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昌他们回家后不久,冯家冲又有十五个年轻人来到了市里,加入了嘉盛金属制品厂,其就包括冯。》,

    他们将从现在起,跟着厂里的老工人,学习简单的机械设备的操作,两个月后,会有一次考核,到时根据考核结果确定岗位。

    他们刚安顿下来的第二天,丁强就高兴的给冯一平打电话,“一平,你招来的这群人太棒了,虽然目前都不知道技术水平如何,但是工作态度绝对没得说,他们才来厂里一天,厂里的环境就已经大变样,假以时日,这一定是一批优秀的工人。”

    “那就好,还有,丁总,对他们一切从严,遇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用考虑我的感受。”

    不管他们原来在南方的那些厂家工作表现的如何,这一次到市里,估计来之前,各家都打过预防针,在冯振昌家的工厂里,绝不能偷奸耍滑,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都把最好的一面表现了出来。

    老工人和家属们马上也发现了一些变化,从家属区去厂里食堂的人就惊讶的发现,途原来的那一段泥泞的洼地,已经被填平,上面还整整齐齐铺了一层拆旧厂房上时留下来砖,很结实,踩上去一点松动的感觉都没有。

    这段路,他们已经埋怨了好些年,对冯家冲的这些人来说,不过就是推过去几车土,压实后再推过去几车砖铺好,水泥都没用,都是厂里的一些建筑垃圾,十多个人,也就是午饭后的一段时间,就把这事给办的漂漂亮亮的。

    晚饭后。厂里那些犄角旮旯的杂草枯草,又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他们用几把铁锹就轻松的铲掉了。

    原厂里的职工全部都看着他们高兴的忙活着,没有一个人去搭把手,看着这些新来的乡下人,居然比自己这些老工人们对工厂还要有主人翁责任感。说实话,他们心里也有些触动,有那么一刻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也就那么一刻而已。

    虽然是破产被兼并的工厂,但他们都是城里人,工作资历也老,有自己的骄傲和矜持。

    前两天,丁强让这些新来的熟悉环境和学习制度。第天晚上,把全体职工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会上定下来新进厂的这十五个人的师傅。

    有些老师傅想,哎,还是有机会光明正大的矜持一下,摆摆架子,不过,丁强没有给他们机会。带着他们重温了一遍自嘉盛装饰成立后就确定下来的传帮带的制度,不仅考核徒弟。同时也考核师傅。

    光这个还不够,“提醒大家一句,目前所有人都还没定岗。”丁强这样轻飘飘的丢下一句就结束了会议,这下,那些还想拿乔的老工人彻底绝了心思。

    当初兼并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是全员接收。但是也是全员下岗,再统一通过竞聘上岗,那些有关系的领导层,在兼并之前就找关系调到了其它单位,剩下的这些工人。其实是没其它出路的,这个时候得罪新的管理层,那会直接关系到今后的工资收入。

    政府已经为他们争取了一次工作机会,要是自己再搞砸了,那也怨不得别人,特别是他们这些工龄至少年的老工人,如果还比不上进厂个月的这些新员工,到时想闹事都找不到借口。

    再说,这年月,下岗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从去年新一届政府上台到现在,听说光央就下岗了两百多位副部级的领导,那他们这些没品没级的小工人算什么。

    在冯家村的这十五条“鲶鱼”的刺激下,有了危机感的老工人们,差不多都拿出了刚进厂时的那股干劲来,丁强看着那刷刷上涨的工作进度,高兴得都有些合不拢嘴。

    冯一平忝为地主,挑了个大家都休息的周末,把王金菊和冯接过来,大家一起聚了一次,不是在家里,冯一平担心冯这个家伙看到黄静萍住在他家后会到处乱说,说不定就把现在在老家的爸妈招来。

    地点还是选在江心洲公园对面的那家鱼庄,这一路上,冯一平就觉得有些不对,冯和王金菊,一副已经很熟稔的样子,就问了一句,“你们在市里已经见过?”

    “多新鲜呐,我们休息的时候,都是去厂里吃饭,冯来的第天我们就见到了。”王金菊又恢复了几分小辣椒的本色。

    “那我今天这一番好意,不是多次一举?”

    “只要是请我们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多此一举我们也无所谓,再说,不是你邀请,我今天还见不到静萍同学初毕业后,我和黄美女可是第一次见面。”冯嬉皮笑脸的说。

    这话刚说完,他马上做出一副吸凉气的表情,“怎么了?”冯一平以为他又作怪呢。

    “没事,就是脚刚刚抽筋了,有点麻。”

    坐他旁边的王金菊捂着嘴看着窗外。

    吃饭的时候,黄静萍也感觉出来,王金菊和冯两个人好像有些不对,好些时候,刻意的装作很生疏的样子,但是就跟冯一平在方市长面前一样,装的太用力,反而让人一眼就看出不对来。

    “你们两个,不会是对上眼了吧!”冯一平想核实一下。

    王金菊马上像被踩到的猫一样炸起来,有些受侮辱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我能和他对上眼?”

    “不用急着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所以,我就一句都不解释。”冯笑着说。

    可以啊,冯一平暗对冯竖了下大拇指,好家伙,这果决,这速度,真是相当了得,比肖志杰还厉害!

    冯则的回了一个“你懂的”眼神,好像还略带炫耀。

    是相似经历的吸引,还是寂寞孤单时的慰藉,或者是多年后再见面时陡然生出的情愫,冯一平不知道原因,总之,冯和王金菊发展的很快,第二次聚会的时候,就已经公开了。

    王金菊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笑着接受了冯一平打趣,难得的没有还口,这还不算,当着他和黄静萍的面,那两个人还会时不时的秀一下恩爱,啧,看上去真肉麻!

    之后没几天,冯碰到冯一平,挤眉弄眼的把他拉到一边,对着他耳朵说,“昨晚我是在外面开的房!”

    我了个去的,冯一平当场被他雷的外焦里嫩,他用眼神问,“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就是那个意思!”冯也用眼神肯定的回答。

    “你也别装了,你和黄静萍到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冯一脸那不可能我绝不相信的表情。

    冯一平懒得和这个一肚子下水的家伙讨论这个问题,只叮嘱了他一句,“有些钱不能省,小心闹出人命来!”

    **他当然有,可是,对一个人产生了**,顶天了只能说是喜欢,能为她克制**,那才是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