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长刚坐着他的切诺基外出,第一时间看到了停在橱柜厂里的那辆车,知道是冯振昌他们回来了,如果是以前,他还会在办公室等冯振昌去拜访,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念头。

    司机小苏有点羡慕的看着冯振昌的车,“镇长,我去跟他们说说,把那车借过来开两天,他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找辖区内的企业“借”车开,这事央没安排,但好多地方的领导都自发想到了,他们“借”的,当然都是比自己的配车好的车。

    这个“借”的时间呢,也不好说,兴许就有人学那大耳的刘皇叔借荆州。

    “好好开车!”镇长沉着脸说了一句,要是在以前,小苏这样做,他也就默许了,他本来对冯振昌他们也是有些意见的,其实也不止是他啦,他的老婆意见更大——估计镇委书记那边也是一样。

    去年过年的时候,他是花了几天的时间去上面打点,但他老婆那两天是连麻将也不打,一刻都没离开家,就等着各路人马来送礼。

    知道镇上新开了两家厂,都有些期待,想着肯定会有个丰盛的红包吧,谁知预想的大红包左等不到,右等不到,大年十的晚上,他们才明白,这冯振昌看来是不会上门的,他们的心意,就是年前蔡磊和梅国平送来的那些烟酒,虽说那些烟酒也不便宜,可是和冯振昌的那两家厂相比,和他们想象的心意相比,差了老鼻子远。

    他老婆当时还很说几句气话,让镇长年后合理的抓抓他们的小辫子,“让他们知道,不要以为在外面赚了些钱。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他当时没话说,其实心里也挺赞同,有些小手段已经在计划当。

    可是自从前些日子接到赵县长电话以后,他马上把那些准备全都叫停。

    他还特意去查了一下,这才发现,冯家厉害的不止是一家之主冯振昌。他的儿子也不遑多让,小小年纪,就已经闯下了一番名头出来,就镇上的这两家厂,虽然说是外商投资,可是两家公司的法人,还就是冯振昌刚成年的儿子。

    赵县长还说他可以自由进入方市长家,待遇比他们这些县级干部还好,而且和方市长的女儿“相谈甚欢”。后面的这个词,赵县长加重了语气。

    那就是有什么话直接可以进到方市长耳朵里,那还计划个什么,嫌日子过的太舒服,想让市长大人关注一下吗?

    这个穷地方,好不容易有了两家现代的工厂,就像两块肥肉,就是随便摸一把。也能一手油,偏偏人家直接搭上了市长家。天天看,摸都不能摸,真是喵了个咪的!

    “我没有吩咐,这两家不要乱动,另外,蔡磊和梅国平还好。在冯振昌面前,你再也不要摆架子,记住了!”小苏是他的心腹,很会揣摩他的心意,什么事都帮他想在前头。做在前头,不过现在小苏要是自作主张的去找冯振昌的麻烦,那真是给自己找麻烦。

    “记住了!”小苏虽然有点想不通,但答应的很利落,也不问原因,心腹首先要做到一点,那就是不该问的绝不问。

    赵县长的消息比镇长灵通的多,还告诉他,冯家在省城已经买了一块上百亩的地,准备花几千万建一座酒店,现在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几千万!老实说,这个数字也惊到了他,就是冯家没搭上市长,他现在想给冯振昌他们添堵设卡,也要好好思量一下。

    这么有钱的人,没几个是对付的,他这个正科级,卡卡小土豪还行,和千万富翁放对,估计还真斗不过。

    只是,他从后视镜里看着那两家慢慢远去的工厂,他家这钱是从那里来的呢?开面馆,算了吧,要是开几年面馆就能赚几千万,那我们国家早就赶英超美了。

    冯一平不知道镇长的想法,老实说,镇长哪些手段使出来,他也有化解的办法,作为在国际金融市场赚了几亿身家的人,他现在抽空关注的是国际大事。

    关于99年,他记得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按照91年欧共体通过,9年生效的《欧洲联盟条约》的规定,于年初的1月1日,第一种超国家性质的货币,欧元,正式发行。

    首批加入欧元区的11个国家,不管是从人口还是gdp,以及外贸总额,均稳稳的压了世界头号大国美国一头,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欧盟包括债券,股票,银行贷款在内的资产总量,超过美国近4万亿美元,欧盟其实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而美国近几年经济增长乏力,所以外国投资者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贸易成本更低,回报更高的欧洲市场,有些国家,也把欧元加入到外汇储备,总之,欧元一推出,就切实的影响到了美元在国际上的强势地位。

    然而冯一平知道,欧美欧美,这些我们经常连在一起说的西方国家,虽然人前大多数时候,都是相互搂着肩膀向世界展示他们哥俩好,但是私底下,下绊子放冷箭塞黑拳的这些小动作也没少做。

    特别是对欧元影响美元的领导地位,以经济决定政治的美国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总之,欧元布局了好些年,美国也同样布局了好多年,将国内矛盾引向国外,也是美国惯常的做法,所以,关于美国空袭欧洲腹地科索沃这事,好多专家都说这是美国政府对付欧元的组合拳的一招。

    这个问题的真假,冯一平没必要深究,他只知道,美国拉着他的日本忠狗,军事、经济两方面下手,从欧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打压,最后的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全年,欧元兑美元和日元,分别下挫了近15%和0%,

    这当然比不上战斗民族的卢布一下子贬值0%厉害,但是,不管是15%还是0%,以冯一平因为资金上涨,目前可以申请的15倍杠杆来讲,也会创造不少的收益。

    除此之外,他还记得,伊拉克今年和明年,发了两次神经,两次决定停止出口石油,今年下半年是第一次,对他的这次行动,欧佩克组织完全没有准备,所以下半年的国际石油价格,会升到九十年代最高点,呵呵,看来期货什么的,下半年也可以试试水。

    感谢萨达姆同志,革命尚未成功,你仍需多多努力折腾,十几年后,我肯定会哀悼你几分钟的,冯一平一边在纸上计算着准备持有的欧元买权/美元卖权和欧元买权/日元卖权的资金,一边很没有诚意的想。

    黄静萍给他送热茶进来,见他专心的在纸上写着一些她看不懂的符号和数字,轻轻的走了出去,认真的在沙发上看起了会计专业的书籍,如果通过了会计资格考试,也能多帮他一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