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到省城来,各公司自然得走一趟,除了办公的场地都有些紧张之外,最大的一个问题,还是缺人。『,

    现在缺的不是一般员工,而是总经理级别的人物,比如有佳,目前高层只有一个周新宇,明显是分身乏术,现在都还呆在邻省。

    按冯一平的意思,至少还要找一个营运总监,以及一个可以主持将来海外布局的市场总监,然而,委托的几家猎头公司,目前都还没有好消息。

    至于酒店的总经理,冯一平要求更高,不说是世界大酒店管理学校毕业,至少也得是类似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这样学校的毕业生,可是,目前还没有兴起后来那么大规模的海归潮,这样的人才更难找,冯一平甚至发动洪浩然,用他在美国工作时的关系,在美国发招聘信息。

    现在,又轮到为新的家具厂招聘管理和销售——主要是外销的团队,如果他们所有的委托,猎头公司都能提供完美的人选,那他们今年绝对是猎头公司的大客户。

    还是兼着酒店筹建负责人的梅义良,应外甥的要求,陪着冯一平又一次来到酒店工地,现在的江风,已经没有上次来的时候那么硬朗,柔和了许多。

    场地也已经平整好,施工单位已经进场,正在打地基,在酒店主体建筑那,要打下很多根桩子,这是一个大工程,不但耗资大,预计时间也长。

    打桩机“铛铛”的很吵,但冯一平一想到一两年后,这里将矗立起一座属于自己现代化的酒店,就不由得心情激荡。呵呵,想想的逍遥日子,是越来越近了。

    随着酒店蓝图的确定,原来谈的五千万投资早就打不住,预计最终的投资妥妥的会破亿,所以滨江区的孙区长。现在对梅义良这个大金主,服务到位的很,这不,他刚和冯一平到工地来没一会,孙区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孙区长说午请我吃饭,一会他人就到,要不你也跟着一起吧!”梅义良捂着电话对他说。

    “也行,”总是要见见的。

    他们两个等了十几分钟,来了两辆车。那个上次把冯一平一把拂到一边的秘书,从打头的奥迪上下来,给后座的孙区长开车门。

    孙区长和秘书,对冯一平完全没有印象,热情的和梅义良握手以后,问了一句,“这位小兄弟是?”

    “正式介绍一下,孙区长。这是我外甥,也是酒店项目的出资人。冯一平。”梅义良指着冯一平说,“一平,这位是滨江区的孙区长,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你好孙区长!”冯一平伸出手。

    孙区长听了梅义良的介绍,稍愣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伙子。虽然看起来很成熟,但实际年龄肯定不大,“你好你好!冯总,我不知道你今天亲自过来,有怠慢的地方。还请见谅!”孙区长很热情,当然,这个热情可能不是冲着冯一平,而是冲着他要投资的钱。

    “孙区长您太客气,我本该早就去拜访您的,但是一直不凑巧,拖到现在才见面,是我怠慢才对。”

    “哪里哪里,你们事忙,可以理解!”孙区长笑呵呵说,“梅总,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拖到今天才把我们的财神爷介绍给我。”

    “看来孙区长你这是嫌弃我啦!”梅义良笑着说,看来他们两个私交还不错,这样的玩笑话也说得出来。

    “梅总对我的工作这么支持,我哪里敢?”孙区长也笑着说。

    他从秘书手里接过一张名片,递给冯一平,“正式认识一下,孙天瑞。”

    “真抱歉,孙区长,我和舅舅今天是随便出来逛逛,所以名片没带在身上,还请见谅!”冯一平接过孙区长的名片,放在上衣口袋里,胡诌了一个理由出来,名片这玩意,他还没印呢。

    “今天见了面就好!”孙区长看冯一平的样子不像是作伪,也是,今天周末呢。

    “今天正巧,我今天找梅总,也是有事相商,二位请,”他带着两个人走到湖边,指着对面说,“其实这沿湖的一带,都是宝地,只不过因为交通不便,暂时还没有开发出来,但是冯总你们这和沿江大道的桥一修通,那交通就不是问题,驶上市里的主干道,只要几分钟的时间,所以,我们区委会有个建议,你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把这一块整体拿下来,包括这个官莲湖,依托在建的这家酒店,整体开发?”

    梅义良没作声,冯一平也没作声。

    “当然,条件绝对优惠!”孙区长见他们两个一言不发,补充了一句。

    这几年,省城的几个心区发展的很快,现在的滨江区,是省城经济比较落后的一个区,交通不便,基础设施欠缺,有一个工业园区,但是目前进驻的企业不多。

    省城和滨江区一样处于外围地带的区里,东市区原本比滨江区更差,但是随着新机场和机场大道的建设,东市区也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

    滨江区依据自身特点,也定下了工业和房地产开发齐头并举的路子,重点还是在房地产商。

    但是,现在的市民,还是想着在市心安家,来郊区购房的意愿不大,所以来滨江区开发房产的企业也寥寥无几。

    嘉盛度假酒店项目,是这几年来,滨江区承接的最大的投资项目,而且投资商看着是不差钱的样子,从原本计划的五千万人民币的投资,一下就翻番到一亿,再努努力,不说再翻一番,让他们加个几千万也蛮好啊!

    别说,孙区长的话还真打动了冯一平,老实话,他原本是没打算涉足房地产这一块的,主要是后来披露的各种房地产的乱象吓到了他。

    但是,细一想,现在可不比以后。这几年房价虽然在上涨,但是房地产市场还没有真正起飞,没有后来那么火热,房地产行业也还没有成为国家经济的支柱行业。

    后来的时候,是房产商想办法找政府批地,根本没有议价能力。花出去的公关费用,就占了成本的好大一块。

    但现在不一样,从地方到央的各级领导,虽然都知道接下去的发展会不错,但谁能知道未来的十几年国民经济一直会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城市规模一扩再扩,原来的郊区都成为城区呢?

    至于收入增加的居民,对房产的需求在几年后呈现井喷的形式,现在更是没人能预料。

    所以,现在和以后是反着来的。是这些地方政府求着发展商拿钱买地。

    再说这一块地确实也是宝地,前面临江,间一座几十亩的湖,将来桥一通,到心区只要十几分钟车程。

    重点还是稀缺的自然风光,省城的湖泊虽然多,但是随着未来城市的扩张,现在的一些湖泊。好多后来都彻底成为了历史,只是一个地名而已。后来的那些还有水,环境尚可的湖泊周边,都是高档住宅。

    不过,冯一平虽然心动,面上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孙区长。酒店占去这么大的投资,我们的资金一时也比较紧张,房地产项目和酒店项目不一样,需要好多的周边配套,比如学校。超市,银行,商场等,这一块,”他指了指对面那些散落的民居,“可是什么都没有。”

    “冯总,酒店投资,完全用的是你们的自有资金,如果你们拿下这块地,我们可以帮着想办法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其实这个也简单,等酒店建成,估计各银行就会主动找上门谈融资,是吧!”

    这个还真是,银行就是这样,想贷款的总是贷不到,不想贷款的他却求着你贷,属于那种晴天给你送伞,下雨天追着你收伞的行当。

    “来,”孙区长的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后面跟着的那一辆车,显然是规划部门的人,地图都带好了,铺在发动机盖上,孙区长指着就讲起来,“沿湖的这一带,除了可以开发别墅,或者小高层,高层也可以,也完全可以规划出商场,学校来。”

    孙区长说的对,地方倒是够,当然,投资也会很大。

    他的秘书在旁边说了一句,“区长,已经午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边吃边聊?”

    “对对,不好意思,你看我,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抱歉,走,二位是贵客,特别是冯总,今天第一次见,一定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孙区长热情的拉着冯一平上他的车,“不用,我今天也开车出来的,”冯一平指了指他的车。

    “呵,这车看着真带劲,那我就叨扰一回?”孙区长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跟着冯一平上了他的车,他一来,秘书自然也跟着来,这样倒好,他的那两转车成了空车。

    “冯总这样的年纪,就有这么大的气魄和实力,真让人佩服,和你一比,我这前十年,算是白活了,你平时也很忙吧?”他怎么说也是实职的副厅级干部,自然不是真的蹭车,主要是避开梅义良,来探探冯一平的底。

    “平时是真忙,还有不到个月,我就要参加高考,现在是没日没夜的复习。”

    “啊,”以孙区长的涵养,听了这话也不由得一愣。

    他秘书搭了一句,“冯总还在读高?”

    冯一平说他就在他们市一读高,反正这事是瞒不住有心人的,而且现在不把学生身份抬出来,等会上了酒桌,就是他要被抬出来。

    “真是年少英才,冯总今年也就是不满二十岁?”

    “十九,高二的时候,因故休学了一年,不然现在就是在大学就读。”

    “应该还不满十九吧!”现在才农历二月,孙区长有感概了一句,“了不得啊!”

    午饭是在滨江区的一家酒店,看来是区政府定点的地方之一,因为孙区长到了这,就跟回了家一样。

    酒店外观不咋地,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是很雅致的式装修,还有精致的园林景观。

    他们到的时候,菜已经准备好,孙区长把经理叫过来说了一句,“加一分清蒸鲥鱼。”

    “冯总,这里的鲥鱼绝对是野生的,补脑健脑,你午一定多吃点。”

    午这餐饭,考虑到主宾冯一平是个高生,所以酒喝的不多,都是围绕着冯一平说高考的一些事,即使是这样,梅义良后来也被灌的差不多,他只有一个人,而区里的有六位,怎么喝的过?

    桌上没有谈拿地的事,只是结束的时候,孙区长把那张地图塞到冯一平手里,“相信以冯总的眼光一定能看出来,这一块真是个好地方,只要你们有心,我代表区政府表个态,一定全力配合!”

    这不是硬逼着我搞房地产开发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