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没占成,大家也没什么好失望的,反倒都轻松起来,这虽然是一个小问题,却说明了不少问题,话虽然有些拗口,但真就是这么回事。【,

    好多事,看起来简单,做起来才知道其的复杂性,他们是很用心的去做了,所以对马上就冒出一家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这事,有些紧张。

    当然,不是怕竞争,但是,能没有竞争,那不是更好吗?经过刚才的这事,大家轻松多了,放在有佳里,有好多手段来避免出现类似的低级错误。

    金翎跟在他们后面出来,司机看着那边六个人挤进一辆车,有些不屑的说了一句,“哪来的土包子!”

    “现在不少土包子有钱啊!”秘书也嘀咕了一句,她认识周新宇的那辆车,比配给金翎的这辆奥迪还要好。

    两千多块的意外之财差点到手,然后又飞了,冯一平有点小小的失落,现在的两钱多块,够他带着人去生猛海鲜店很生猛的吃一顿。

    玩笑话,主要不是钱,要是现在周新宇他们叫车拉着那五吨盐回到公司,有佳的士气至少能上涨五个点。

    今天晚上,他们也没有回家吃饭,他带着黄静萍,来到嘉盛金属制品厂,这里的厂房还没建好,地面还在铺,绿化也在搞,新的食堂却已经投入使用。

    这个也是冯一平执意要做的,原来的铝制品厂,自刘胖子把食堂外包给自己亲戚之后,职工都在自己家里做饭,因为家里做的可口,还划算。

    在冯一平的要求下,厂里采购了一套电气化的厨具。高效又卫生。

    然后让那些有意来食堂工作的职工家属,来了一个小小的厨艺比拼,挑其两个最受大家欢迎的,安排在食堂工作。

    大家平时吃饭不用付钱,只做登记就好,月底的时候。由财务将本月的所有菜金累计加起来,除以总餐数,得出每餐的金额,之后,各人的伙食费将在工资直接扣除。

    总之,办这个食堂,主要是为了方便大家,不会赚一分钱,反倒每个月还要贴钱。不说那些设别的折旧,就新招的那两个厨师的工资,也是公司自己承担。

    冯一平始终觉得,如果一个公司,连自己员工的伙食费也赚,那这个公司,不但小气,也很没有志气。

    门卫的那个老爷子。当然认得这辆车,帮他们开了门不说。还颠颠的跑出来侯在门边,冯一平说了几次这样没必要,他还是这样殷勤,没办法,只能受着。

    食堂建在办公楼旁边,是个小二层。上下一共摆了五十张整体式四人餐桌,厂里自己加工的,桌面和凳面都上蒙着不锈钢,整洁又打扫方便,丁强还说可以把这当作一项产品推向市场。

    餐厅的墙上也没有标语。当然,餐厅是有制度的,但冯一平一贯觉得,把一些制度或者要求,随便贴在墙上或者门上,很不规范,也没什么用,让大家记在心里就好。

    食堂这个时候已经很热闹,在这吃饭的工人不少,帐大家都算的明白,平均下来,在食堂里吃饭,比在家里还划算些,冯一平在门口看到,有些还打了几份带回家里去,感情家里现在也不用开火。

    “今天不错,”冯一平看了看门口板上的菜单,荤菜是红烧大排和蒜苔炒肉,还有炒豆腐泡,炒包菜,西红柿炒鸡蛋,汤是萝卜排骨汤。

    “食堂的大排,比我烧的好吃,我怎么就学不来呢?”黄静萍有些小懊恼。

    “放心,这个和你水平没关系,和火有关系,食堂炉灶的温度,比我们家里差不多高出一倍,烧出来的味道当然不一样。”

    “真的!那就是我在这做的会和她们做的一个味道?”

    “绝对比她们做的要好!”

    “嘻嘻,”虽然知道他这话有些讨她喜欢的成份,黄静萍听了,还是有些开心。

    一进门,“冯老板”,“小冯老板”的招呼声不绝于耳,而且嗓门都不小,冯一平想让他们叫名字,大家还是喜欢叫他老板,还有人叫黄静萍老板娘的,让她好不娇羞。

    这样的场景,冯振昌应该是最享受的,冯一平不反对,但谈不上喜欢,不用对我这么热情,对工作热情就好。

    “一平来啦!”他和黄静萍拿着不锈钢餐盘来到取菜口,负责打菜的厨师热情的招呼他,“来份蒜苔炒肉,”也只有荤菜可以选一样,其它样素菜没得选,“那我来份大排,”黄静萍跟在后面,不好两个荤菜都要,餐费都平均算的,这样的小事最招意见。

    在大家的招呼声,他们两个走到楼上,看到便利店的几个人也在这吃饭,以前管不了他们的吃饭问题,现在总算有了条件。

    当然,吃饭的进度还是要抓紧,谁让他还是个高生,而且是高的学生呢,就黄静萍,这些日子也跟着他锻炼了出来,速度不慢的同时,还能保持优雅的姿态。

    出厂前,他又拐到卫生间一趟,卫生间也是在他的亲自要求下改建的,论硬件水平,目前不比市委招待所里的差。

    他只是重生,不是全才,他虽然去过不少工厂,但从来没有在车间呆过,虽然看过原来铝制品厂的一些件和规范,但对如何管理一个工厂,真没有什么经验,他只知道一条,一个工厂的卫生间,能看出一个工厂的管理水平和工人素质。

    在沿海呆过的都知道,那些有订货意向的老外,来工厂考察的时候,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看工厂的卫生间,这个很直接,从卫生状况,以及人均条件,就可以对工厂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冯一平去过不少工厂里跑销售,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比如,那些卫生间硬件不错,但维护的不好,手纸也没配,卫生也马马虎虎,水龙头脏,而且不是个个都能放出水来的,一般是国企。

    硬件不错,卫生尚可,配的是草纸的,一般是有追求的私企。

    那些硬件不错,卫生很好,里面还点着线香,而且用的是节水笼头的,没的说,肯定是台资企业。

    那些硬件很好,比如卫浴设备用的都是知名大品牌,里面有洗手液,有手纸,还有烘干机的,绝对是财大气粗的知名外企。

    冯一平建的这个,充分结合了实际情况,综合了以上所有的优点,有专人负责卫生,两小时清洁一次,里面也点着线香,卫浴设备用的是省优产品,草纸,有烘干机,也想买节水龙头,但那玩意现在还不好买,对节水这个概念,现在全社会认识的还不够。

    食堂和卫生间,冯一平今天都体验了一把,感觉比较满意。

    这两样设施,看起来不起眼,但是这两个方面抓的好,却是能直接影响员工的凝聚力,并且能潜移默化的改变他们的一些不良习惯,促进良好素质的养成,小觑不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