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当然是一门科学,然而它又和其它的科学有很大区别,其它的科学,大多都很理性,但管理不一样,针对不同的行业和企业,有些管理方式甚至是完全相悖的,但是,这完全相悖的两种管理方式,又恰恰都在自己的行业取得了成功。⊙,

    比如美国的it业和日本的产业工人,比较一下就知道,一方所竭力坚持的,正是另一方所竭力摒弃的,然而,他们各自都很成功。

    一个不懂管理的人,去书店找答案,看了不少书之后,结果却很可能是,他发现,自己比以前还糊涂。

    在现阶段,并将持续到it和电子商务崛起之前,管理和营销的书,都被摆在各家书店的黄金位置,和it大佬们功成名就之后,喜欢和年轻人谈人生谈理想一样,现在的书店也不乏成功的商界大佬们谈管理的书。

    比如有洛克菲勒谈管理,松下幸之助谈管理,现在很火的是杰克韦尔奇谈管理,都是那种精装的大部头,理论结合实际,很翔实很有说服力,并各自形成了体系,然并卵,要从那复杂的体系里找出适合自己的,那这件事的难度比他们的那套体系还复杂。

    其实,客观的说,他们在工作的时候,绝不会遵循如此繁复的理论,那样多半自己就会把自己拖累死。

    就像周星驰有一次去电影学院旁听,听那些教授们分析他的一部电影,这里怎么拍的好,为什么要这么拍,为他列了一大堆理由和好处,他听了后自己都说,“哇。我拍的时候,要是知道有这么复杂,估计都吓得不敢拍了。”

    他其实就坚持一个原则,不管是有厘头还是无厘头,只要能逗你笑就好。

    企业管理也一样,你的理念越是简单。成功的几率越大,冯一平就觉得,做好两点就好,一是发现需求,二是解决需求,所有的工作都围绕这两点进行,然后你就会成功。

    所以,他现在也买管理的书籍看,却只看那些基础的。比如罗宾斯的管理学原理,还有书店能买到的一些国内高校的管理学教材,先把原理摸透,再自己结合实际慢慢摸索。

    比如,他现在的管理方式就是,管好一大一小,大是指确定一个大方向,间具体怎么做。由各经理负责,他平时就去从一些小的地方进行督促。

    比如金属制品厂。他确定主要的方向是货架和轻钢结构这两个方向之后,具体的事,由丁强负责,他只管厨房和卫生间这样的小事。

    诸葛亮那么逆天的人物,因为事必躬亲,结果自己活活累死不说。效果也不咋地。

    因此,虽然他现在经常去厂里,却很少插手具体的业务,了解工作进度有各项报表和工作总结,对各级主管有定期不定期的财务审计。也不用担心会出大的疏漏。

    到现在,丁强也知道他的脾气,虽然每次他来厂里,只要他也在厂里,肯定要过来露面一下,却不会像以前一样缠着请示工作。

    黄静萍从后视镜里看着丁强在厂门口目视着他们离开,说了一句,“这个丁总,和周总差别好大。”

    是差别好大,周新宇是那种谦谦有礼,风度翩翩型的,丁强则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那种,但两个人,都很契合自己的岗位。

    “对了,这个周末我要去省里,下个月我爸爸他们会回老家呆一阵子,有些事我想和他们说说。”

    “你去吧,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事。”

    冯振昌下个月必须得回家里去住些日子,县级两会即将开幕,已经是政协委员的他,要回去履行职责,而且镇上的两家厂已经正式投产,村里的勘察和规划都在准备进行,这些事都离不开他。

    按照冯玉萱的提议,面馆买下了一个大的操作间,集制作麦饼和糯米鸡,同时把买来的菜洗干净,梅秋萍现在主要就负责这个操作间,不像之前在店里一样,一刻也离不开。

    冯玉萱呢,虽然大部分的时间,也还是在车站旁的那家旗舰店,却也慢慢的准备脱产,把所有的分店都管理起来,同时,她这两个月还要抽时间去驾校。

    总之,周六的下午冯一平回家后,爸妈和姐姐,都能抽身回来,不像以前那样,要差不多晚上十点钟才会聚在一起。

    晚饭很丰盛,梅秋萍还秉持老家秋冬进补的观念,不但烧了牛肉,还烧了羊肉,现在终于不再是为了一只几十块的羊腿而斤斤计较的时候,冯玉萱则烧了一道鱼,在几个人里面,她的鱼烧的最好。

    冯振昌现在每天晚上定量,喝一盅白酒,不是买的,而是老家里土法蒸出来的谷酒,纯天然无掺加,大多数时候是他自斟自饮,有时冯玉萱也会陪着他喝一杯,她酒量也不错。

    冯一平还是保持了后来的习惯,对再好的烟和酒,他都提不起兴趣,后来他应酬的时候,除了一些迫不得已的场合,他一般都是喝凉茶。

    今天菜不错,那边父女两小酌,这边母子俩吃饭,都有伴,氛围不错。

    看来爸妈也都商量过,饭后,他们把冯一平和姐姐叫在一起,进行了一场比较正式的谈话。

    “我和你妈决定了,从下个月开始,就在老家和省里,两边换着住。

    现在生意上的好多事,我们已经有些跟不上趟,一直在城里呆着,有时还挺想老家的,况且现在老家事也不少,镇上已经有了两家厂,按一平说的,以后还会开办新工厂,大舅他们有个手工面作坊,大伯他们有个养鸡场,是要有人帮着看着。

    面馆现在发展的不错,一平的那一摊子,我们不是特别清楚,但是看来发展的也很好,我们两个现在已经不年轻。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很知足。

    一平去年说的话,我和你妈也反复考虑过,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争取多活些年,多享些年的福,所以我们也想接下来。活的轻松点。”

    “爸,你说这个干什么?你们还这么年轻。”冯玉萱知道接下来肯定是要把面馆这一块交给她,心里当然高兴和期待,所以更要这样说一句。

    “听你爸说完,”梅秋萍说。

    “所以,今天呢,我们就想把有些话说明白,面馆这一块,以后就由玉萱你具体负责。一平你没意见吧!”

    “我没意见!”自从面馆走上正轨以后,冯一平除了适时的提供一些帮助,就几乎没有参与进去,对这样的安排当然没有意见。

    “那就好,接下来,我要说的是面馆利润分配的事,我和你妈也商量过,我们两个先占一半。一平占成,玉萱你占两成。你们同意吗?”

    “我没意见,”冯一平说。

    “玉萱你呢,有话就今天说出来,不要在心里留下什么疙瘩,让一家人因为钱的事伤了感情。”

    “那我就说了,爸。妈,我是有些意见,这两年,弟弟他很少过问面馆这边的事,我是一直忙前忙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为什么他占的比我还多?你们这不又是重男轻女吗?”

    “是不是我们偏心,是不是我们重男轻女,我说说你就明白,起先的那几年,你一直在外面,有些事你现在可能还不太清楚,我再说一遍。

    一平上初一的那一年,出了个让我们来省里卖糖炒板栗的主意,那一年,他自己写了小说,一共拿了几千块的稿费,不是帮我们买了板栗,就是替家里还了债,也就是从那一年起,家里的日子开始好过一些。

    在一平初的那一年,你也到了省城,跟我们在一起,也是一平见我们太辛苦,出主意说开个面馆,面馆开在哪里,怎么开,大部分也都是他出的注意,他当初写的那一大摞纸,我现在还留着,后来所有的店,基本都是按他的那个模子来的。

    而且,开第一家店的时候,我们钱不够,还是一平去羊城卖了几首歌,给了我们万五,没有那万五,学苑路的那家店能不能开起来,能不能开成那样的档次还两说呢,那也不会有现在的这么多家店。

    这两年,他对面馆这边的事过问的是不多,但是,他做的事也不少,比如说那套系统,你现在知道它的好处了吧,那能帮你省多少事?还有加盟的事,也是他帮着张罗,还有招人,不是他,我们这样的面馆,能招到大学生?

    细说起来,现在家里能有这样的成就,主要是靠你弟弟,我们都觉得他拿成太少,应该是他拿五成,我们拿成

    不过我们做父母的,总要有些脸面,况且一平现在对这一块也不太看的上,所以我和你妈最后才定下来这样分。

    听了这些,玉萱你还觉得你弟弟不应该比你拿的多,还是我们偏心,重男轻女吗?”

    冯振昌和梅秋萍选择今天说这些话,也是想了好久,以前家里穷的时候,有难处的事不少,现在富了起来,有些事如果不处理好,也很麻烦,搞不好会让他们姐弟反目成仇。

    女儿虽然现在连对象都没有,但过几年总要成家,儿子大学毕业以后,成家的事肯定也要提上日程,这些话,现在不说清楚,等冯玉萱接手面馆以后,随着以后积累的财富越多,家里的人越多,那掰扯起来更麻烦。

    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说下来,冯玉萱虽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满意,但再也无话可说。

    家里最难的时候,她没有帮忙,家里做这些事,出主意的也不是她,两次的启动资金,她也都没帮上忙,说白了,她顶天也就是一个高级打工的,给她股份也主要是看在她是家庭一员的份上。

    冯一平现在对这一块是真的不太在意,就是都给姐姐也没事,不过,他主要担心的也就是姐姐成家的事。

    原来的记忆里,姐姐成家后,受姐夫的怂恿,挖坑给他这个唯一的弟弟跳,差点害的他一蹶不振的事,他一直记得很清楚,就是现在想起来那一幕,心都很凉,万一这一次,冯玉萱又碰上一个和冯一平记忆里差不多的人呢?有了面馆做资本,那不是破坏力更大?

    所以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爸妈的这个分配方式很合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