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也不大,要是用来散步,还是小了些,不过私密性不错,密不透风的树木,把它和周围很好的分隔开,正,有一个秋千架,现在旁边摆着一套藤艺的桌椅,玻璃的桌面上,摆着一碟开心果和一碟松仁,冯一平首先想到的是,这两样玩意,比他经常吃的花生和板栗高级。△¢,

    郑佳怡把桌上的杂志和随身听收了起来,给他倒了一杯茶,“我妈还要接待几个人,你稍等一下。”

    感情这么火急火燎的催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候着?“应该的,你妈妈真够辛苦的,周末也有做不完的工作。”

    “是,过年的时候也不得闲。”

    “那真是我辈的楷模,我将来一定会以方市长为榜样,为……,”

    “得了吧冯一平,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同学那两年,你一向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又不是开团委会或者党小组会,不用表决心。”

    这个同学,现在和一年前,变化真的好大。

    “表什么决心呢?”一个带着眼镜的年人端着两杯橙汁走过来,“爸,这是我同学一平,一平,这是我爸。”

    “叔叔好!”冯一平忙站起来打招呼,这是个一看就是腹有诗书的那种人。

    “坐,坐,一平是吧,对你我可真是久仰大名!”满脸书卷气的郑博赡笑着说。

    “叔叔这话,我愧不敢当。”冯一平也不知道郑博赡都听说了自己什么事。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这样酸来酸去了好不好,再说下去,我牙都掉了。”郑佳怡笑着说。

    “好,你们聊,一平同学。小说写的不错,歌也写的不错!”

    他临进门前,还夸了冯一平一句。

    “你长的很像你爸。”冯一平这话的重点其实是,性格可是一点都不像你爸。

    可是郑佳怡没听出他这话的意思,蛮高兴的笑着说,“是吗?”她爸爸可是公认的帅哥。又有气质,冯一平这么说,不就相当于委婉的在夸她漂亮吗?

    方市长刚送走了工商局的局长,冯一平他们县的赵县长满脸堆笑的走进书房,方市长从二楼的窗子望出去,看着后院的女儿巧笑倩兮的和冯一平说话,多看了两眼。

    赵县长注意到了,“佳怡上大学了是吧,这一年变化真大。”

    方市长也知道女儿变化很大。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变化,就多说了几句,“看到那个小伙子了吗?那可是你治下的,县里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小伙子,将来肯定不一样。他初时写的小说正在被张大导演拍成电影,写的小说在国内也卖出了几十万册,还给香港的歌星写了歌,在老家镇上已经办了两家厂。还帮市里解决了一个包袱。”

    赵县长原本还想不起来冯一平是谁,听方市长这么一说。还姓冯,马上就明白,这肯定是冯振昌的儿子,原来他和市长家的关系这么好?

    “哦,原来是他,名字我听过。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小伙子,可是我们县的骄傲,”他其实对冯一平所知寥寥,所以就这样笼统的赞了一句。“他爸爸已经是今年的县政协委员。”

    “对他们这样致富还不忘乡亲的优秀代表,是要给他们提供参政议政的渠道,对了,两会工作准备的怎么样?这是开年后的第一件政治上的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

    “你说你不想在省里读大学?你家人和公司不都是在省里吗?”听了冯一平的志愿,郑佳怡说的有些大声。

    “那有什么关系,现在不管是交通,还是通讯,都这么方便,在省里和首都,区别也不大,现在不都说地球村吗,这点距离算什么?”

    “我明白,你就是想里爸妈远一点是吧!”郑佳怡想也不想的说出了这句话。

    “哈哈,”冯一平大笑,“看来你当初打的才是这个主意,怎么后来还呆在省城?”

    还不是首都的大学没考上吗!郑佳怡有些愤愤的想。

    赵县长汇报完工作,临走的时候,看到冯一平还在院子里和郑佳怡谈笑风生,过来做了自我介绍,很正式的跟他握了手,拍着他的手说,“有时间多回老家去看看!”

    这可是管着自己的县长,姿态还这么低,冯一平有点小小的受宠若惊,姿态放的更低,等赵县长一走,郑佳怡就取笑他,“原来你也有态度恭顺的时候。”

    “那好歹也是长者吧,尊老你懂不懂!”

    郑佳怡不屑的“切!”了一声。

    唉,我等草民的境遇,你个衙内怎么能够体会呢!

    方市长是在客厅亲切接见的冯一平,这是冯一平自己草拟的永远不会播出新闻标题。

    话说他看到类似的新闻时,总在想一个问题,难道那些写新闻的记者,就想不到他们在接见前面加上“亲切”两个字的时候,好像更是强调了这种亲切是故作出来的一种姿态吗?然而,时至今日,这种坑领导的新闻还是屡见不鲜。

    “还有几个月就高考,复习的怎么样?”

    “谢谢方市长关心,正在努力复习!”

    “叫阿姨,”方市长笑着打断他。

    “是,方阿姨,目前连周末都在做老师准备的功课。”

    “我能体会,去年这个时候,佳怡也是这样过来的,不过,现在的这几个月时间很宝贵,一定要好好利用起来。”

    “我记住了!”

    方市长看着对面的冯一平,坐的很规整,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可是整个人给她的印象就是,他其实很放松,相当不紧张。

    没办法,冯一平没有还没有进修过表演学,他装的太努力,反而很轻易就被方市长看了出来。

    方市长其实对冯一平有点印象。主要是春节时候,冯一平都没有主动来拜访她一次,当然,来拜访,方市长肯定也不会见,但是。她觉得自己好歹算帮过他的公司几回吧,也知道幕后的人就是他,他却只是派了周新宇带着丁强例行的走了一趟。

    还是年轻人啊,其它方面再出色,终归还是个年轻人。

    冯一平现在的确很放松,无欲则刚嘛,他又不想求着方市长什么,自然就真的紧张不起来。

    自从市里的这一摊子事发生之后,智通公司调整了销售方向。主攻那些对成本敏感的私企,不上整套系统也可以,就来一个财务系统也不错,他看了报表,就开年后这短短的一个月,已经签了几笔单子,还有不少意向正在洽谈之。

    “听佳怡说,你给一些明星写过歌是吧!”

    “游戏之作。其实主要是为了赚钱。”冯一平不知道方市长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按理。她不应该是那种追星的人吧。

    “市里的新火车站今年就将投入使用,到时准备举办一场晚会,我听佳怡说你和香港的一些当红明星关系不错,所以想让你帮着牵牵线。”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什么时候说过和那些巨星的关系不错?冯一平笑着看了坐在方市长旁边的郑佳怡一眼,看来论夸张和联想。估计就连诗仙李白也比不上这些长舌的女孩子。

    “方阿姨,我是接触过一些明星,要是拿几张签名照或者是演唱会的门票,那能做到,安排演出这样的事。挺难的,他们都有专门的经济公司,摒除其它因素,他们的档期也都排的很紧,这样临时的邀约,恐怕不好安排。”

    现在香港的这些明星,可是横扫全亚洲的娱乐界,有钱也不一定请得来。

    商业运作,是不讲交情,主要讲回报的,这个方市长知道,“没关系,你有那边的联系电话吗,给组委会提供几个就好,具体的让他们去做。”

    这个容易,那边的一些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电话,冯一平有几个,他想这就此告辞呢,郑博赡又笑着问他,“一平,对着台晚会你有什么建议吗?”

    “郑叔叔,这个我真是外行,一窍不通。”

    不过,他看到后原本眼里有些希翼的郑佳怡,听了这话后的垂下了头,有点小小的不爽,结果又冒出来一句,“不过我觉得,这样一次性的晚会,办的再成功,影响力还是有限,明星们每年类似的活动太多,相关话题也就是让人热议几天。

    如果能发掘我们本地的一些化资源,设立一个化节,年年举办这样的晚会,把它打造成我们市的一张化名片,那样的效果好得多。”

    后来全国各地,纷纷和名人攀亲戚,甚至连“夜郎国”这样的地方也要去争抢,可见其蕴含的政治和经济收益,可是,现在想到这一点的地方政府真不多。

    果然,一听这话,本来靠在沙发上的方市长坐了起来,这还真是个思路,搞晚会这样的事,搞不好会有劳民伤财的闲话,这个挺好,做的成,那绝对是金闪闪的政绩。

    郑佳怡看到爸爸妈妈的样子,也很高兴,心说,还不枉我在妈妈面前提了你几次。

    “关于这个,你有什么具体的看法吗?”方市长现在对他稍微认真了些。

    “我了解的不多,但我想,找出几个历史上的名人,或者我们的一些有特色的传统,应该不难吧!”

    方市长和郑佳怡都看向了郑博赡,他可是对历史化有相当的研究,“对,这个我们有不少选择。”

    看效果不错,冯一平借机提出告辞,“留下来吃饭吧!”郑佳怡看着他说。

    “对,留下来吃饭吧,我下厨,一会就好。”郑博赡说。

    冯一平看了看方市长,我还是回去吃黄静萍做的家常菜吧!

    郑佳怡把他送到门口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以后见到我的电话,可不要不接哦!”

    等她回到客厅,她妈妈笑着问了她一句,“好多年没见你对男同学这么热情过!”

    “妈,你说什么呀!我推荐的没错吧,他不是帮你出了一个好主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