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八的早上,穿着校服的冯一平,走进一种大门的时候,还小小的有点惆怅,这已经是我接受等教育的最后一学期,想想好像还有点舍不得呢!

    不过,班主任的举动马上让他的这点小惆怅烟消云散。↖,

    上午第四节课后,他跟着陈老师到他的办公室,看着陈老师指着桌上的一摞卷子,轻松的对他说,“这是你每周额外要完成的任务,不多,每科份,每周日返校时交给我。”

    “没必要吧陈老师,我还不如多写写作,多背背政治和历史呢!”

    开玩笑,这么多,就是把周六和周日全部搭进去,时间也不够啊,哪还有时间复习巩固,关于备考,他自己已经有了计划和安排。

    “学校的意思,你指定的那个保送,目前看来,恩,比较难,既然你有冲击省状元的心,我们也一定支持,你也不要有怨言,这些卷子,是老师们额外出的,也相当于加班,每次批改,也等于是加班。”

    “陈老师,学校那么多特级老师,也还是搞题海战术?”

    这有什么难,不是和古里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一个道理吗,一点技巧都不讲的?

    说实话,冯一平真觉得没这必要,有这时间,还不如多背背书,多写写大小作呢。又不是理科,科也有必要搞这些题海战术?

    不是吹牛和自傲,让他考理科的省状元,那不可能,数学肯定会拖后腿,但是科,有挑战。但再加把劲,不是没希望。

    科主要还是记忆和理解,大部分还是靠记忆,拜托,论起这个来,他有什么好怕的。

    陈老师老脸微红。“带着问题学习,才是最有效率的,总之,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如果一个月后,效果不明显,是不是可以调整?”冯一平把这些卷子装进书包里,问陈老师。

    “可以视情况调整。”

    恩,那就好,到时看爷我在你们面前把历史书给背下来。震掉一地的眼镜。

    还没出门,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快步走到操场上,掏出来一看,周新宇的,什么事这么急?

    “一平,我们有对手了,下面几个店都反应上来。省商业总公司,已经有家便利店在装修。我刚从现场回来,他们风格和我们类似,店名也类似,叫佳美。”周新宇语气急促,好像是边小跑边给冯一平打电话,“我准备下午就召开会议。你有什么想说的?”

    “确定是省商业总公司吗?”

    “我已经委托工商局的熟人查证过注册资料,是隶属于省商业总公司的。”周新宇肯定的说。

    那还好,冯一平现在真担心一家民营的来给他打擂台,省商业总公司,那就可以呵呵咯。

    “不用太紧张。可以适当加快一下分店开设速度,尽快把分店下沉到省里的每个市,与此同时,着手向相邻的个省拓展,至于省商,可以把他们当作一个挑战,但不用太放在心上。”

    “明白,就是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对吧!”

    没想到他还是个军迷,“这是我对你说的,你开会的时候可以按你的意思来,让大家紧张起来也好。”

    “明白,”不过,周新宇很疑惑,冯一平怎么就对省商业总公司一点都不担心呢?

    省商业总公司在省里的地位,就和他的老东家在上海的地位差不多,都是当地百货零售市场的执牛耳者,旗下都有上市公司,实力雄厚,雇员上万,在省内大型的商场有上十家,它旗下随便一家大商场,就比有佳现在的全部身家还要多。

    他揣着这样的心思,下午一上班就召开了紧急会议,把各项工作布置了下去,营运部加紧在各地勘察店面,人事部抓紧培训店员,采购部联系更多的供应商……,总之就是加快动作,抢在前面布点。

    虽然在会上,他很笃定的说,公司有这样那样的优势,但其实面对老东家这样级别的对手,他心里是真的不怎么有底。

    想了想,他给高志毅拨了一个电话,“志毅,我去市里一趟,有事打我手机。”

    天很冷,门卫都躲在门卫室里,连窗子都不开,冯一平朝他们扬了扬手,电动门才呜呜的打开,他刚一走出校门就接到周新宇电话,看他在对面的便利店朝他招手。

    “周总,你先去江畔人家,我随后到。”

    财院门口,穿着蓝呢子外套的黄静萍,脖子上也围着一条丝巾,手戴着无指手套,正伸到嘴前哈着气,看着车过来,快步跑过去,“真暖和,回家咯!”

    “今晚我们在外面吃,还有你见过的周总也一起。”

    江畔人家并不在江畔,是市心的一家以江鲜为主的餐厅,装修的有那么几分意思,包厢也很有意思,以各种花命名,比如周新宇订的这一间,就赫然是“百合轩”!

    这名字以后肯定得换,不过现在嘛,还是个寓意上佳的好词。

    黄静萍和周新宇以前在招聘会的时候就见过,后来也在人事部工作过几个月,算得上熟识,因此不用冯一平介绍,“看来我今天选这个百合厅是选对了!”见他们两个进来,周新宇笑着说。

    “看来周总今年运气一定好,无心做的事,都这么圆满。”黄静萍松开冯一平的手,也笑着说。

    “呵呵,那就托你吉言,不好意思啊,知道一平还要赶着回去上课,我就做主先点了菜,你们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几样江鲜都很美味,溜鱼段,爆炒鳝段,酸汤长江鱼,避风塘炒江虾,腌辣椒炖泥鳅,瑶柱豆腐,味道都很正。

    “一平,我想来想去,有些话还是想跟你说一说,作为便利店的决策者,我觉得你是不是对省商太轻视了些?”

    “我怎么敢轻视省商,他拨一根毫毛下来,都能把我们压一跟头,我是对他开的佳美便利店有些轻视,不过,对他们的眼光,我还是佩服的。”他这话其实就是在自吹自擂,说自己眼光不错,可是,在坐的两位都没有捧他的哏来夸他,让他有点小失落。

    “你为什么就这么肯定佳美竞争不过我们?”

    “首先,他们是国企,其次,他们是很大的国企,第,他们的主业是大的综合性的商场。”

    “这我们都知道,可是,跟你的看法有什么关系?”

    “国企,不说其它的,成本控制,他们比不上我们吧!”周新宇点头,这个他有切身的体会。

    如果没有,冯一平随便举个例子就行,油价那么高,但是那几家字头的石油企业,居然经常性亏损,他们可以扯这样那样的理由,但是,看看披露出来的,一盏吊灯百多万,一餐饭十几万,窥一斑可知全貌。

    “其次,他们一家综合性的大商场年销售额都是以亿计,便利店呢,一家店要做到年销售一百万不容易吧,那还得有这样的一百家,才能抵得上他一家大商场,他们不嫌麻烦?

    最后,他们的主业是经营商场,长处在管理和招商,一直以来,涉及的也都是市级的贸易型商圈,而便利店,主要针对的是社区型商圈。”

    “综上所述,哪怕不考虑员工的综合素质和工作态度,工作积极性这些,我们的优势就是成本控制,他们控制不好,十家店一个月的利润,可能顶不上他们一餐饭的花费。

    我们做有佳,不管人力物力,都全力以赴,他们做佳美,只是个搭头或者是尝试,投入的资源肯定也不一样。

    便利店主要针对的社区型商圈,我们也比他们有经验,这样一来,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我们也跟在他们后面做综合性商场,那才要担心。”

    周新宇还有点将信将疑的,“放心吧周总,说不定,他们做到最后,可能觉得做便利店太累,太小儿科,把它砍掉了呢,到时说不定找你收购哦!”

    其实,冯一平最大的理由是,他相信在这个时候,包括现在的-11的老板,也不可能预计到二十年后业态的发展,在这个网络都还没普及的时代,除了冯一平,没人会知道在将来的互联网时代,便利店在零售业的重要地位。

    “我现在相信你的判断,不过一平,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还是慎重点好?你说的对,省商不大可能从心里看得上便利店这样的小生意,但与此同时,他们亏了败了无所谓,家大业大的,况且亏的钱也不是他们自己的,就当交学费,我们不一样,所以,我想,在定调子的时候,还是慎重些的好,哪怕它是业余选手,我们也把它当冠军来对待,你说呢?”

    “你说的是,还是不能马虎大意,我们也想办法摸摸这个佳美的底吧!”冯一平真的很欣赏周新宇的这一点,看问题全面,而且执行力超强。

    省城,省商业总公司办公大楼的顶层,一个面容坚毅,妆容精致,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士,正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抱胸,踌躇满志的看着脚下的城市,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正大力推进的这个项目,已经被一个嘴上无的毛小伙子,大言不惭的说的一无是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