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二十的这天,是佳美的家便利店正式开业的日子,周新宇对此还是很重视,开着自己的车等在一家店外,后座上挤着四个人,高志毅这个胖纸这个时候比较占优,独享副驾的位子。∏∈,

    他们找的这家店,不是地段最好,靠商业区的那家,那里容易撞上佳美的领导。

    八点半过后,这家小店门前也开来了辆车,一辆桑塔纳,一辆富康,最好的是一辆皇冠,几个四十岁左右,一看就是干部的人走了下来,背着手,一副视察的派头,里里外外的看,不时还对着某处指指点点,然后,那个穿着工作服的职员就按他们说的,现场做一些调整。

    “这么随便?”周新宇自言自语。

    高志毅也看的有些奇怪,“他们是佳美的主管还是官员?”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是主管,也是官员,比如省商的老总,行政级别至少得是厅级,那他公司下面的一些业务处,处长还真的相当于处级干部。”周新宇当年,可也是有着相当于副处级干部的身份。

    九点整,两个营业员拉着扎着红花的红绸子,一个在旁边放了一挂鞭炮,然后个领导拿起剪刀,面对着对面集团宣传部的照相机做微笑状,在路上几个停留的过往行人的注视下,给这家便利店隆重剪彩。

    领导们一走,个营业员也放松下来,原本还算标准的站姿也恢复原状,一个在收银台后,一个靠着收银台,另一个背着手在店里转悠,大声的议论着。“听说心区的那家店,好像由集团工会的陈副主席去剪彩呢。”

    那个转悠的是店长,刚好看到对面走来两拨六个人,赶忙提醒,“来人了,站好。”

    佳美远看上去。和冯一平家的“老家味道”面馆有些像,都是大红色的门头白色的字,够显眼,不过,周新宇还是觉得自家蓝色基调的佳美更平和一些。

    里面的布置也大同小异,不过门口筐子里堆着的各色小礼品不少,旁边的pop海报上写着,“开业期间,进店有礼!”

    这是佳美采购部的孙主任叫人去总公司仓库里翻出来的。都是以往节庆活动时剩下的促销品,既然是剩下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样随便送,还是会增加些吸引力。

    周新宇他们看的很仔细,同时心里不停的在和自己的店做对比,落在那个人眼。这就是他们很有购买的**,哈。希望一开业就来个开门红!别说,他们这个愿望一会还真得到了满足。

    转到食盐那一块,周新宇看了一下价格,就有些愣住,看了看时间,走到外面。不动声色的给冯一平打电话。

    刚好下课,冯一平还是在小花园里散步,感到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走到花丛背后,“看了吗?怎么样?”

    “正在看。不过一平,看来他们背靠省商,议价能力确实比我们强,我刚刚看到,他们的食盐现在做促销,居然只要六毛五,比我们从省盐业公司的进价还要低两毛。”

    佳美当然也知道,主要的客户还是家庭用户,所以开业的时候,和有佳一样,选这些家常用的商品做促销,省物价局规定,一袋加碘盐零售一块,有佳开业的时候,打了九折,九毛一包,那还是在进价上加了五分钱的,现在佳美卖六毛五,那确实惊人。

    “六毛五?”按理说不会啊,省商面子再大,也不会从盐业公司那拿到这么低的价格。

    要知道盐业公司,那也是相当牛的主,有专门的法律傍身,头上有国字号的盐总公司这样的老大,而且,现在的各级盐业公司都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它的另一块牌子是盐务管理局,有行政执法的能力,所以它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比石油和电信企业还牛。

    不说冯一平小时候能买到的几毛钱一斤的散盐,在他们的打击下已经绝迹,打比方,后来大热的《舌尖上的国》里提到的,大理诺邓村的那一家人煮盐腌火腿,再把火腿拿到市场上卖,这样的情况,盐务局是有权罚款的,因为那是私盐,你自己吃,行,拿到市场上流通,就违反了《食盐专营办法》。

    所以,这样的企业,按理是不会跟你讨价还价,佳美价格怎么会这么低?

    在商场工作过的冯一平想到了一个可能,恶趣味不可抑止的浮上来,“他们对买的数量有限制吗?”

    “没有,我没看到。”周新宇说。

    “那你就说是办腌菜加工厂的,他们库存有多少,你全买下来。”

    “全买下来?”

    “全买,盐业公司不会给我们降价,年底也没有返点,遇上价格这么低的货,为什么不要?”

    听到周新宇要求的店长,乐呵呵的去打电话问公司查库存,真的是开门红啊!

    不管怎么样,佳美总部对今天的营业还是关注的,店长电话打回去没一会,马上就有人把这个喜讯转告给了金翎。

    金翎今天没有呆在办公室,正坐在车上挨着家店转,她今天没有参加一家店的剪彩,按她的意见,就没必要搞什么剪彩,可是,上面有需要,下面也有需要,由不得她,她最大的反抗,只能是自己借故不参加。

    好像不会这么巧吧?“你问问其它两家店,有没有很多人买盐?”

    “其它两家店没有,现在上门的顾客也不多,买的也都是烟盒香烟零食饮料。”

    开业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你促销手段再多,现在能有销售就不错,一家小便利店,又不是没有见过,谁会等着你一开门就进去抢那些促销商品,而那些对日用品价格敏感的人,这会估计在家里准备做午饭呢。

    “去那家店看看。”金翎对司机说。

    那店长真是乐坏了,公司反馈回来,可以调来近五吨的货,那就是6千多块钱,他这家地段一般的小店,开业一小时,就能有这么高的营业额,这绝对是创记录的一次。

    金翎一看在那等着的周新宇一行人就觉得有些不对,她问秘书和司机,“你们知道盐的价格吗?”

    这两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谁在家里管这个啊,还是秘书有眼色,跑到不远处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包回来,“一块。”

    “马上打电话问公司采购和财务,叫他们查价格。”

    五分钟后,消息传回来,采购查了进价,财务看了发票,进价是都是八毛二,这次的促销价也是定在八毛五的,至于怎么到货架上就变成了六毛五,公司正在查。

    金翎走过去,对那边等着佳美送货车过来付款的周新宇说,“对不起先生,我是佳美的总经理,你要购买的食盐,原本价格是085元,因为我们工作的疏忽,标成了065,所以非常抱歉,我们只能按085元一包对你销售。”

    原来如此!

    “你这话我不明白,”周新宇拿过一袋盐,指着上面的价签说,“是六毛五对吧,刚才和你们谈的时候,也是六毛五,对吧,现在怎么涨到了八毛五?做生意,你总得讲信誉吧,怎么能坐地涨价?再说,你工作疏忽,是你公司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这样好吧,店里所有的盐,还按065一袋给您,可以吗?其它的,只能按085结算。”

    虽然五吨加起来也就亏不到两千块钱,可是开业的第一天,就出这样的乌龙,金翎丢不起这个人,当然,她要是知道对面的这个,就是有佳的总经理,那现在就会觉得丢人。

    “你把我当什么了,贪小便宜的人吗?走,去盐业公司,在这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第一天开业,就被人这样甩脸子,金翎再有涵养,这时也脸色铁青,“马上安排做一次全面检查,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她话没有说下去,她一贯强调,一切都要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办,而公司制度上,目前对这一项还是缺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