了,马上也装作睡着了的样子,过了一会,听见了他的呼噜声,她悄悄的睁开半只眼睛一看,冯一平是真的睡着了,看来他是真的累了!

    听着他的鼾声,她轻轻的把头朝后挪了挪,抱的太紧,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借着室内的微光,她近距离的观察冯一平的脸,恩,有几颗粉刺,不过,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巴,睡着了也这么帅。

    就这样看着,她还不满足,有时还伸手去摸一下,渐渐的,冯一平的心跳和鼾声好像有一种催眠的作用,让她觉得特别安心,然后,不知不觉的,她也睡着了。

    慢慢的,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路灯次第亮了起来,连那些穿着新衣服在外面放烟花的小朋友,也被大人叫回家吃饭,夜幕又一次降临!

    冯一平这一觉,睡的格外舒爽充实,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怀里抱着一个人,手还放在一处温温软软的所在,一摸,还是两瓣的。

    他马上睁开了眼睛,看见黄静萍被他搂在怀里,两个人的腿,也纠缠在一起,而他的一只手,就非常不规矩的放在她的两瓣的那个……臀部上,他马上有些做贼心虚的把手收回来。

    怀的黄静萍,这时格外的恬静,头发遮住了她一半的脸,冯一平轻轻的拨开,看到她脸上的皮肤,在黑暗散发着温润的光泽,鼻翼有点红红的,轻轻的翕动着,鼻息轻轻的吹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有些痒痒的。他一时手欠,忍不住用手去弹了一下她的鼻尖。

    然后,黄静萍就猛然睁开了眼睛,好像有些愠怒似的瞪着他,这完全吓不到冯一平,还让他觉得好玩。又伸手去弹了一下,黄静萍一阵不依,在他怀里一通胡扭乱扭,“好啦好啦,我错啦!”冯一平向她求饶。

    黄静萍抬起头来,脸红红的,两眼就像两汪清泉,在这黑黑的卧室里,此时好像都在闪着光。然后,她闭着眼睛,把她滚烫的脸,慢慢的贴在冯一平脸上。

    闻着她身上的体香和沐浴露的香气,感受着她滚烫的脸,听着她急促的心跳,感觉怀里她那都有些轻轻的颤抖的身子,冯一平掠过她紧闭着的双眼。掠过她翕动的更频繁的鼻翼,看到她向前抿着的。娇艳欲滴的唇,不由自主的低头吻了上去。

    黄静萍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有些六神无主的看着冯一平,双手柔弱的在他身上轻轻敲了几下,又马上迷失在冯一平温柔的吻。闭上眼睛,下意识的把冯一平抱的更紧。

    她的唇,温软柔嫩,她的吻,香甜可口。等到她的舌尖被冯一平轻轻噙住的时候,她整个人软的像团棉花,“唔,”不一会,她就轻轻捶打着他,冯一平松开她,“我有些喘不过来气!”她睁开眼睛说了一句,然后又闭上眼睛,像是回味一样,还吧嗒了一下嘴,冯一平忍不住,又轻轻的亲了一下。

    “唔,”黄静萍转过身来,把头埋在他胸前,“原来是这个味道!”

    冯一平听了有些好笑,“味道好吗?”

    “你又笑话我,刚刚你趁我睡着的时候,还弹我鼻子,我知道你是嫉妒,你见不得鼻子比你挺的人,你太坏了!”

    “你既然睡着了,怎么知道我弹你的鼻子呢?”

    “我就是知道!”

    “好好,我坏,我不对,我们起床吧,我现在肚子都饿的打鼓。”

    “不,我还要!”黄静萍又扭了一下,那声音轻的,几近可无。

    冯一平也不再逗她,听话的轻轻吻了过去,黄静萍学习的很快,静静的品味着这柔情蜜意的吻,有时还会调皮的把舌头伸过来。

    良久,唇分,但是,过不了一会,又合在一起,最后,终于,黄静萍的肚子也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看来吃饭这事,做什么也代替不了。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毛衣,”冯一平跳下床,想去她房间帮她拿衣服。

    “不用,我要穿你的。”黄静萍蹦下床,打开他的衣柜,挑了件红色高领毛衣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她还转了一个圈,“好看吧!”

    “好看!”冯一平由衷的说。

    “嘻嘻,”黄静萍又在他脸上吧嗒了一口,“你等着,我去做饭。”

    来到客厅,看到外面天黑黑的,她叫了一声,“天啊,都这么迟啦!”

    冯一平开灯看了看时间,都快九点了,难怪感觉睡的这么舒服呢!

    晚饭很简单,他们就以蘑菇汤为锅底,在里面加入各种青菜和丸子,说说笑笑的涮起了火锅。

    白天睡的太多,吃完饭后,虽然已经快十一点,他们一点睡意也没有,偎在沙发上,冯一平看电视,黄静萍把头枕在他大腿上看他,高兴的说着一些相当没营养的话,还时不时的拉着冯一平的脖子,温存那么几小口。

    这天晚上,两个人第一次捱到晚上一点多,才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上午,黄静萍穿着睡衣,闯进还在睡懒觉的冯一平卧室,打开床头灯,摇醒了他撒娇,“一平,你看看,我嘴唇是不是肿了?”

    冯一平让她钻到热被窝里来,就着灯光端详了一下,别说,好像还真有点肿。

    只能说亲,你有时就是个温柔的女汉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