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自觉这场不愉快是因为她的缘故导致的,回家就很乖觉的准备晚饭,冯一平也忙的很,老师额外布置的作业可都还没做呢。》,

    他花了一个小时,匆匆完成了布置下来的一大一小两篇材料作,出来一看,客厅里静悄悄的,厨房里传出炖汤的声响来。

    黄静萍系着围裙,透过厨房的那扇小窗子,静静的看着窗外发呆,他轻轻的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黄静萍身子先是一僵,感觉到是他,这才软下来,嗔道,“你吓我一跳!”

    “我刚刚听到上帝在笑,过来一看,果然是你在思考,你在思考什么大问题呢,这么入神?”

    “你就嘲笑我吧,”黄静萍转过身来,在他腰间与其说是掐,不如说是摸了一下,“等到我真的和你说的一样笨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她仰起头,“我是不是真的很笨,叫你出去玩一次,也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

    他们俩的高度配合很合理,这个姿势正好,冯一平在她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你啊,善良是好事,但是太善良,把什么事的责任都朝自己身上揽,那就真不是什么好事,比笨还笨!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小晴还不错,她那个男朋友你和他打交道少,不知道他的底细,现在知道了,以后保持距离就好,有什么大不了的!用得着自责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要再想这事了,我那边还有数学卷子没做呢!”

    “那你去吧,饭好了我叫你。”黄静萍又抱了他一小下。

    冯一平明白,黄静萍这么自责。主要是太在意他的感受,他不得不化身知心姐姐宽解她一下,只要黄静萍感觉他没受影响,自己也会放松下来。

    返校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陈老师那交旧卷子,取新卷子。他出门的时候,陈老师叫住了他,“等一下,”他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冯一平的两篇作,“你今天的这两篇作,怎么这么匆忙?”

    还真是老狐狸,这也能看出来。

    冯一平也早有准备,“陈老师,写作。我现在也给自己定了时间,真考试的时候,可没有慢工出细活的工夫。”

    科的考试,对他来说,难度可能都不大,但是比如语,出题量一般都很大,那些答题慢的。能全部做完就很不容易,估计没有检查的时间。

    “嗯?”陈老师本能的有些怀疑。“那你这两篇用了多长时间?”

    “我现在定的是一个小时,接下来想慢慢的缩短到四十五分钟。”

    “审题立意加下笔,如果四十五分钟能做完,那倒是好,不过,你今天的这两篇。审题立意都没出偏差,就是具体展开的时候,还欠些火候,这样,我想想。”

    他沉吟了一下,“时间是要控制,但遣词造句这些不能急,一急就难免落了下乘,只能在其它方面想办法,比如审题和立意,从明天起,每天晚自习,你提前半个小时到我这来,我一天准备道题,专门训练你审题和立意,好吧!”

    “没为题,谢谢老师!”这样好,以他现在的功力,还做不到下笔就能字字珠玑,行布局的时间确实不能减。

    年级教室的这一块很静谧,连老师们在走廊上行走的时候,也刻意放轻了脚步,冯一平轻轻的走进教室,只听到一阵阵“沙沙”声,没几个人抬头,有那一两个拿着笔从书堆里抬头的,看他的时候,眼睛完全没有聚焦,可能就是盯着卷子时间长了,放松一下眼睛而已。

    不管是前面的黑板,还是后面的黑板报,上面都没有倒计时的天数,因为根本用不着,大家都在心里记着呢。

    同桌听到他坐下,只侧头看了一下,就一边做卷子,一边查书,在一处刚才记不起来的地方,重重的划下了着重号。

    冯一平扫了一下教室,没一个同学现在是轻松的。

    不管是名校,还是一般的学校,说到底还是分数重要,只是名校会正规些,不会整天强制学生补课,因为用不着,学生会自觉自动的学习。

    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努力吧,坚持吧,也就剩下不到个月的时间,冯一平给自己打气,如愿考上名牌大学就好了。

    …………

    听了冯一平提的建议后,方市长给老公郑博赡下了任务,让他帮着好好想一想,这个化节用什么名头好,当然,她也给市政府的秘书班子下达任务,让大家搜集市里从古到今的名人,以及有地方特色的民俗。

    真做起来,才发现这事难度也挺大的,比如名人,市里的名人是不少,可要找一个形象正面,又有号召力的,还是不容易。

    本市也算是华荟萃之地,就有清一代,状元也出过个,可是在历史上都名声不显,不是研究这方面的人,可能根本就没听说过。

    市里也诞生过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这压根就没有被大家作为一个选项,拿他们的名头来办这样休闲的化节,更是不妥当,搞不好就是政治问题。

    民俗呢,倒是有不少,可是太特有了,以至于别的地方可能对这些习俗根本不了解,只能大家自娱自乐。

    好好的一个主意,就这样陷入了僵局,吴秘书看着很不满意的方市长,问了一句,“既然这是冯一平提出来的,要不还是我去问问他,看他有没有什么主意?”

    “可以,你帮着问一问吧,开阔一下思路也不错!”

    回家的路上,冯一平看到一个陌生来电,本来是想不接的,想到上次郑佳怡的事,还是接了一下,“你好一平,我是方市长的秘书小吴,”吴秘书先自我介绍,不这样说不行,他和冯一平,现在连面都没见过。

    “你好吴主任,”称呼秘书不好听,好像领导秘书一般都会兼个办公室主任还是副主任什么的,而且在我国的政治体制,主任这个头衔,能从无品一直覆盖到正国级,算是个万金油的头衔。

    “您有什么指示?”总不会是方市长又要召见吧!

    “指示不敢当,上次你不是提了一个化节的主意吗,现在大家的意见很多,方市长让我问问你,你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可以一起报上来。”他当然不会说现在政府这边,一大帮人都没什么好主意。

    “我的主意哪能等大雅之堂,不过,想法还真有不少,你不要见笑啊,”

    “哪里,你说,我一一记下来,上报给方市长。”

    “那我就信口开河啊,除名人之外,市里可以组织比如沿江国际马拉松这样的活动,或者是集放孔明灯节这样传统的活动,当然,从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觉得也可以办一个板栗化节,帮我们县宣传一下,呵呵!”

    话筒那边的吴秘书那没动静,冯一平“喂”了几下,才听到吴秘书说,“哦,我都记住了,你还有其它的意见吗?”

    吴秘书刚刚有些走神,都是明白人,冯一平这么一说,吴秘书顿时就觉得豁然开朗,是啊,把眼光放开,居然就有这么多不错的选择。

    听了冯一平的建议,这件事再没有难度,不过风声放出去以后,又有新麻烦,下面的几个县听了这个消息,就争了起来,都希望这个主题是自己县的特色,也都希望这个主办地放在自己的县里,比如冯一平他们县,当然希望办板栗化节。

    方市长这次没有白让冯一平出主意,投桃报李,于是隔几天,冯一平就接到一个自称是市电视台导演的电话,说准备让他上一次科教频道的谈话节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