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义良要留下来醒酒,其它人也不急着走,只有苦孩子冯一平,还要赶回市里准备上晚自习,送他出门的时候,孙区长从酒店经理手接过一个小箱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是几斤炒好的核桃仁,这东西补脑,你们现在正是费脑子的时候,请一定收下,也预祝你高考有个好成绩。●⌒,”

    “谢谢孙区长!”冯一平收下了这一小箱核桃仁,估摸了一下,大概有四五斤,这东西,店里卖的成品,一般都甜的发腻,自己买核桃砸吧,还真挺费事的。

    不得不说,我党的干部,真认真起来,实在不得了!就孙区长今天午先是加了道补脑野生鲥鱼,同时还让酒店里现准备了这些,亲人之间能做到这一的也不多。

    冯一平连这个小箱子也不用拿,区长秘书执意抱着箱子送他上车,冯一平估摸着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果然,到车跟前的时候,他向冯一平道歉,“冯总,上次的事,很对不起,我当时还以为你是一个跟着看热闹的小伙子,所以对你很不尊重,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秘书也了得,那还是去年的事,而且当时也只是急匆匆的一面之缘,他居然记了起来,不过,冯一平自然要装作记不得的样子,“你这话说的我真有些糊涂,哦,想起来了,你说的是当时叫我让路的事吧,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些小事真不用记在心上,以后在滨江区,还得拜托蒋主任你多多关照呢!”

    “关照不敢,有用得上我的地方,请冯总随时吩咐。”

    冯一平又客气了几句。最后在这个他不清楚级别,但是至少有个十岁的人的目送,开车回市里。

    这就是资本的魅力,今天的这些官员们之所以这么殷勤,就是因为冯一平手里的钱,能给他们带来政绩。而政绩,是他们仕途的通行证。

    回到家里,黄静萍很难得的没有在家里等他,他在桌子上找到一张便条,“我和金菊去逛街,午饭后回家。”

    冯一平看了看表,现在都已经点多,他想了想,打了一个电话。才响一声,黄静萍就接了起来,那边好像有些吵,“你回来了吗?我我们逛街的时候碰到小晴,现在在唱歌呢,刚好,你来接我吧!”

    这些年,华语音乐的金曲层出不穷。在ktv里聚会,也成了年轻人一项时髦的消遣。但是冯一平对ktv和酒吧这些地方,并不太喜欢。

    当初为了接银行的装修工程,和小舅一起,陪建行支行长的公子马继伟唱过一次,去年他们几个在县里将军山度假酒店唱过一次,这一次。是第次。

    这家叫做“何日君”的ktv,门面也是灰色的罗马风格,看到冯一平的车,门厅里的几个穿着露胳膊露大腿的旗袍,但肩上披着白色皮草披肩的迎宾小姐热情的迎上来。但没等她们说话,黄静萍就从门里跑出来,挎着冯一平的胳膊往里走,“刚到的吗?我们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碰上小晴她们,推不过,就跟着来了,不过,这里的音响效果不错,你等会跟我合唱一首好不好?”

    那几个原本想和冯一平搭讪的迎宾,看了这一幕,都有些讪讪的,估计有些也会生出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的念头来吧!

    “有哪些人?”

    “小晴和她男朋友,小苏,还有,方颍芝也在。”

    周末的时候,是ktv生意最好的时候,特别是白天,因为收费比晚上低,所以现在包厢爆满,两边一排关着的门里,都隐隐传出来重重的音乐声,打开15a包厢的门,相约九八的音乐扑面而来,这首歌,从春晚到现在,红的不得了。

    对唱的是小苏和方颍芝,见冯一平进来,她们两个都打了个招呼,特别是方颍芝,那眼睛还对冯一平忽闪了一下。

    小晴和男朋友坐在间打着拍子,王金菊坐在一旁,好像融入不进去,见他们两进来,高兴的朝他们招手,黄静萍出去的这一会,她在这里估计挺难熬的。

    小晴笑着跟冯一平打了招呼,她那男朋友,依然有些冷冷的,不过也挤了一个笑出来。

    “静萍,现在一平都来了,你可以喝酒了吧,一平,你把静萍管教的太好了,你不在,她坚决不喝酒!”

    桌上摆着几瓶啤酒,黄静萍和王金菊前面的杯子里,装的都是橙汁。

    听了小晴的话,黄静萍抱着冯一平的手臂,笑眯眯不说话,“不是我管教的好,是我和她都不会喝酒。”

    小晴男朋友说话了,“出来玩嘛,酒都不喝有什么意思,她们女孩子都喝,你一个大老爷们还不喝,说不过去吧!”

    也没谁规定大老爷们就一定要喝酒,不喝酒就不爷们,比爷们能喝的娘们,冯一平也领教过不少。

    所以这样的话,冯一平懒得回应,他和小晴的男朋友不熟,严格说和小晴也没有什么交情,还没有到必须要给她男朋友面子的份上,即使到了那份上,冲他这话,那也用不着给面子。

    这时刚好音乐停下来,冯一平凑趣的鼓掌,方颍芝是听到了小晴男朋友的话,坐下来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句,“一平还是高生呢,马上高考,这么关键的时候,不喝酒也对。”

    冯一平笑着对她点点头,黄静萍拿过桌上的菜单,“你看要点些什么?”

    “要不,给你们来瓶果酒吧,”甜甜的果酒,好像黄静萍有些喜欢喝。

    “不,我们在外面从来不喝酒。”黄静萍和王金菊齐齐摇头。

    她们两个都是乡下出生乡下长大,不像包厢里的其它个市里的女孩子,还谨记着爸妈的教导,这是好事,冯一平看着菜单,“来份腰果,炸鱿鱼,一扎鲜榨椰汁,你们也看看,有什么要加的,只管点,今天我来的迟,所以单我来买,就当给大家赔个不是。”

    “那我们今天就吃大户啦,”小苏接过菜单,和方颍芝看了一下,点了一份凤爪和一份薯条。

    等她们两点完,小晴男朋友毫不客气的把菜单接过去,翻到后面的酒水那,“既然冯老板请客,那么我就也不客气咯,来瓶芝华士十八年,再来瓶轩尼诗vsop。”

    他这是把冯一平当肥猪来宰,这两样,是这家ktv洋酒里价格偏高的两样,好在他也没有说出来一瓶xo的话来。

    “你干什么呢?”小晴首先发话,“不好意思一平,他开玩笑的。”

    “什么开玩笑的?你以为人家大老板付不起吗?”

    是付得起,但为什么要为你付呢?话说你知道芝华士是什么酒,轩尼诗又是什么酒,vsop又是什么意思吗?

    “没事小晴,你们要喝就点。”

    “不用的一平,他没什么酒量,估计是喝了几瓶啤酒,有些上头。”

    “没什么酒量也比那些连酒都不敢喝的强。”

    这话的针对意味太浓,冯一平收了笑,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家伙,大爷我招你还是惹你了,你还没完了是吧!可以不可再,他要再说一句,冯一平也不会跟他客气。

    小晴看到冯一平变了脸色,在他身上打了一下,“你喝多了是吧?”小苏和方颍芝也跟着劝,“本来也没什么事,都少说两句吧。”

    “我喝多了是吧,老子给你丢人了是吧,那老子走。”说完直直的撞开茶几,冯一平看到他嘴角一咧,想来是挺痛的,然后重重的摔门而去。

    小晴很尴尬,“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的兴致,他平时不这样的,可能今天酒喝的急了些。”

    “没事,你快去吧,免得他路上出什么事。”黄静萍说。

    这个家伙这么一闹,大家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连方颍芝,也不好再叫冯一平他们留下来玩。

    “不好意思,我以后再也不和她们一起出去了。”把王金菊送回宿舍后,在回家的路上,黄静跟冯一平道歉。

    没来由的被人针对,冯一平是有点不高兴,“没事,又不怪你,是那个人太小肚鸡肠,你要是喜欢,下次叫金菊和小苏陪你去。”至于小晴男朋友那样败兴的人,以后还是离远点的好。

    当然,冯一平也没想着找人教训他什么的,虽然现在人手很足,但和那种人,真犯不着。

    而且也不用担心,一般脾气这样臭的人,肯定会有人收拾。

    现在这个社会,对一般人来说,脾气,那也是个奢侈的东西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