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很可乐的事

 热门推荐:
    公司各部门间的配合,让哈佛的ba金翎感到万分头痛,但这事对冯一平而言,可以引用一个段子: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目前各个公司规模都还不大,还没有把各部门改成事业部制的必要,于是这也牵扯到一些配合和衔接的问题,也就有了推诿和扯皮的空间。

    冯一平的解决办法很简单,业务衔接的两个部门,后一个给前一个评分,也就是前一个部门,其实要把后一个部门当作你的客户,你部门绩效工资的高低,就看你的客户——后一个部门的满意度。

    关于这部分的内容早已经成为制度,因此,周新宇在有佳开会的时候,完全碰不到金翎今天感到大为光火的事情。

    忍不住发了飙的金翎,猜得到他点名批评的那两位,背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不过她不在乎,人人爱戴的上级,连电视和小说里都没有,何况在现实呢!

    回到办公室后,先把门反锁,笔记本电脑被她“啪”一声丢在办公桌上,揉了揉额头,她把自己整个扔在大班椅上,然后很不淑女、很不雅的把腿放到办公桌上,又一次透过落地窗,看着下面繁华的都市,这是她遇到问题时最喜欢做的事。

    然而美女就是美女,即使是这样颓废和不雅的姿势,依旧美的不可方物,不说其它,香奈儿套裙下,黑色的olford丝袜,包裹着那双因为保持运动,所以没有一丝赘肉的大长腿,就绝对能让不少人眼冒绿光。

    配上她一贯的神情和气场,那就是绝对兼具御姐和女王范。但是此时的御姐很烦恼,女王有些郁闷。

    那个有佳她也了解过,不过是从国内的一个二流企业挖了一个毕业于国内二流大学的二线主管过来,现在怎么就发展的风生水起呢?而她这一边,从自身能力到公司实力,明明强出有佳太多。偏偏却诸事不顺。

    这就是只缘身在此山的缘故,冯一平早就得出了结论,像金翎这种有国外知名高校教育经历的人,投身到国企,其实和原来的洪浩然差不多,就是一个人在战斗,而且首先要从身边和公司内部开始战斗,天时还没到,地利不占优势。人和完全谈不上,她再厉害,怎么斗的过有佳?

    并且,金翎了解的情报也不全面,这一次,下到下面市里的,不仅仅是有佳,包括嘉盛装饰和橱柜。智通软件,他们四家公司。是一起组团下去的,这是冯一平年后就定下的策略,首先要利用地利的优势,把省内精耕细作好。

    不同公司的一线员工先一起工作磨合,这也为计划的整合,打下了基础。

    黄静萍和冯一平又准备去看电影。这些日子的学习,以及其它的事,让冯一平这个勤奋刻苦的好学生,兢兢业业的好老板也感到头痛,是真的头痛。额头前的那一圈总是隐隐作痛。

    他清楚这是压力太大的缘故,要是换做以后,他会开挂玩几把游戏,在游戏里大杀四方,发泄一把,然而现在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满足不了他的这个愿望,只得另外想辙。

    要说男人难就难在这里,有了压力,或者不爽的时候,连个纾解和发泄的渠道都没有,所以这时就显出了兄弟的重要性,可是,他后来的垃圾桶,肖志杰和王昌宁现在还经事不多,就和那双溪蚱蜢舟一样,目前还载不动冯一平的许多愁。

    在这方面,女的选择就多的多,她可以哭,可以血拼,可以狂吃各种零食,甚至是拿针扎小人……,但是冯一平选其的哪一样,那都太娘,好在他现在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渠道,那就是投入的看一场电影,当然不能是苦情的,只能是轻松系的,这一周刚好有一部《九星报喜》,很符合他的要求。

    这时他们两个第一次晚上去看电影,但哪怕是晚上,黄静萍要求也很高,反反复复的检查两个人的依着打扮,最后,看到冯一平松松垮垮的鞋带,很不满意,蹲下去给他系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这样的场景很温馨,很感人,冯一平看她有些头发都垂到地上,也蹲下去帮她托住,“好了!”黄静萍拍拍手,再和冯一平到镜子前转了一圈,“不错,走吧!”

    拿包的时候,她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对了,方市长的女儿,你那个同学,她漂亮吗?”

    冯一平一听就笑了,用双手把她的脸团成包子状,他现在挺喜欢做这样的事,“忍不住了吧,可这才过去一个星期而已呀!”

    黄静萍左右摇摆着想摆脱他,“讨厌!谁忍不住了,我不是担心一会进电影院的时候,你电话又响个不停吗?”

    冯一平松开手,笑着看着她,“真的吗?”

    脸蛋恢复了原状的黄静萍,虽然嘴硬的说着,“就是!”但现在脸上的表情可隐藏不住,在冯一平笑着注视下,也心虚的笑着,后来干脆把头埋在冯一平胸前做起了鸵鸟,“我其实就是想问问,市长家的女儿有多优秀嘛!”

    “真的?”冯一平依然笑嘻嘻的看着她。

    “你不准笑,你不准笑!”黄静萍抬起头,看他那副模样,非常不好意思。

    “好了,不笑,我们去看电影吧,再迟就赶不上开场咯。”

    可是,在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冯一平还是时不时的就笑起来,那个讨厌的样子,让黄静萍想打他几下,可是一来有些舍不得,二来又担心影响他开车,干脆用手捂住脸,一路碎碎念,“你欺负我!”

    “真没有,我只是觉得,今天晚上两张电影票的钱,完全可以省下来。”

    虽然这部电影情节不咋滴,但是男的帅呆了,女的美哭了,搞笑桥段也不少,确实让人放松,但是,效果怎么也比不上黄静萍的那个问题让冯一平开心,她当时那个问题一问,冯一平的那些烦恼啊忧愁啊,立马就不翼而飞。

    “你不但欺负我,你还小气!”

    第二天去接王金菊时,冯一平有时还像抽风似的笑起来,人瘦了,眼里满是疲惫的王金菊,面对现在的冯一平,有些拘谨,悄声问旁边的黄静萍,“他怎么了?”

    “见到你太高兴啦!”冯一平说。

    黄静萍则同时说,“刚才在车站的时候,走了狗屎运,捡到了两块钱,看把他高兴的!”

    王金菊听了他们两个这样不见外的话,稍开朗了一些,“一平,其它同事都直接去宿舍,我却跟着你走,这样合适吗?”

    市里的家新店装修快结束,冯一平就特意把培训结束的王金菊调了过来。

    “没事,老同学过来,怎么也得去家里坐坐,认认门吧!对了,冯你们还记得吧,这个月底,他也会到市里来上班。”

    “就是你以前的那个同桌?那个很早熟的家伙?”两个女孩子差不多异口同声的说。

    “怎么早熟?”冯一平装傻。

    说起在学校时的事,王金菊放松了许多,“切!谁看不出来,他经常转悠到我们女生宿舍前面,看我们晾的衣服。”

    “呵呵!”冯一平笑了起来,他当时就跟冯说过好几次,他那样做,一点都不隐蔽,可笑他还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

    不过,那时的日子,还真值得怀念。

    到了家里,黄静萍拉着王金菊参观了一遍,连冯一平的卧室也没放过,冯一平在书房里隐约听到王金菊在问,“真的是分房睡的?你们不会是做给我看的吧!”他听了暗笑。

    晚上,黄静萍和王金菊两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吃饭的时候,王金菊很郑重的斟满了一杯果酒,“谢谢你一平,谢谢你给我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王金菊的话,让冯一平很不是滋味,“你这样说可就太见外了,是我得感谢你来帮忙才对。”

    “好啦,你们两个越说越见外,金菊,你是凭你自己能力做这份工作的,跟他没关系,以后什么都不用想,再说,他也管不到你,不用拍他马屁,连好脸都少给几个,他这个人啊,肯定还是喜欢你跟以前一样对他。”

    “对,都是老同学,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还是那个小辣椒。”

    “那还不容易!冯一平,老实交代,有没有背着我,欺负我们静萍?”借着酒,王金菊好像又恢复了本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