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路上,冯一平觉得有点亏,一点好处没捞着,还白搭进去一个主意,还是修炼不够,让不相干的人失望一下又有什么了不得呢!

    停车的时候,他看到黄静萍竟然等在楼下,“怎么样?市长找你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下来的,这么冷的天!”冯一平拥着她朝楼上走。

    “我担心嘛,你表现好吧?”

    “那当然,我出马,哪有摆不平的事!”

    “呵呵,乖啦,”黄静萍在他头上拍了两下,帮他把包放好,“跟我说说过程呗。”

    “怎么,我发现你是不是对当官很有兴趣?以前不管什么事,没见过你这么关心的,”冯一平取笑她。

    “哪有,不过,那是市长哎,那么大的官专门找你,你不激动吗?我见过最大的官才是镇长,说过话的也就是村长。”

    “主要是找我去帮忙的。”冯一平这么说是实话,方市长今天就是找他帮忙的,但是掺杂进去级别以后,就变成了他要庆幸有这个资格能帮上一点忙。

    他还没说完,就被黄静萍打断了,“等等,你说你写过歌,去过香港,见过那些明星,这都是初时候的事吗?”

    “当然!”冯一平一脸得意的看着她,期待着接下来的崇拜和赞扬。

    “哇,太好了,那些签名照还有吗?”

    “啊,什么?”预料的那些通通没有,黄静萍抓着他的胳膊,“那些照片还有吗?”

    冯一平在走火入魔之前告诉了她答案,“书柜左边最上面的盒子里。”

    “喔!”黄静萍一阵风的离开,留下冯一平独自凌乱,重点应该是这个吗?

    他也喜欢过一些明星。但是没有痴迷过,比如周润发,比如邱淑珍和徐若瑄,当然,喜欢多点的还是后面两个,可是。喜欢她们,看她们的电影就好了,签名照什么的,有所谓吗?

    黄静萍抱着那个小盒子出来,拿出一张就“哇”一句,看了几张后,还摸了摸上面的签名,“这是手写的,不是印刷的?”

    问了几遍。见冯一平没有回应,碰了碰他,“怎么了?”

    “别理我,受伤了,伤自尊了,让我一个人哭一会!”

    看他这个样子,黄静萍“噗哧”一声笑出来,关上盒子。在他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你是最棒的!初的时候就做了那么多事。我好崇拜好崇拜你!”

    “真的?”

    “当然,给我说说后面的事呗!”

    听他出了化节的主意,黄静萍又抱着他的脑袋左瞅有瞅的,“你怎么这么厉害呢!我眼光真好!可是,化节真的能办吗?我们这有什么名人?”

    “也不一定要名人,有个噱头就好。比如桃花节啊,桃子节什么的,确实不行,豆腐节也可以,或者搞个横渡长江。或者马拉松的赛事,都可以,只要想做,就一定做得到,对领导们来说,只要吸引到了一些人来参加,那就是妥妥的成绩。”

    “你懂的真多!”黄静萍由衷的说。

    “唉,还是比不上那些明星啊!”

    “讨厌啊你!”

    冯一平这边卿卿我我的,金翎可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她今天在公司加班,看着送上来的各种报表,很不爽。

    那家店的销售,也稳定了下来,平均每家能做到一千五左右,这个数据,相当一般,特别是商业区的那家店,投入那么大,居然一天销售都不到千,她原本预计的是,那家店至少要日均销售五千以上,真不知道那些人干什么吃的。

    新店的开设也非常不理想,按报上来的工作进度来看,本月在省城再开个五家都不可能,主要还是装修的周期长,按她上次在会上说的意见,第二批店的装修,佳美是多联系了一些公司,搞了个小型的投标,结果标的,依然是上次的那家,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佳美的进度她是知道的,去年下半年,平均每月新开十家以上的分店,从装修到开业,装修的周期也短,装修好后,一天一夜,设施和商品全部到位,第二天试营业一天,第天就可以正式对外营业。

    佳美呢,装修时间不说,装修后要天才能做完店里的所有工作,然后检查和自查一天,接着试营业一天,加起来要五天,花费的时间是有佳的整整两点五倍,然而效果还不如有佳的好,那么多人,那么多天,结果上次开业的当天,就出了那么大的漏子。

    最不好看的是利润,财务报上来的毛利率,将将达到十个点,即使从现在开始,公司独立进货,最多也就能达到十五个点,可是大概算算总部的管理费用,人员的工资不说,看看那几个主任的车,看看这一阵子的庆祝和招待费用,核算下来,少亏一点都是万幸。

    有佳的盈利情况,她打听不到,她能知道的是,从年后到现在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在省城周围的个市里,有佳已经有十五家店在装修,预计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对外营业。

    有消息说,省里的每个地级市,有佳都派出了人在勘察和洽谈店面,已经在规划个新的配送心,按佳美现在的工作进度,到时可是拍马都跟不上,更让她失望的是,不管她怎么争取,总部始终还是坚持,目前只考虑在省城布点。

    看着桌上的这些件,金翎生出了把它们全扫进垃圾桶的念头,她耐着性子把它们收好,却再也没有看的心思,“通知各部门主管,周一上午开会!”她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她提都不提让大家加班开会的事,因为那压根不可能,除非她做到了集团总经理的地位。

    周一早上的会,让金翎又一次生出了手下的这么多部门和人,不是在帮她做事,而是拿着工资跟她作对的。

    营建部说市场部选址不理想,市场部说营运部销售不得力,然后营运部怪采购部进价太高,采购部又怪财务部资金不到位,财务部则说除它之外,各个部门都运作的不好,所以回笼资金太少,总之,整个议论,陷入了一个循环的大圈子。

    金翎有着他们扯皮扯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忍不住拍了桌子,“好了!这样说下去,到下个世纪都找不出原因来,我定一条规矩,以后开会,各部门只检讨自己所在部门可以提高和改进的地方,至于其它部门的不足,由我来判断。”

    “营建部的余主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以后所有的店,装修时间给我控制在二十天以内,装修要保质保量,而且成本不能增加,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不能,我向总部申请调整!”

    这是她第一次发飙,余主任脸色非常不好看,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尽力。”

    “杨主任,装修验收以后,我给你两天时间把店内一切布置到位,能不能做到?”

    有了余主任的前车之鉴,杨主任回答的稍显利落,“一定抓紧落实。”

    “那就好,总之,我的要求是,这个月,至少要新增五家店,下个月至少十家,争取到六月份,能让省城有五十家的分店对外营业,我会让办公室把任务细化到每个部门,每月按进度考核,连续两个月拖后腿的部门,从主管到具体负责人,一律重新调整!”

    她现在是真的失去了耐心,一味的和光同尘,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她不是来当幼儿园老师的,选择省商,推动便利店项目,她有她的抱负。

    “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金翎抱着电脑,昂头走出了会议室,剩下一圈年男人面面相觑,脸色铁青的余主任和面色不虞的杨主任落在最后,“再这样下去,我还不伺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