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要开学,之后就要头悬梁锥刺股的再读上半年,对着最后的一天假期,冯一平格外珍惜,硬是在床上赖到九点,才起来吃早餐。↗,

    早上是糯米和大米煮的清粥,配上家里的小咸菜,包子馒头的这两天还没地方买,也不用买,带来的炸圆子煎了几个,又脆又香。

    说来也奇怪,过年在家的那些日子,一天到晚,感觉不吃饭都饱饱的,一回到市里,肚子好像就被清空了一样,饭量立马找了回来,他把锅里的都吃个干净,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好啦,过两个就吃午饭,你要是还没吃饱,茶几上那么多零食和水果,有些不好长时间放的,去消灭掉一些。”黄静萍过来收桌子。

    恩,这样的安排也不错。

    但过年的时候,很讨厌的是,好多台都在放琼瑶奶奶的那些电视剧,而且都是连着放,对那些动辄哭哭啼啼,大喊大叫,一天到晚,除了情爱纠葛,就没其它什么事的琼奶奶神剧,冯一平听一句台词就够了。

    他干脆把电视调到静音,从一换到四十五,还真没什么能看的,没有选择之下,只好看新闻,这个东西,不论真假,它膈应人的时候总少吧。

    黄静萍依然枕在他大腿上,说起了过年时的一些见闻,冯一平忽然想到一件事,就笑了起来,笑的黄静萍有些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你看啊,昨天见面后到现在,都差不多一天一夜的时间,我们俩先是埋头大睡了几小时,然后一直玩亲亲的游戏。居然得到现在才有时间说话,你说好笑不好笑?”

    “不好笑!”黄静萍脸红红的,把眼睛闭上,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冯一平忍不住又凑了下去,黄静萍小声抗议。“别,还肿的呢!”

    “没事,我就帮着润润,”这次是浅尝辄止,恩,只尝了几分钟而已。

    黄静萍玩着冯一平的手指,一根根的朝前扯,然后弯出脆响来,“知道吗?过年的时候。我见到了王金菊,”

    “哦,她怎么样,过的不错吧,嫁人了吗?”冯一平也记得那个有些泼辣,嘴上不饶人的女同学。

    “哪有这么快嫁人的?她还在南方打工。”

    “嘿嘿,我们可是有同学就快嫁人咯!”

    “真的,谁?”女孩子都有八卦的基因。

    “林慧。前两天去她家拜年的时候,姨妈跟我说的。说也是在南方的时候,认识了他们公司做财务的一个大学生,哦,对了,那个大学生好像就是市里的,去年下半年。就已经跟着林慧回去了一趟,好像现在正在市里装房子,准备结婚呢!”

    “啊,真这么快?”黄静萍有些惊讶,又有些莫名的情绪。

    “吃惊吧。当时把我跟王昌宁都惊到了。”

    “其实也不奇怪,林慧在学校里的时候,好像不是去读书,而是专门谈恋爱玩的。”

    说到这里,黄静萍在他身上轻轻打了一下“我跟你说王金菊呢,这么扯到林慧身上去了?”。

    “怪我,你接着说。”但凡逛过论坛的,谁不会歪个楼呢。

    “年前看到我的时候,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说她进的那个服装厂,一进厂大门,就被没收了身份证,还签了一份合同,然后吃住都在厂里,一周天,平均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一个月才有一次打电话的机会,而且旁边有人监督着,差不多半年后,才联系上了一些附近的老乡和同学,把她们抢了出来,做牛做马的半年,结果工资一分没拿到手。”

    在冯一平听来,这样的事其实已经不是新闻了,这几年,好多被社会赋予了“农民工”称号的,内地去沿海打工的姑娘小伙子们,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其实说白了,和后来的“黑砖窑”性质差不多,只不过工作地点不在郊区野外,而是在各个开发区里,工作环境,也比砖窑里好一些,但工作强度应该不相上下。

    至于说维权什么的,他们哪里有那个时间精力和渠道,更没那个钱,况且,进厂时签的那份合同,肯定是对厂方有利的,打官司都不一定打的赢,只能当吃一堑长一智。

    要知道,即使是再过十多年的时候,连总理都亲自过问农民工的欠薪问题,你想想,这个问题得有多大?

    造成这样问题的原因,有很多种,不说那些无良的老板和厂家,送他们出去的各职业学校也没尽到职责,给学生找了一个工作后,就算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完成了承诺,别提还有跟踪服务什么的,可能送出去的学生,在他们找的接收的那个厂,工作了不到一个月,就觉得不满意,辞职后自己出去找路子,然后就一头撞进了这些黑工厂里。

    父母也没尽到责任,山沟沟里的他们,只是看到那些外出打工的,给家里带回了多少钱,没有想到其的艰辛,他们也没有想到在同一片蓝天下,会有那么多没下限的,专门针对这些涉世未深,没有半点背景的年轻人的各种坑。

    至于政府,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他们则是完全缺位,当然,他们也关心,不过他们只关心那些在外打工的人,寄回来了多少钱,一年下来,让辖下的银行,增加了多少存款而已,即便是在二十年后,也没有多少经济主要靠劳务输出的各级政府,真正建立了切实有效的外出务工人员档案。

    所以他只“哦,”了一声。

    黄静萍很不满意他的态度,“你怎么这样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王金菊瘦的我都有些不敢认,好像老了几岁一样!”

    “恩,那我们想办法帮帮她吧。”

    黄静萍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我已经跟她说了,说能让她到便利店工作,你不会怪我吧!”她瞪着那双大眼睛,一副做错了事,好怕怕的样子。

    “这有什么关系?”冯一平揉了几下她的头发,“让她参加下一批的培训就好,不过到时可能安排不到省里,要去其它的地方,哦,没关系,市里估计还要新开几家,到时把她调过来,好吧!”

    以王金菊的能力,培训以后,完全能胜任便利店的工作,黄静萍做出这样的承诺,也不是说能让她到总部工作,算不上什么事。

    就像冯一平打算,让已经由铝制品厂更名为嘉盛金属制品厂,招收包括冯在内的一些冯家冲人一样,根本算不上开后门。

    “你太好了!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冯一平又把电视轮流换了一遍,还没能找到能看的节目,不由自主的又打起了哈欠,他走到书房门口,对正在打电话的黄静萍示意自己回房睡觉,黄静萍捂住话筒,小声说,“别关门,等等我!”

    冯一平苦笑,在我怀里,你是睡的踏实,可那对我,却是一种煎熬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