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是人到老了才会怀念和回忆过去,可是他们个年轻人,这一晚上,说的差不多都是初时的事,特别是王金菊,走上社会后经历的那些波折,让她更是怀念那单纯的初时光。▲∴,

    冯一平也没有化身知心大哥,跟他说往日时光只能追忆,劝她要往前看,对王金菊来说,她肯定也知道这样的回忆并没有什么用,但过去的一年太过憋屈,回味一下那曾经美好的日子,其实也是一种减压和排遣的方式。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还不许她用回忆来麻醉或逃避一下吗?

    第二天一早,冯一平打着哈欠,起来送王金菊去上班,结果他都洗簌好了半天,两个女孩子还没出来,看看时间不早,他只好去敲门,王金菊虽然是他同学,但第一天上班就迟到,那影响也不好。

    黄静萍睡眼惺忪的打开门,“我们快好了!”眼睛下面居然都有眼泡,“你们昨晚这是卧谈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四点吧,感觉刚睡着就被你叫醒了。”王金菊也顶着两个眼泡出门。

    这家伙,那加起来她们差不多聊了八个小时,哪来的这么多话题呢!

    在去店里的路上,王金菊再一次对冯一平表决心,“放心吧,我负责的这间店,一定会是成绩最好的!”

    不过说这话的语气和昨天明显不一样,又像是在学校时一样平等,这样才好,不然冯一平以后还真不太想见她,那样两边都别扭。

    “都老同学嘛,不能对你要求太高。这样,不要求你成绩最好,但是你要做增长最快的那一家怎么样?”

    “没问题,只不过发奖金的时候一定要大方些!”王金菊笑着说。

    冯一平想着,我这是不是算又给她挖了一个大坑呢,做过销售的都知道。最苦闷的就是,自己的业绩,始终赶不上公司给你定的增长速度。

    他提着一份烧麦和豆皮回家的时候,黄静萍在沙发上又睡着了,“吃早点咯。”

    “哇,真香!”

    外面的东西,和家里做的,确实不是一个味道,冯一平把热好的牛奶给她端过去一杯。“今天也没事,吃完了你继续睡。”

    “那你呢?”

    “我还有那么多作业呢。”

    “那也行,不过,我要去你房间睡!”

    “好吧,记得不准流口水。”他这话,让正在喝牛奶的黄静萍差点给呛着。

    冯一平现在相当苦,陈老师从善如流,安排老师针对性的给他加强。比如容易失分的作,昨天就给他布置了篇。一篇命题作,一篇材料作,一篇看图作,虽然字数要求都不多,但这个煞是伤脑筋。

    话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高考的作题也调皮起来。特别是有些材料作,真的跟古代的那些八股考试差不多,比如,就给你一段话,从头到尾也没有给出话题。更不会给你提供明确的观点,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可以写,要是真的这样理解,并去做了,你就等着哭吧!

    这个时候,就跟古代那些赶考的人一样,你先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审题立意,要是写到一半,才发现写偏了,你跪的心都有。

    今天给他布置的材料作的题目也很奇葩,叫根据国学大师王国维的一段话,“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来谈感悟。

    这样的题目,看看也是醉了,和那些从《大学》或者《庸》里随便摘一句为题的八股考题有什么不同?

    冯一平一边审题,一边祈祷着,满天神佛,一定保佑今年的高考是命题作吧!

    这样对他而言是苦,然而在其它同学眼,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优待,每次看到陈老师给他卷子,旁边的同学就是羡慕夹杂着嫉妒的表情,凭什么给他开小灶?

    受到这样优待的不止冯一平一个,他去办公室送卷子的时候,看到隔壁出来一个人,手上也抱着一大摞,名字他叫不出来,但知道是理科班的一个尖子生,那同学主动给他打招呼,“一平你好!”话说不认识他的学生还真不多。

    “也来拿卷子?”他看了看冯一平手里的那一堆,份量比他的要少,他那才是真正的题海战术。

    他看了看抱着的卷子,眼神很复杂,是既爱又恨的那种,“你知道吗?我现在有时看到卷子和数字都想吐。”

    “坚持吧,也就这几个月的时间。”冯一平安慰了这个同病相怜的哥们一句。

    不过,一想拿理科的省状元,基本没可能,去年的数学和物力奥林匹克竞赛,成绩也不怎么样。

    县里的两会召开在即,爸妈回去之前,冯一平又回家了一趟,一家人去看了酒店的工地。

    这儿现在正在进行前期的平整工作,迎着春风,一家人站在湖边,听冯一平给他们描述,“将来这就建一排别墅,爸妈你们一栋,姐一栋,我一栋!”

    这样的描绘让大家都很激动,和欧美不同,在国内,别墅一般就相当于高级住宅,而且他们这个地段,比一般的别墅风景好太多。

    冯玉萱也来了兴致,“我那栋,到时靠湖的这一面,全部做成玻璃墙,不管是在楼上还是楼下,都能清楚的看到糊上的风景。”

    “你就是要全玻璃结构的也没问题。”

    还真没问题,自己的第一家大型酒店,冯一平当然格外上心,就连酒店的主体设计,也是他先画出草图,交给陈学峰的设计部润色,然后再让标的省第一设计院来完善。

    原本省设计院对他们在合同提出的这个要求,相当不满意,能设计的比我们还好?笑话,当然会比他们设计的好,全球奢华酒店冯一平住的少,但是见的多啊,随便拎一个两个出来,也绝对把他们甩出去八条街。

    果然,看了送去的图之后,他们的副主任立马带着一帮高工找上门来,希望外观设计图的设计作者署名为他们设计院,出于交换,甚至其它室内和周边配套的设计,不要钱也行。

    这个要求,被冯一平断然拒绝,他也想嘉盛的设计室借这次扬名一把呢!

    至于他画的草图,很简单,就是后来的土豪国,阿联酋的奢华酒店的一所,亚特兰蒂斯酒店的翻版。

    省第一设计院一眼就看出来,这酒店建成后,绝对会是经典。

    说到这,还要感谢初的朱老师,不然,冯一平虽然清楚的记得酒店的模样,画不出来也是白瞎。

    “爸,妈,在村里的整体规划出来之前,家里的房子不好建,上半年其实事也不多,你们是不是趁天气温和的时候,带着外公,去首都转一转,顺道看看房子,要是我下半年真的去首都读书,早做准备也好。”

    首都啊,冯振昌和梅秋萍也很向往,**,故宫,长城……,估计梅建也很想去见识一下,“那好,我们也去**广场上拍些照片回来。”

    邻居冯家升曾经带着老婆,自费去了首都一次,那张在**广场的照片,曾经叫好多人眼热不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